一滴雨,两滴雨,三滴四滴五滴雨。天空中乌云逐渐聚拢,不一会儿就哗啦啦地下起了倾盆大雨。

向左侧躺在褐色的藤椅上,还在熟睡的诺菲娅在遭受一个梦魇。一群陌生的平民冲进宫里,朝她扔东西,鸡蛋、石头、小番茄……他们一边扔一边喊:“小坏蛋,害我们没家没国了,你们怎么不投降,为什么抵抗尊尚大人?你们投降我们就安稳了!你们投降我们的家人就安全了!”他们还试图过来抓她。黄大伟带领一些卫士保护着他们。

她的父母亲在宫外带领着武士们与以庄思文为首的豹族军队作斗争。豹族军队人数众多,而且宫内的人有些还叛变了。他们互相厮杀,难解难分。然而,就算母亲懂得魔法,寡不敌众的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

宫里的其他人,菩提爷爷、苏斐阿姨、水露滴姐姐、朱芊芊姐姐、梅释迦叔叔、肖迟惑哥哥等都被逮捕了,而且被强行逼迫着为那些豹人服务。

洛洛带着图卡、卜卜、芋头、还有缩小的魔芋宫通过巨画之后的秘道进入了临海花园。黄大伟哥哥把巨画对面的落地长窗打开,造成他们从窗口跳下的假像。窗口下面是一片茂密的小灌木丛,正好掩饰他们的踪迹。然而他刚做完这件事,就被冲进来的豹人杀死了。诺菲娅哭喊着:“不要啊,不要啊。”图卡捂住她的嘴巴,不许她发出声音。并且把秘道的门从里面锁上了……

图卡被雨淋醒,看见正在梦魇的诺菲娅,赶紧过去轻轻地把她摇醒。诺菲娅睁开泪眼婆娑的眼睛,看见图卡,伸手紧紧地拥抱了他,在雨中泪雨滂沱。图卡也没有说什么,任由她拥抱。此时正在他们身旁的水池边上的魔芋宫恢复了最初的伟岸,舒展了叶子,正好为他们挡了一些风雨。洛洛也醒了,它飘过来,拥抱了诺菲娅,这多少给了她一些安抚。芋头和卜卜打开了魔芋宫的门,示意他们进去避雨。

图卡扶着诺菲娅在雨中站起来,向魔芋宫的门口走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毛毛狗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此刻它也站在门口,对着他们汪汪汪地叫着,而且还对着他们摇尾巴。自从离开巨人之锤,它就一直安静地呆在魔芋宫的某个角落里,后来在魔法师之家,它更是害怕得躲了起来任谁都找不到了。此刻却自动自觉出来了。看到毛毛狗的表现,诺菲娅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了西西讲的故事:在地球上,一般有异常情况的时候(通常是危难之际,例如地震、来了坏蛋的情况),小狗们都特别躁动不安。卤蛋哥哥认为这个特别有趣,他觉得这个就像一个预警信号。所以他在毛毛狗身上也安装了气候异常检测系统。

诺菲娅还没有把这事情想明白,就在他们距离魔芋宫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超级大风,把他们吹得东倒西歪。

升级后的魔芋宫在应对危难的时候自有一套。它连忙又长大了一点,把舒展着的叶子卷了起来,卷成针状,免得吹翻了。

然而图卡就没那么走运了,他的大耳朵被风吹得鼓了起来,要不是他及时往前抢一步,抓住魔芋宫的门把手,同时诺菲娅条件反射地及时拉住了他,他就被吹走了。他赶紧缩起耳朵,爬进魔芋宫。诺菲娅也紧跟着爬进去。

就在魔芋宫关上门的那一刻,一阵更强更猛的风吹了过来,把膨胀的魔芋宫像个气球一样吹了起来。宫内的人们东倒西歪。然而,奇怪的是,魔芋宫被吹到空中之后,突然风停了,雨也停了。风吹云散,古旦又出来了,前后不过五分钟。

看看古旦的位置,应该是午饭时间刚过。毛毛狗也停止了吠叫。然而,诺菲娅感觉到,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暴风骤雨仿佛带来了一些东西,同时又洗去了某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如今诺菲娅没办法感受出来。

只是她突然想起,在过去的一年里,妈妈曾教给她的一些简单魔法,其中隐约提到一个“历史改写”的魔法。这个魔法一般在正午古旦光最猛的时候发生。暴风骤雨的掩饰下,历史的编码被改变,原来的现实被悄悄改写,被遗忘,重新添上新的生活情节。一般人觉察不到这种变化。但是他们会觉得像是做了好长的一个梦。在梦里面那些原本没有,此刻被强加的现实亦真亦幻。一旦醒来,这些梦里的情节就完全变成了真实的。就像影印的东西渐渐清晰那般。

这个记忆像一幅图画一样,清晰地呈现在她的脑海里,让她承认这就是她刚告别的生活。不过谢天谢地,在她的记忆里她有学过简单的魔法原理,而且有关于过去一段时间的另一个版本的记忆并没有在她的脑海里被完全抹掉。因此她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历史刚刚被改写了!因为菠萝珠对母亲的诅咒被破解了。

体会到这一层,诺菲娅抬头往上望,好像能望穿苍穹,直视冥冥中的那个英雄。她在心里默念:不管你是谁,感谢你为我们解除了这个魔咒。

原本在空中漂浮的魔芋宫突然失去了托起的浮力,只得被菠萝星球的引力牵引着往下掉。不过它自动撑开了硕大的花瓣,使得整个魔芋宫像穿了降落伞一样,轻轻巧巧地降落到了海面上。

透过魔芋宫的潜望镜,诺菲娅看到在梭罗星宫的某个窗户上,有个豹人在对着他们的方向指指点点,大声叫唤。不一会儿,更多的豹人趴在面对墨海的窗台上,围观他们。有一些还拿来了长矛,朝他们扔过来。不过幸好距离太远,对魔芋宫毫发无损。

突然,诺菲娅看到在宫顶的阳台上,出现了两个熟悉的人。一男一女,正是她的父母亲!在他们身后,有一大群豹人。他们被困住了!

“爸爸,妈妈!”诺菲娅禁不住大声叫喊,即便他们也许根本听不到。

然而,她却听到了妈妈的声音。西诺在用“风之语”的魔法,诺菲娅听见她说:“菲菲,你跟图卡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很抱歉,我们没能保护你。现在我对魔芋宫外面施了一层摇篮咒,只要你在里面,无论去哪里都会受到保护。不用担心我和你爸爸,我们会努力活着再见的。一定要努力坚强地生活下去,知道吗?宝贝,我们爱你。”

诺菲娅含着泪点头答应。就在这时,她看见母亲站在塔尖上,与父亲背靠着背。文弱的父亲拿着一把宝剑,试图砍杀要围上来的豹人。母亲的魔杖在挥舞,接着就感觉到魔芋宫有轻微的颤动,而后平静了下来。诺菲娅感觉心情平静了下来 ,就像母亲在身边的样子。

然而下一秒,她却看见父母亲相拥着跳下了墨海!

诺菲娅知道,他们跳的地方不是嶙峋怪石就是惊涛浪拍,平常人跳下去连渣都找不到。然而,就在离海面10米左右的地方,一个闪光的漩涡出现了。他们被那道光漩涡吸了进去,之后连同光漩涡一起,消失无踪了。

幸好,这是个时空跳跃咒。这个咒语得在念动之后从一个相对安全的高度往下跳。诺菲娅曾见过妈妈练习过这个咒语,她也想学习,但是妈妈说她还太小,骨骼未长成,容易受伤变形,只教她一些简单的小咒语。平常妈妈会选在安全的地方练习这个咒语。而这一次,她被逼无奈,只能在这危险的地方施行。不知道她会跳到什么时空里去呢?希望他们能够找到路回来。

诺菲娅在发呆的时候,图卡在专心地驾驶着魔芋宫。洛洛与毛毛狗在她身边陪着她。

诺菲娅摸摸洛洛,想起那天她睡梦中与洛洛飞上通天神塔之顶,而后被西西姐姐寻到,但是被图卡搭救的情景。当时爸爸妈妈都在红5号星球,与图卡的国家多嘎拉国进一步达成了互通友好的双边协议,此后两个国家可以自由贸易,自由旅行。爸爸妈妈都忙于打理国家事务,陪诺菲娅的大多数是西西。此时诺菲娅的脑海里像翻图画书一样,一个个画面地翻过与西西相处的时刻:西西给她讲睡前故事,西西带她去布谷草原玩耍,西西带着她与卤蛋哥哥一起去冒险……卤蛋哥哥平常不苟言笑,拒人千里,但是自从西西姐姐来了之后,卤蛋哥哥就允许她跟他一起玩了。可是,昨天,他们却不肯带我们去玩,卤蛋哥哥要我带图卡去看他的跳舞的芋头……

谁知道,转眼之间,国破家亡。

西西姐姐,卤蛋哥哥,你们此刻在哪里呢?如今我的父母被迫逃离这个时空,我也得四处流浪了,我们已经无家无国可归,何时何地可以再相见?

还有菩提爷爷、苏斐阿姨、梅释迦叔叔、肖迟惑哥哥、朱芊芊姐姐了、水露滴姐姐、黄大伟哥哥……他们如今都被投入了大牢,他们是那么善良和蔼的人,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遭到豹人的欺负?

为什么庄思文哥哥要勾结豹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有着什么样的背景?哎,这些事情我们怎么丝毫没办法觉察呢?

她看看身边围着的关心她的小不点们,再看看专心监测外面情况的图卡。突然对图卡感到十分抱歉。她走到他面前,对他说:“图卡,很抱歉,我连累了你的爸妈,还连累你与他们分离了。”

图卡摆摆手说:“没事,我爸妈一定会成功脱身的。要知道我们在红5星球的时候所受的苦难比在这里遇到的多了去了。安啦!他们就是问题解决专家。你是我的重要的朋友,如今你有难,保护你就是我的责任。至于我的父母嘛,我们会很快就能再找回彼此的。”

有些东西改变了,幸好还有些重要的东西依旧未变。诺菲娅在心里暗想。

对于昨天之前那个一无所知的自己,她觉得好像经历了很长的时光,并且从生活之中得到了许多的经历。无论如何,得努力地坚强地活下去,我也会很快就能与我所爱的父母亲,还有菩提爷爷他们相见的。

她在这么想的时候,魔芋宫正在朝着海中央飘去。 在一处凸出来的仅长着一株椰子树的海岛上,一个美人鱼卫兵伸出手来向他们索要通行证。

原来已经到了美人鱼的国度了。诺菲娅把司马达克神父的戒指递过去。

 

——本书完。欲知后事如何,敬请关注《豹族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