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摆在西西和鲁修斯面前的是一些特大事件的历史玄镜。每个玄镜里头都是真实的正在进行着的生活场景。当游戏开始的时候,他们发现各自手中都有一根粗缆线,线的末端有一个铁钩。这些历史玄镜分布在不同的地方,他们得把手中缆线抛出去,勾住选中的那个玄镜,把手按在上面,进行顺序排列。

这些玄镜每一个都打造得精妙绝伦。有一些是石头做玄镜,外面雕刻着各类虫子,其中有一个西西认得是变形虫。有一些是木刻的玄镜,里面是各种蕨类植物迎风飘舞的模样。还有一些是漂亮的粘土做的,里面是优雅或凶残的各种恐龙、还有蓝宝石玄镜,里面生活着三叶虫,奇虾,红藻、绿藻等。有个玛瑙玄镜,里面是一些直立行走的猿猴。有个青铜玄镜,里面的人拿着长剑、长矛等厮杀。有个黄金玄镜,里面太平盛世,一派祥和富贵,人人富足安康的样子。有个骷髅玄镜,里面显示人人面黄肌瘦,易子而食。有个钻石玄镜,里面除了滔滔洪水还是滔滔洪水。另外还有红宝石玄镜,熊熊大火把西西和鲁修斯的脸都烤得炽热。最后他们看到到了棒棒糖玄镜,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为一群衣衫褴褛的人分发菠萝蜜果棒棒糖。一个菠萝蜜果玄镜,衣着光鲜,笑容满脸的人们大口地享受着美食,大声赞叹着菠萝珠的美丽………

小寻看到这些玄镜觉得十分有意思,飞近了去端详。然而当它乐滋滋趴在一个有着各种漂亮水母生活的白水晶玄镜边上的时候,冷不防却被一阵风刮了进去,转眼间它就在水母中间了。它在水中不能呼吸,张大嘴巴想大呼救命却被水咕咚咕咚地灌了进去,泡泡起了一大堆。见此情景,西西想伸长了手把它拉出来,才想起她的伸展能力已经被限制了,无法舒展。他们只好把手中的绳缆抛过去,小寻见到了,赶紧抓住。鲁修斯和西西连忙用力拉,费了老大劲才把它拉了出来。

他们成功地把小寻拉了出来,却差点使浮木板磕上了那个白水晶玄镜。亏得西西眼明手快,用她的脚抵住了浮木的尖角处。即便这样,伤害依旧在所难免。她的脚被有巨大惯性冲击力的浮木尖角刺穿了。美丽精致的鞋子像纸片一样破了,鲜血流了出来。她感到一种钻心的疼痛。她下意识地唉哟了一声。鲁修斯在忙着给溺水的小寻做人工呼吸。幸好小寻是个小精灵,而且沉溺的时间不长,它很快就恢复了自主呼吸。当鲁修斯和小寻转身去查看西西伤势的时候,却发现她说已经不疼了,而且血液已经停止流淌,伤口正在快速收缩。没多久,就完好无损了。

“太厉害了!你一直都是这样的吗?”鲁修斯问。

“不。我以前也会跟你们一样,会受伤,会疼痛,需要十天半月才能复原。这情况是银针鱼进了我体内后才出现的,估计是它们在帮忙疗伤。”西西说。

“当然是鱼大夫啦!它们是伟大的神灵们的专属大夫。它们擅长打通经络,提高新陈代谢能力,加速身体的复原能力。”小寻说。

“那你有没有鱼大夫?”鲁修斯问小寻。

“我哪能有啊,你比我大的多都没有,何况我呢?鱼大夫们看不上我们啊。而且鱼大夫一旦进入了生物体内,就会知道宿主的所有想法。我可宁愿跟它们面对面聊天,也不愿意让他们猜测我的想法。”小寻没心没肺地说。它倒不觉得这是个遗憾。

“嘿,你们聊完了吗?我又给你们加料了。看你们没啥时间观念的,这样下去你们三百年都没办法走出去哦。”天空中传来明台上仙的声音。

他们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站起来四处张望,原来明台上仙又给他们增加了许多玄镜,一些大一些小,一些闪亮一些黯淡,悬在空中,望不到尽头。走马观花看一遍一年都未必看得完,更不用说还是打乱了顺序,要他们一个个地排列的。

这明台上仙,是存心不让他们出去的架势吗?按照这个阵势,估计菠萝星球的起源都要找到才行。

鲁修斯自认对于菠萝王国的历史很熟悉,但是他所知道的东西都是历史文献上得来的,是历代的史学家们根据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所推测的,难免有重大纰漏。

鲁修斯看着眼前这望不到边的玄镜头都大了。

“这不是要我们把一堆豆子按出生先后顺序来排列吗?这事除了豆子它妈妈豆荚谁还能办到?”鲁修斯懊丧地搔搔脑袋。

小寻倒是没有被刚才的事情吓到,依旧兴高采烈地一个个玄镜参观过去,还不时地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代表它的观感。噢噢~咦咦~ 啊啊~哎哎~哈哈~嗯嗯~,就是它最直接的自我表达。不过它学了一个教训,再也不敢碰那玄镜了,生怕一个不小心,触动原力,又被吸了进去。

西西也是一筹莫展。除了身体快速复原,如今她没有别的超能力。不然可以伸展身体,变大,然后从空中观看玄镜,再大手一挥就可以完成顺序按钮的工作。而不必像现在这样,坐在如履薄冰的木板船上 ,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行走在五光十色的玄镜之中,还要小心不能靠得太近,免得被玄镜原力吸引进去。而且还得找到玄镜的按钮……一堆麻烦事。这个游戏看起来简单,事实上倒是费心费力费时。期间还不包括有些她们听都没听说过的事情,得靠猜测和推理才能定位它发生的时间。

鲁修斯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些玄镜,并找了笔和纸,把这些玄镜的方位和时间的推测记载下来。

而西西则东张西望,她对这个星球的历史不熟悉。但是看了几个玄镜之后,她也渐渐摸清了规律。这个毕竟是类地行星,她在地球上呆过一段时间。地球上的人类已经把地球的来龙去脉摸得两三成了,并且按照每个时代的特性做了编年记录。参照一下地球的编年纪应该也有帮助。于是她把这个想法跟鲁修斯分享了。

鲁修斯正愁对于远古时期的菠萝星球没有任何了解,此时听见如此大呼妙极。他对西西深信不疑。这是一个好事。当自己在某个领域并不在行,一筹莫展的时候,听从有经验的人的安排是最好的。是对是错也好,勇于尝试才是关键。

他们兴致勃勃地把附近的玄镜按照时间顺序做了编号,画了地图,以便绕回来做记号。

而小寻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他们正在小心翼翼地在玄镜之中穿行的时候,一阵美丽的音乐响了起来。是《星辰之佑》的乐声。从恒星日记本发出来的。这段美丽的旋律还是西西从家乡带过来的呢。原始文件一直呆在恒星日记本里面。每次西西听到它就会觉得安心。这段音乐曾被鲁修斯截取了过去给当做了个海豚闹钟的铃声。

如今它响了起来,西西一听,哎呀,这不是跟闹钟同步的音乐吗?原来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早晨了呢!他们竟然已经离开了一整天一整夜了!不知道梭罗星宫的人怎么样了?不知道诺菲娅和图卡他们怎么样了?

然后她又想起了窥探的天机,不禁一阵心酸。突然又发现自己昨天还没有写日记,而且已经过了那么久没吃没喝了也没事。看来这种奇幻之境真的不用发愁吃喝拉撒的问题。在这地方生活倒是可以心无旁骛地做任何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呢!但是能做什么样的事情呢?这个地方不生不灭不热不冷不饿不饱的不累不乏的,白天和黑夜也分不清,高兴跟痛苦无法识别,能做什么呢?不过这个地方作为旅途见闻倒是可以记录下里。哦,日记本!

西西停下来,拿出恒星日记本,打开,打算做个简单的记录。却惊喜地发现,恒星日记本正在一丝不苟地下载这写玄镜的信息!而且还在一边下载一遍自动计算时间,把它们按照顺序排列起来。

西西乐得开心大喊起来。她的呼喊声马上把大家都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西西高兴的抱着恒星日记本说:“你真是我的安心小精灵。以后你就是我的安安了。安安,谢谢你!帮我省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说完,她亲了一口恒星日记本。

她给恒星日记本起了个名字叫“安安”。她的话音刚落,恒星日记的屏幕上飞出来一个小小的棉花糖一样的小东西,胖乎乎的,长着黑珍珠一般的眼睛,小狗般的黑鼻子,还有一张小嘴巴。像一朵长了五官的云朵。只见它伸伸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呵欠,说:“哎呀,睡了一场好觉!咦,新的守护者诞生了吗?”

它睁开眼睛仔细端详了一下西西,说:“咦,没过多久嘛,你才长这么一丁点儿大。你有没有三岁了?”

西西笑眯眯地看着这个凭空出现的小精灵说:“你就是安安本体?太好了!我一直觉得我的日记本里有个精灵来着。果然,你终于被我呼唤出来了!我还没到三岁呢,我才一岁半。”

“才一岁半你就有能力把我唤醒?你是吃什么长大的?”这个被叫做安安的小精灵围着她转了几圈,同时在她身上各处经络嗅嗅,“啊,原来是被你找到了银针鱼。怪不得你的声音有那么强的穿透力。可以冲破星云迷雾把我唤醒。”

说罢,它伸出它那胖乎乎、软绵绵的小触手,只有三只手指,捏捏西西的手腕,好像中医把脉一样,听了一会说:“而且你拥有了丰富的情感,你的心灵获得了深厚的友情的滋润。只是你现在还没有学会魔法,也没什么特别技能,除了身体强壮外,你离初级的宇宙守护者还差得远呢。”它飞到西西的头上,坐在那里打坐。

一旁的鲁修斯听到这个惊讶的眼睛睁到不能够再大了。

小寻不知道什么时候飞了回来,它看见西西头上的小云朵安安,高兴地向它凑近。

“啊,古尼赫米·瓦米古德·朱利安尼哈米尔姐姐,你终于又现身了!好想念你啊!这么多年你躲哪去了?”小寻兴奋地说,像只看见主人回家的小狗,只差扑上去了。

而安安看起来很高冷,它瞧了瞧兴奋得一根筋的小寻,波澜不惊地说:“我现在叫安安。新的宇宙守护者给我的名字。你现在叫什么名字?我记得在我们的家乡卡诺亚拉星球上你的名字很长一串来着。是啥?我忘了。”它的表情像是漂亮的青春期姐姐遇见老要扯着自己玩耍的邻家小妹妹一样,很想尽快打发对方了开去好自己发发呆。

什么?小寻和安安竟然是来自卡诺亚拉星球?!西西想起了洛洛,不知道它知道这个消息是有多么高兴!可是洛洛跟它们相比,语言能力竟然差那么远哎……不过西西并没有插嘴,只是听它们俩叙旧。

鲁修斯更忘了所有的事情,只是专注地听着它们谈话。

“讨厌啦,安安姐姐,你的记性老那么差。”西西看到小寻竟然嘟起了嘴巴,感觉特别好笑。

小寻没注意旁人的表情,继续说:“说起来我们都有一千三百多万年没见面了。你还记得我的样子也算不错啦,那个名字记不记得也无所谓啦。我呀,现在叫小寻,在菠萝星球的天机之境的时光摆渡部门上班,职位是机会骄子。为了带这个阿诗华的子民逃离希望使君的魔掌而来到了这里。”它伸出自己的三指手,指指鲁修斯。

鲁修斯赶紧向这个有着强大气场的安安陪笑。那表情好像在说这是他的一种无上的荣幸。西西再次感到忍俊不禁。

安安向鲁修斯点点头,算是回礼,而后再次波澜不惊地向小寻说着话:“那你怎么来到这里呢?我记得天机之境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空白,无聊,啥都搜索不到,我都睡着了。对啦,你离开职位这么长,不会被扣工资吗?”

“哎,说起来一匹布那么长啊!我倒想回去啊,可是回不去啦!天机之境已经被失望使君篡位了。现在是危机万象的天下。那帮家伙老早就看我们不顺眼了,恨不得把我们都赶走呢。”小寻看见老乡瞬间成了话痨。

可是安安听了只是微微点头,很明显并不想就此话题跟它唠叨。这画面看起来颇有喜感。

趁着空档,西西则说:“安安,小寻,你们原来是老乡,那就太好啦!我们现在要完成这个游戏才能出去,否则就一辈子呆在这里啦。所以,麻烦你们帮帮忙啦!”

“这点小事,安啦。等着我全数下载了这里的玄镜的镜像文件之后就可以了。按照这个速度,还需要一天一夜才能完成。你们休息一下吧。我也准备回去休息了。”说完,安安打算会到恒星日记本里去。

“安安姐姐,带我去玩玩。”小寻依旧兴高采烈地说。

“不行,工作重地,闲人免进。”安安毫无同情心地说。

小寻十分失望的表情,不过它不死心:“没准我可以帮忙呢,我刚才查看了大部分的玄镜。可以帮你分析归类,有我的帮忙,你可以省一半时间哪!”

安安思考了一下,仿佛有点动心了。不过它还没来及表态,就听见头顶传来一个声音:“哈哈,这次鄙境倒是热闹得很啊!既然你们那么多人,我们的游戏就得玩得刺激点。我!要!放!炸!弹!啦!”

“哎,这么多年过去了,明台上仙还是那么寂寞孤清冷,而且还是那么害怕寂寞孤清冷。”安安听后自言自语地说。

明台上仙却并不再理会他们,只是重新布局了玄镜方位。而且把更多的东西抛了下来。有一些是门一样的障碍,有一些像是包装得很漂亮的圣诞礼物,有一些干脆是一些玩偶,还有金光闪闪的美人鱼雕塑,一些看起来很舒服的床,或者一个硕大的蛋糕……这些东西充斥在玄镜之间。

“这些东西有一些是奖励,有一些是惩罚。现在我把这些玄镜安排成一个迷宫,正确的入口和出口只有一个。只有找到正确的入口,走在的路线上才能走到正确的出口上。否则就等着砰砰砰!哈哈,小心哦。每爆炸一次,难度增加一级时间增加多一倍。到时候你们想出去还真的不容易了呢。”

“既然如此,我就不必下载镜像文件了,只需要下载个基种就好。”安安说。

“什么是基种?”西西问。

“玄镜的根基种子,有了它就可以得知它所承载的时间和事件。我们不需要调动它们了,所以没必要下载镜像。这样还可以省一些时间呢。只是这样的话需要我们一起来工作。”安安说完就跳到恒星日记本上,像跳踢踏舞一样,踩了踩屏幕,接着就发现原先正在下载的东西被停止了,重新以另一种方式下载,进度条走得很快。

没多久,就下载完了。果然,之间屏幕上完整地显示了这个游戏的局面。

他们几个人都凑上去瞧着。每个人都给出一种出口的可能,最后由安安通过分析和运算做出正确的答案。他们成功地找到了正确的入口,但是在走第一步的时候,方向错误,爆炸了一次,跟着格局改变了。他们只得小心翼翼地规划路线。最后,鲁修斯负责进行初级运算,小寻和西西负责找细节来佐证,最后把他们努力的结果交给安安去验证。如此一来,他们快速地走到了90%的路程。

他们从星球的形成开始,走到人类的出现。鲁修斯一路走下来,大呼过瘾。西西也感到不可思议。

“原来菠萝星球的人类竟然是1900光年外的地球上的华夏后裔?”西西说。

“你去过地球,你发现他们跟我们有什么不同吗?”鲁修斯问。

“哦,他们普遍比你们长得高。我去的时候,他们的文明刚好发展到公元2015年。每个人都上网。”西西说。

“专心!”安安做起了督工。正要问问题的鲁修斯赶紧闭了嘴巴收了心。西西也专心研究起来。她看到一个玄镜里正显示一艘香蕉型的飞船载着地球人类的胚胎在太空中款款而来,在宇宙守护者的帮助下,进入了菠萝星球。

而后一个玄镜指示的内容更有趣,这里表示这些人类由当时刚学会直立行走的猿类抚养,他们长大了之后有一部分与他们养父母的儿女通婚,生出了现代菠萝星球的后代,另一部分则与同族通婚,生出更聪明的后代,与那些混血儿及土著一起,占领了这个星球的主导权……

这与书上所看到的人类是由猿类完全进化而来的观点完全不同啊。

西西很想就这个事情跟鲁修斯感慨一番。鲁修斯明显也有交流的欲望,不过他们只是互相看了看,一笑之后埋头苦干。

他们的进程去到了98%。在他们齐心协力、专心致志的努力之下,成功地避开了炸弹,收获了奖励,缩短了时间,并且还得到大量的提示。

然而,好景不长,小寻打开了一个求助包裹。里面写着:“请找到一颗菠萝珠。”

西西与鲁修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从彼此的神情里都看出这题难解。安安认真思索了一下,说:“如今新的菠萝珠未成熟,只有找最近的一颗。而最近的那颗菠萝珠被西诺·M·美梓奈慧吃了。现在估计还没有被完全吸收完毕。有两种办法可以拿到,一是坐时光机回到西诺吃菠萝珠前的一刻,把菠萝珠拿过来。二是现在去找西诺,让她把菠萝珠给吐出来。这两种办法都不失为打破菠萝珠魔咒的好办法,只是都有点副作用。第一种是会改变了已定的历史。如果改变了历史,你就会在这个时空里迷失。第二种是拿到的菠萝珠不完整了,而且不知道这样会对西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最好是拿到完整的菠萝珠。”小寻说,“我有看到过吃了菠萝珠没多久然后被生生地夺去菠萝珠的人,他们后来都变成了怪物,神经失常,走火入魔。很快就自残死掉了。而那菠萝珠也因为不完整而魔法变异。”

“那看来只能是第一种办法。我去吧。这是菠萝星球的事情,我有责任去解决这个问题。”鲁修斯说。

“你不行。”小寻和西西异口同声。

“对,你不行,你会收到菠萝珠的诱惑。菠萝珠是阿诗华的子民的弱点。”安安说。

“那我去吧。我刚成为宇宙守护者,正好可以试练一下我的能力。是不是伸手进去掏就可以了?”西西走到那个最近一届菠萝蜜果盛宴的玄镜前。

“没有那么简单。你钻得进去,这是玄镜事实上是个时光隧道。你在这里没有舒展能力,所以你的手没办伸过去。”安安说。

“你能跟我过去吗?”西西问。

“当然没问题,但是如今还差2%才能完成这个迷宫。如果我走开,鲁修斯和小寻可以吗?”安安问。

“没问题。”鲁修斯和小寻异口同声地说。

“安安姐姐,你放心地去保护西西吧,剩下的路我们自己走也可以。我相信阿诗华的子民。”小寻说。

“非常感谢你的信任,小寻,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安安,请你要好好地保护西西。我希望能够再见到你们。”鲁修斯真诚地说。

“好吧,那我就与西西一起去。剩下的路你们一定要小心,一定要成功走出去。否则就算我们找到了菠萝珠,也传送不过来。你们出去之后,赶紧离开这里。我们回来之后会去找你们的。”安安叮嘱他们。然后它便藏身于恒星日记本,与西西一起进入了菠萝蜜果盛宴的玄镜里。

西西与安安走后,鲁修斯和小寻把剩下的谜题攻克了,到达出口的时候,刚好看到提示,菠萝珠已归位。关口顺利打开。由于有了明台上仙的帮忙,小寻带着鲁修斯冲出了菠萝树的树轮漩涡。

鲁修斯又站在了通天神塔之上的那个硕大露台上。这一回,他与小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