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云雾散去,看清楚前面的情景时,他们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原本看起来坚实的地板突然四分五裂,变成一个个大方块,有一些直接消融掉在千尺之下的血红色熔岩里。他们的头顶看起来是乌云密布的天空,闪着吓人的红光。气温比较高,空气中有一些刺鼻的硫磺味。因为这个不友善的环境,小寻早就钻回了鲁修斯的兜里了。

他们踩在一片漂浮的木板上。木板在云雾消散之后开始缓慢地漂移。但这个木板看起来也不是很安全的。西西和鲁修斯看到前面有一些木板撞到另一块后,竟然变成了很薄很透明的云状材质,再轻轻一碰就成了粉末,碎了,消失了。

也就是说,他们脚下这块珍贵的漂浮木板是不能碰到任何东西的。

于是每次看到有别的木块要靠近,西西都伸长了手或脚把它们推开。如是这样,他们在这个看起来广袤无边的空间里转了又转,兜兜转转几次之后,发现他们自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嘿,有人吗?”鲁修斯一筹莫展,喊了起来。

只听见回音,好像为了回应他们,远处传来隆隆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奔腾。

“别喊,不知道会惊动什么东西呢。”西西惊恐地说。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盘腿坐在一个金色的木刻的莲花座上飘了过来。他的样子看起来就像菩提爷爷。

“菩提爷爷?”西西和鲁修斯一同喊了起来。

那人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他们。却并不搭话。

他的胡子眉毛都很长了,比菩提爷爷的要长上很多倍。穿着一件纯白色的长衫,活脱脱是地球上中国的远古仙人。

“不,他不是菩提爷爷。他只是跟菩提爷爷长得很像。”西西对鲁修斯说。

“你们好,我是云雾迷境里的明台上仙。这里是记载菠萝星球历史的玄幻之境。哈哈哈,很不幸地告诉你们,这里一般不欢迎外人进来,擅自闯入者,将只能在此处穷尽余生。哪怕你们一个是宇宙守护者,一个是阿诗华最聪明的子民。”这个自称云台上仙的人说,对于别人的不幸他似乎幸灾乐祸。他仿佛是对着面前的两个人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因为他始终没有抬眼看他们。

“菩提爷爷,哦,不,明台上仙,你好!我们很冒昧打扰了。很抱歉,因为我们被大蛇追杀,所以误闯了宝地。还望见谅。”鲁修斯恭恭敬敬地说。

虽然明知道对方不是熟悉的菩提爷爷,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口误了一下。

“菩提?嗯,你一提我就想起来了,我的第120世孙子,很快这里就要交给他来管理了。但是他……”他掐指算算,依旧没有抬眼看他们,却皱着眉头说:“嗯,他最近有个大劫难。有个大劫难呢。”

菩提两个字好像让他意识到了眼前的人是真实存在的一样。他把眼睛完全睁开了,仔细打量着他们两个,简直有点不讲礼貌了,他说:“你们认识菩提?他是个很好的人吧?可惜啊,他如今面临一个大劫难。不知道他能不能过这个坎了。我在这里呆了三千年了,多希望有个人能接我的班,好让我可以云游四海。”顿了一顿,他又合上双眼,又是在自言自语:“不,不能放你们出去,如果你们出去了,会对未来产生极大的影响。但不放你们出去,谁能渡他过这个难关呢?哎,真是难以决定。”

西西和鲁修斯都不明就里,只感觉云雾尚未消散。他们心里均想:“这个老仙人,是不是一个人呆久了,不懂与人打交道了?

这个时候,小寻却飞了出来,在明台上仙面前转来转去。它得意地说:“明台大仙,你好哇!好久不见了,你的气色还是那么好哇!咦,上次的是沼泽地,这次的是熔岩洞,你把你的家整改得翻天覆地了嘛!害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明台上仙听见小寻的声音,马上睁开双眼,笑逐颜开。他语气慈祥地对它说:“呵呵,小寻你好哇,自从上一次你来看我,又过了300年啊!都没人陪我下棋啊,日子好无聊呢。不摆弄摆弄,这漫长的日子可怎么过呢?我又不用吃饭不用睡觉。不过最近好怀念那种暖烘烘的感觉,就弄了个熔岩造型,喜欢吗?”

“比沼泽地要漂亮,不过这气味不能去掉吗?太臭了。”

“这个气味是附带着这个装饰而来的。要漂亮就不得不容忍一些小瑕疵啊。怎么样,这几百年有大长进吗?要不要再陪我下几盘棋看看?”

“明台大仙,你还好意思说,上次我误闯贵境,找不到路出去,你非要拉我下棋。我下不过你,你又不肯让我,你赢了一局又一局,还是要不断地让我陪你下。要不是后来我耍心机赢了你,我就被困这里一辈子了。这次我们被贪蛇追杀,看在我曾经陪你消遣了几百年的份上,你无论如何得帮我这个忙,放我们出去啦。”小寻说。

“嗨哟哟,你现在能上哪呢?信仰危机出现,你们的天机之境被失望使君那个小疯丫头当道,你作为机会骄子,回到那个邪恶横行的地方只会被人当饺子下了吃。去别的地方你不是有被吃掉就有被抓住拘留的可能,还是我这里最安全,陪我下下棋就好。管玩。”明台上仙对小寻说话就像哄个小孩子的话痨爷爷。

这边明台上仙跟小寻你一言我一语地嘀咕着。西西和鲁修斯则急得不行了。来通天神塔探秘的目的只完成了一半,也就是知其然,知其所以然,但不知如何去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眼看这个老顽童一样的上仙只想把人留下来跟他玩耍,如何是好?

“是不是赢了他就可以走了?”鲁修斯扯扯西西,西西会意地伸长手把小寻拉到鲁修斯眼前,鲁修斯问它。

“对。这个大仙平常一个人在这里守着被遗忘的历史 ,烦闷得很,他又不能离开这里,只能把人扣在这里陪他。上次我就被他扣了两百年。说起来都是一把泪啊。”小寻说起往事,一把鼻涕一把泪。

两百年,那岂不是一辈子都搭进来了?鲁修斯越想越感到不甘。西西倒不害怕时间流逝,两百年对她来说也就是一弹指,她可能只是长了一丁点而已。但是她希望知道诺菲娅是安全的。而且她还要寻找双亲。所以她的时间也不能白白的耗费了。

寻思来寻思去,只有顺着这个老头子一条路可走了。

“明台上仙,原来你喜欢下棋。你认为我是阿诗华子民当中最聪明的一个,虽然这的确是谬赞,不过正巧我也好久没下过棋了,我斗胆试问要不要过几招?”鲁修斯鼓足勇气说。

明台上仙又仔细地瞧了瞧他,思考良久,最后说:“好。赢了你想怎样,输了又想怎样?”

“赢了你放我们出去,输了我陪你一直下棋。但是我希望你能够让西西和小寻出去。”鲁修斯说。

“你的要求很多呢。我怎么能让她出去呢,她已经看了天机,按理说是不能回到平凡人间的。” 明台上仙指指西西,接着又说:“哼,我就说不能让女人保守秘密。女人对于秘密是最守不住的。这下可好,她知道了未来要发生的事情,我写的历史剧本就得改写了。”此时又分明是在抱怨希望守君让西西窥视了未来的事情。

“明台上仙,虽然我是宇宙守护者,但是我不知道这个对我的未来有什么大用处。而且,在这个星球上,我是一个局外人,只要我不插手任何事情,就没什么大作为,对吧?而且我保证不插手菠萝星球的任何事情。我来这里可纯粹是因为太好奇了。”西西意志坚定地说。

“哼哼,难道你不是要打算去找诺菲娅吗?等你找到她,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还能控制得住自己吗?再有,你已经吸收了银针鱼儿,打通了经络,拥有了快速治愈的能力,现在整个宇宙都没办法阻止你啦。”明台上仙分析道。

“咦,原来银针鱼能把你的经络打通,所以你现在可以任意伸展身体。早知道我也让银针鱼进入我的身体了。”鲁修斯听到这个,感觉羡慕得不行。

“亏你还是阿诗华最聪明的子民,你又不是宇宙守护者,你的躯壳只有那么区区三四尺。银针鱼虽小,却非大房子不住。我来此间那么久了都没有,你就断了这个念头吧。”明台上仙嘲讽他。

鲁修斯感到脸上热辣辣的。然后竟然想起了他的老爸鲁辣辣。他们由树轮漩涡陷落此地已久,不知道他们是否发现他没有回家,着急了没有呢?

“不过你不是算到你的第120世孙子菩提会有难吗?难道你不想让我们去救他一救,好让他将来顺利继承你的位置吗?”西西没有理会他的银针鱼只论,继续“晓之以理”。

明台上仙无言以对。他摆摆手,说:“那来就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有几斤几两。”

说完,他大手一挥,一个巨大的棋盘出现在他们面前。

鲁修斯看到,棋盘上的格局竟然是历史上有名的战役 “兽人之战”的格局。鲁修斯知道这个战役。当时菠萝树精灵,集合魔法师,还有人类,甚至豹族,一起对抗嗜血的兽人。

上古的兽人青面獠牙,他们在极寒之地的耐寒针叶树的根部孕育,靠吸取树汁为生,要经过整整17年才能成年,并且钻出地面。这些人在地面上的生命也只有17年。他们到了地面上,受了冷风的洗礼,有一部分兽人改变了习性,发现新鲜热血更美味,而且能延长他们的寿命,于是他们疯狂地肆虐这个星球上的热血动物们。

最先他们只敢在晚上行动,而且只是欺负瘦小的菠萝树精灵,接着他们渐渐地胆大了,把魔爪伸向了人类,甚至比人类个体更强壮的豹族。这些兽人在吸食了菠萝树精灵们的血液之后,单打独斗的情况下,战斗力比豹族更强。

这些兽人,为了得到更多的战斗力,还实行绝不铺张浪费的原则,即族中任何一个人战死了,其他人都可以分吃他的血肉。如此一来,那死去的战士的能力会附加在享用了他的遗体的战士身上。曾有一个兽魔王,为了得到最强的力量,不惜把他身边的兽人都吃光了。结果是他所向披靡,带领更多的兽人攻城略地,所到之处,生灵涂炭,寸草不生……

关于菠萝王国的历史,鲁修斯是背得滚瓜烂熟的。那些战役所发生的时间、地点他都清楚。当时人类集结了魔法师、仅存的菠萝树精灵、豹族,仅仅十来万人,与兽魔王的30万大军抗衡,历尽千辛万苦才打赢了那场力量悬殊的仗。而且是赢得好险。如果不是节节胜利的兽魔王最后心高气傲放松警惕,被魔法师用超级大蚊子吸走了大半的血并且洒在布谷草原上,这场正义与邪恶之战说不定就是邪恶赢了。也就是说,如果重新来摆这个棋局,未必就是人类赢了。

明台上仙给鲁修斯的是兽魔王这一方。鲁修斯仔细瞧了瞧局势,虽然历史书上有大略的记载,但是看到实际的局势不由得感觉心血澎湃。他定神去想破敌之法。他发现,当自己凝神细想的时候,竟然感觉自己成了真的兽魔王,体内奔流着各种生灵的精血,并且拥有它们的生存技能。他甚至闻到了新鲜血液的香味,香味!原先他闻到血液的味道就感觉恶心!不妙!

“鲁修斯!”西西看见发呆了的鲁修斯眼睛的颜色都变了。他的鼻孔变得特别大,一呼一合。看见她靠近,还无意识地凑过来,张嘴想要咬她脖子上的血管。幸好被她灵巧地推开了。

西西捏住了他的鼻子,扯住他的耳朵大喊。小寻则在他头顶上跳来跳去,好像把他的元神踩回去。

好一会儿,他醒过来了。

“明台上仙,我会赢的。 虽然历史上兽人是输了,但是我擅长从历史中学习,如果我是兽魔王,我就有破解的办法。”他笃定地说。

“年轻人口气不小。还没开始下呢!谁输谁赢哪能定呢?我先下啦!”明台上仙得意地动了一个棋子。只听得地动山摇,轰隆隆好一阵响。

“慢着,你刚才说历史剧本是你写的。你确定如果此刻我下赢了你,历史不会因此而改变吗?未来也不会被改变吗?”鲁修斯再问,他的手没动,“你出动了魔法军师,我看得出来你是想要困住兽魔王。如果此刻我把兽魔王的侍卫挪到他前面,你的计划就行不通了。而且再派个兵去攻打你那边防守正弱的菠萝树精灵。如此一来,兽魔王的实力增强两倍,人类的实力就削弱一倍。你要再赢兽魔王就难了。你确定这样一来不会改写历史吗?而我们是一定要从这里出去的。除了类似的历史棋局,还有没有别的玩法我们可以奉陪?”

听鲁修斯这么一说,明台上仙沉默了。

“既然如此,我就明说了吧,的确会有一点点影响。可是在这里,除了历史,没什么好玩的呢。”

听到这里,西西心里一动,她对着明台上仙说:“怪不得菠萝星球的历史学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新发现,原来是你一直在玩弄历史,悄悄地改变某些细节,对吗?”

鲁修斯也看着他。

明台上仙得意地点点头。

鲁修斯无奈:“你就不担心肆意玩弄历史会使世界的发展一团糟吗?”

西西说:“如果你觉得守着历史很无聊,为什么不做点别的呢?历史是供后人学习的,如果你今天改动一点点,明天改动一点点,后人们今天学到的东西明天就被推翻了,这样的话研究历史还有什么价值呢?”

“对,如果你要跟我下一局历史棋,万一我作为敌方的赢了,我们是不是也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鲁修斯说着。他看到明台上仙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赶紧给他台阶下,“这样吧,我们来到这里,算是两个无知的人,我们愿意跟你学习学习这个星球的详细历史。我觉得书上所记载的未必是正确的。如果我能够亲眼看见,那是莫大的荣幸啊!”

听到鲁修斯这么讲,明台上仙会心地笑了起来。他点点头,甩甩手,把棋盘收了起来。

鲁修斯这一着屡试不爽。他不时会花时间去“骚扰”身边的那些闲得发慌的老人们,他发现只要后辈提出要跟他们学习前半生的知识,他们都十分乐意奉陪,而且还十分感谢花了时间陪伴他们的年轻人。

“嘿,我有个很好玩的游戏,如果你们能够顺利过关,我就放你们出去。”明台上仙说。

说罢,他大手一扬,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迷宫。

“给你们一个提示:这个迷宫是整个菠萝星球历史的大事记。从远古开始,你们要用你们的足迹把历史上所发生的事情按顺序连接起来。只有成功串联了各个事件,出去的门才会被打开。你们看着办吧。哈哈哈哈哈。还有,别让你们的漂浮板碰到任何东西哦!”说罢他竟然变得十分高大。

原来是鲁修斯和西西都变得十分小了。西西发现自己任意伸展的能力也被限制了。连小寻也发现自己没办法飞离鲁修斯和西西。

哎……这个老顽童。

鲁修斯和西西只好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