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梭罗星宫被占领,诺菲娅公主失踪,西西也不见了。连我们这个国家里最聪明的人鲁修斯都不见了!怎么都在同一时间发生呢?”一个粗壮的声音在说,是梭罗星城的市容主管王纳达。

“啊,我可怜的孩子,谁知道他去哪了?你有见过他吗?”这个不用说,肯定是鲁修斯的妈妈,伊芳,她在询问鲁修斯的一个好朋友。然而大概那个人摇了摇头,因此鲁修斯的妈妈叹了一口气。鲁修斯因为一早就独自居住,是以他的日常行踪也不会时刻向母亲报告。

“孩子他妈,往好的方面想,现在他们不在反而是个好事呢!只要那些豹人在通缉他们,就意味着他们是安全的。我可不想他们像宫中那帮人一样被抓住关起来。不知道要吃什么苦呢!”又一个粗重的声音说,这是鲁修斯的爸爸鲁辣辣,他原名是鲁旭旭,因为喜欢吃辣椒,被人称为鲁辣辣。

“伟大的阿诗华,请保佑我们的家园平安吧!”

“这个时候祈祷还有用吗?我们要拿起武器把这些豹人赶走!”

“说得轻巧,谁来领头?你没听说吗,谁敢反抗的一个不留都杀了!现在他们还威胁我们交出诺菲娅公主!”

“不能交出诺菲娅公主!她还是个孩子!我们得保护她!”

“我们保护她,谁来保护我们的孩子?”

“这个时候,国王和王后都在哪呢?谁能找到他们?”

“据说是没有办法联络……”

“哎,我们只想好好地过日子……千辛万苦跑来这个地方,以为不会有战乱,竟然在我的有生之年又遇上了。我们还是想办法,跑到别的地方去吧。”

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在讨论,丝毫没有觉察到在他们脚底下魔芋宫里的小孩们。

“西西姐姐和卤蛋哥哥都还没回来?希望他们不要回来,躲得远远才好。”诺菲娅心想,“哎,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还有菩提爷爷,苏斐阿姨,水姐姐,朱姐姐……”

诺菲娅自古自地把所有熟悉的亲近的人都想了一遍。甚至她的父母亲,她都在心里庆幸,他们没有在这个星球上,不用遭受家园被袭击的灾难。不过她感到很难过,毕竟国家在自己的手上被葬送了。为今之计只有保存实力,为以后光复家园做准备了。

诺菲娅正在暗自思量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好像一个军队过来了。果然,没多久,当整齐的脚步声停止的时候,一个听起来不甚陌生的声音响起来了:“仔细搜搜!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地板下面也不要放过!”是那个叫怒蛛的豹人的声音。

然后听见上面一阵忙乱,鸡飞狗跳。有一部分平民离开了。还有一些则安静地看着这些野蛮人乱七八糟地翻着教堂里的个旮旯。乒乒乓乓的响,好像整个教堂都被弄得底朝天了。

“喂,讲经的,你们的公主有没有来找过你?”怒蛛的粗哑声音响起,带着煞气。

“你们的人不是一早问过了吗?我也告诉他们了,早上她有经过这里,说是去巨人之锤玩耍。你没在那里找到她吗?”司马达克年100岁了,正直壮年。不过他是个比较瘦比较斯文的人。

“我问的是现在!”怒蛛一巴掌甩过去。他貌似特别喜欢打人。

“没有。我一直在这里,没看到任何像她那样的小女孩。”他强忍着怒气说。

“是不是很不爽啊? 有本事来干一架啊,死蠢!”怒蛛还挑衅起来了。

“不敢,你是尊贵的怒蛛大人,我们不敢与你冲撞。而且这里是阿诗华圣殿,要保持清净。”司马达克依旧忍气吞声。

当怒蛛进一步想要挑衅的时候,鲁辣辣插嘴道:“大人,他只是我们的神父。侍奉我们的神明的,请尊重他。”

因为任务没完成而烦恼不已的怒蛛看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马上蹬蹬蹬跑了过去,啪啪啪,二话不说甩了他几巴掌,还把他推倒了。一阵桌椅碰撞的声音。

“你为什么无端端打人啊?”伊芳尖细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下可乱了起来。留在教堂的人都操起了板凳,跟豹人火拼了起来。整个教堂乱成了一锅粥。期间还听到怒蛛呼喊:“你们这些叛徒,竟然打起我们自己人来了!你们等着瞧吧!”

吵闹了约有半个钟头,大约是原先的护卫队的人有很大一部分都倒戈了,豹人寡不敌众,怒蛛见势不妙,赶紧带着一小部分豹人走了。剩下一堆人在欢呼。

接下来将会有更大的冲突要发生。大家都在商量着如何对抗豹族的事情。司马达克也在其中参与。他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嘴里含着东西。如果没猜错,他的腮帮是被打肿了。他劝大家赶紧回家,或者找个藏身之地。至于他自己,他说他不害怕任何人。他一个侍奉神灵的人,与世无争,他们没理由找他麻烦。话虽如此,大家都劝他赶紧也找个地方躲起来。

“躲起来不是办法!我们得成立一个秘密基地,反抗到底。”一个陌生的年轻的声音说。大多数人都响应他。

“我们以诺菲娅的名义起誓,要把我们的家园夺回来!”他们都十分振奋。

“我看形势不妙,我们与豹人之间的冲突增加了,现在还有一群年轻人要以你的名义成立反抗军团。如果你出去,他们肯定不会让你走。暂时还是不要出去了,免得增加麻烦。”顿了一顿,看诺菲娅没回应,又说:“现在我们被别人见到的几率越少越好。最好就让他们认为我们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目前风头正紧,如果你出现在他们面前,不知道冲动的他们会拿你怎么办呢!”图卡凑过来对诺菲娅说。

诺菲娅点点头,说:“我们是不能被他们看见的了。但是我们得见见神父司马达克。如果我们要离开菠萝树,我们得有通行证,还有一些必要的帮助。我父亲说司马达克神父曾经周游列国,与好些国家的国王都有交情。现在我们国家沦陷,我也身陷囹圄,我们只能借助他的私交出国了。”

图卡点点头,又问:“那我们怎么能够单独约见他呢?他会保守见到过你的秘密吗?”

诺菲娅说:“司马达克神父是个值得信赖的人。我们再等一等吧,等人少一点就出去。”

图卡不认可:“现在等是最危险的。这就叫‘坐以待毙’。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消耗。我们停滞的时间多一分钟,被发现的可能就大一点。那个怒蛛随时有可能带着更多的人马回来……我们得有个计划。我猜我老爸老妈他们现在已经在安全的地方呆着了。哎,我老爸在就好了,他最多好主意了。”

这时,一直沉默的洛洛出声了:“嗯嗯,洛洛。”

诺菲娅说:“不行,洛洛,你一出去,他们就知道我来了。我们一直形影不离的,每个人都知道。你出去就等于我出去了。我不能再让你冒险了。”

此时芋头也跳到诺菲娅面前,示意自己可以出去把神父带过来。

诺菲娅还是摇摇头说:“不行,你太惹眼了。”

卜卜正在细心地照料那些鸡蛋果的种子。没发现大家都看着它。图卡朝他喊:“卜卜。”

卜卜回过头来,瞧瞧他们,看表情它就明白了他们想要他做的事情。

“当然没问题啦。”卜卜高兴地说。事实上,本来只是一只小胡萝卜,现在是一只重要的小胡萝卜,让它感到特别自豪。

诺菲娅手写了一个纸条,然后从脖子上脱下她从小到大戴着的神符:一个紫水晶做的棒棒糖,里面刻着她的名字。她把棒棒糖项链包在纸条里,然后把纸条郑重地递给卜卜。并且告诉卜卜,有关于神父司马达克的一些外貌特征,以及他的寝室所在的大致方位。

图卡还告诉它,一定要等到神父司马达克独自一人的时候才好把纸条给它。而且为了避免危险,最好不要让别人看见它。胡萝卜一一答应了。

完了,卜卜把包着项链的纸条放进头上的叶子中间,就准备出去了。

临行前,诺菲娅给了它一个标准的阿诗华的祝福。洛洛和芋头像兄弟一样紧紧地拥抱了它。

看时间,已经是将近黎明了。打了一场架的人很多都离去了。除了那些离开了的年轻侍卫,还有一些平民不想离开。明天是礼拜日,他们直接醒来就做礼拜得啦。神父司马达克也留在这里,等着做礼拜。

魔芋宫内十分安静,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到。每一分钟都很漫长。卜卜神不知鬼不觉地回来了。它交给诺菲娅一个戒指。这个戒指是他接受神父职位的那一天由国王亲自授予的。这个戒指是他的身份象征。这么多年来,戒指也没有脱离过他。认识司马达克神父的人都认识这个戒指。

这是一个有着阿诗华教堂特征的戒指:黄金做的指环,其上以黄水晶刻的棒棒糖造型装饰,棒棒糖里面雕刻着司马达克的字样。

“他说要把你的项链留下,可给那些意在反抗的年轻人以信念。他很希望能够保护你离开,但是他此刻不能走。如果他也走了,豹族人对于人们的反抗意识怀疑就更大了。而且他是阿诗华的侍从,是人们的信仰的实体象征,所以他得留在这里,保护人们的信念和希望。他说你现在离开是正确的,他支持你的做法。他还说,现在风头正紧,豹族强,我们弱。先避开,等你长大了,有实力了再回来。他会永远是你的仆人。他会为你集结各方力量,到那个时候再一举夺回我们的家园。”卜卜像背书一样把司马达克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述出来。

诺菲娅含着泪一边听,一边猛地点头。

“我们赶紧启程了。现在天又亮了。出去很危险,但是我们不能再呆在这里了。”图卡的话是对的。

诺菲娅刚把司马达克的戒指收好,就远远听见蛛怒带着更多的人轰轰轰地跑了过来。他们趁着轰轰轰声音的掩护启程。

“去哪?”图卡问。

“梭罗星宫。”诺菲娅说。

“什么?那里不够很危险吗?”图卡说。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梭罗星宫我最熟悉。我知道宫里所有的秘密。我们要逃出去,梭罗星宫的地下道可能是唯一安全的地方了。而且我们不能老钻在地底下,柯娜娜姐姐说我们得适时的给魔芋宫晒晒太阳才有充足的能量使用。再者,我们还得休息一下。现在还有哪里可以让它晒太阳同时让我们安稳地休息呢?除了梭罗星宫里的深林秘境,我猜不出还有哪里。最后,我还得去收拾一些东西,在路上用得着的。”

“好吧。好吧。我们回去。”图卡听完诺菲娅的陈述,投降般郑重地说。

通过潜望镜,他看到晨曦之中有许多雾霭。这是来到这个星球之后第一次发现雾霭。不过之前他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早起来过。一天一夜没睡了,他此刻还没有睡意,极度困倦,但大脑不允许自己入睡。相信诺菲娅也是一样。

而芋头、卜卜和洛洛这几个都在呼呼大睡了。 它们已经养成了一启程就入睡的“好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