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芋宫内,诺菲娅紧紧地抱着洛洛,激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她呜咽着说:“洛洛,我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对不起,我连累了你。”

洛洛也同样地呜咽着,嗯嗯,表示回应,不过它的意思却明确表示让诺菲娅千万别做傻事。

诺菲娅又拥抱跳舞的芋头,表示感谢。芋头那毛茸茸的长毛发底下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它什么都没说,只是伸出一个剪刀手,表达它的高兴之情。

图卡和卜卜在一旁说着话,卜卜正在传神地描绘着胡萝卜们的舍生取义之战役。

诺菲娅、洛洛、芋头甚至毛毛狗都听得惊心动魄。

故事讲到尾声的时候,魔芋宫停了下来。它静悄悄地钻出了地面,就像一条鱼优雅地浮出安静的湖面一样。

魔芋宫以及宫内的众人需要补给,而巨人之锤无法回去。最近、最安全的地方,算来算去只有魔芋宫的“娘家”了。

图卡带着众人从现形的门口走出去。而跳舞的芋头则依旧让魔芋花之臂托出去。只有毛毛狗留了下来。它对陌生的环境有一种天然的抗拒感,所以坚守阵地,在魔芋宫的一个角落里找个地方呆着。

这里浓密得像原始森林,幸好还有微光,而且有些植物能发出美丽的夜光。其间还有一些白色蜻蜓样的透明发光虫子在飞来飞去。

图卡一时失去了方向。

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如果此刻在光秃地带,就能看到古旦的余光把天空染的绯红粉紫,远处的星星闪了起来。每当此时,图卡都要寻找一下自己来的那颗星球。不知道留在那里的族人们都生活的如何了?他总会闪过某种挂念,这种挂念在他最初到达菠萝星球的时候让他觉得特别难熬。不过自从认识了诺菲娅,他已经不常想起那种焦灼而孤单的感觉了。

这个星球上有太多好玩新奇的东西等着他去发现和体验。仅一个梭罗星宫就花了他一个星期,感觉还没有彻底玩透。这是他第一次来到魔法师之家。就像许多第一次去到某种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的小孩那样,图卡也是惊讶得无法迈脚。他的大脑在努力地接收着各种新鲜的信息。这里很漂亮,一个视觉盛宴。

对他来说,与其说这里是一个种满奇花异草的大院子,不如说这里是一个奇异的植物星球。当他还在红5号星球的时候,他经常读到一些关于外星植物入侵某个星球,把当地的动植物慢慢地毒杀而后占领该星球的故事。但是那些只是故事。如今站在这里,看着那些长相或者吓人或者可爱,或者闪着光,或者只是一片黑影的植物,他只觉得叹为观止。

在这些伟大而美丽的植物面前,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渺小了。

魔芋宫停靠的地方种着许多魔芋,那些魔芋个头都只停留在正常状态。看见魔芋宫回来了,它们都纷纷表示欢迎和问候,用它们那种不被诺菲娅和图卡理解的方式寒暄着。

不远的四周那些巨大的花有些已经合上了花瓣,就像关上了门,准备休息了。而有一些散发着异香的话正在悄悄开放,吸引着闪闪发光的夜虫们。

“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魔法师之家?我还以为是一间放着各种瓶子罐子,中间一个大锅煮着各种魔法药的屋子呢。”图卡问诺菲娅,说着他伸手摸了一下旁边一朵米色的小花。相比于其他的那些大得吓人的话,这朵米色的小花实在太小了。就跟诺菲娅的小拇指一样大小,长得像一个迷你的小号。而且它很低调,只是发出一种黯淡的白色荧光,几乎看不见。但是这个花被摸了之后,突然蔓延出一股异香。起初是若隐若现,但是灵敏的洛洛却觉察到了。它嗯嗯地喊着,拿手捂住了诺菲娅和图卡的鼻子。图卡的眼皮已经在打架了。

不好,是触梦迷香!诺菲娅本来觉得身体有一种令人舒服的沉重,被洛洛一喊,马上清醒了过来,赶紧拖着图卡的手就跑。卜卜、芋头、毛毛狗倒是没事儿一般,不过它们也跟着一起跑。卜卜的身体还发出了红光,在这个昏暗的森林里,它倒是像小灯笼一样,给大家照了路。

触梦花,就是一种经人触摸后会放出奇异香味,使人入睡做梦的花。其貌不扬,但被它的花香迷倒之后,人会进入昏迷状态,做各种各样离奇古怪的梦。这些梦就是能让这个花越长越好的花肥。如果中了此花的毒而做梦的人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就会慢慢地在睡梦中像盛开的花那样枯萎死掉。一般来说,这种花是用来治疗失眠多梦症的。但是要正确地提取精华才有治疗效果。诺菲娅在不久之前不曾小心碰了一下这种花,亏得洛洛及时喊来魔法师卡洛琳才把她从梦中拉了回来。

然而刚逃离出花香的势力范围,图卡却被绊倒了。他被一条藤子吊了起来,然后另外一条藤子狠狠地抽他。他不明真相,吓得惊呼出声。而且,这可是真的痛呢。这真是才出狼巢又入虎穴。

诺菲娅赶紧走到那棵藤子的根部,对它喃喃说着什么。图卡自顾自地哭叫,方寸大乱,根本没注意到诺菲娅在干啥。不一会儿那棵藤就轻轻地把图卡放了下来。而且还轻抚他的伤口。

卜卜与芋头吓得紧紧地抱作一团,瑟瑟发抖。原来这棵藤大有来头。它名叫暴躁藤,是一种阴生植物。无论什么东西,只要不小心碰到了它,都会被它紧紧缠住、抽打,打烂了,散落在它根部就成了它的肥料。它的皮上还有细细的坚硬小刺,扎在柔嫩的皮肤可不是闹着玩的,抽一下,成千上百个孔,汨汨流着血珠儿。不幸中的万幸是,那个小刺十分坚挺,不容易脱落。因此图卡虽然被打了几下,出了点血,所幸没有大碍,不会发生异物入体的危险。

诺菲娅从小在魔法师之家进出,对于这个暴躁藤自然是十分熟悉。她轻轻地摸了摸藤的根部一个突起来的星形的小按钮,同时对着它唱了一首听起来十分温柔的歌。就是这首歌让这暴躁藤卸下了武器,慢慢地收起了尖刺。

只听得她唱着:

“小藤儿啊,长又长,长着龙须拖着凤羽,迎着风儿轻轻扬,轻轻扬。扬出美丽与优雅,扬着精致与繁华。

小藤儿呀,卷又卷,开着花儿披着叶儿,沿着古树慢慢缠,慢慢缠。缠出日月与星辰,缠到地老与天荒。

小藤儿呀小滕儿,伸着长手够着天涯。你爬上树颠看星光,你漫过夹缝不心慌。困倦梦里花开知多少,一夜春城一夜妆。

那就睡吧,睡吧,亲爱的小藤儿。梦里花开知多少,一夜春城一夜妆。小藤儿你在梦中慢慢长,慢慢长……”

随着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暴躁藤也慢慢地安静了下来,仿佛是轻轻地睡去了。当然,图卡也被轻轻地放了下来。

“这样胡乱的走下去我们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柯娜娜姐姐了。”诺菲娅说,“先别乱动。”

“洛洛,请你与卜卜一起去给图卡找点止血草,好吗?”看着图卡身上斑斑点点的血迹,她恳求洛洛。不用触地而行的就只有卜卜和洛洛,免得又踩中某种不明植物,受到袭击。洛洛应声,马上与卜卜一起出发了。

止血草是向阳而生,得在开阔的平地才能采到。

图卡疼得不想说话。而他并未因为疼痛而呻吟。

看着洛洛与卜卜一起飞走了,芋头在挠耳抓腮,在地上蹦跳着,好像在努力想着什么办法。突然间,它踩着的地面出现了一些发着光的蘑菇。这些蘑菇有长得像一片云的,有长得像一个球的,还有长得像一把伞的。有些大得像一只篮球,有些小得像米粒,每一个都发着一种独特的荧光,显出它们的轮廓与花纹,十分好看。这些蘑菇都有规律地排列着,围成一个个圆圈。

看见有亮光,芋头更加高兴地弹跳着。它朝各个方向跳着,有时候碰到了暴躁藤,差点就被抓住了,幸好它的动作十分迅速。它蹦呀跳崖,却发现只有一个方向有闪亮的蘑菇。它沿着那个方向往前跳,把一个个蘑菇点亮。这光带往密林深处延伸。

“啊,这就是魔法师们的秘密小路!”诺菲娅想起来了。

由于在大型植物区里险象环生,魔法师们开辟了一条安全的小道,这条小道直达大魔法师柯凌以及他的爱徒们的隐秘居所,百灵塔。由于她来魔法师之家玩一般都会在鲜花园里,极少深入,是以这里她才来过一次,而且是由正在实习的魔法师姐姐柯娜娜带着过来的。那时候柯娜娜要给她看她偷偷饲养的小飞龙。她自己是不知如何走过去的。只记得当时柯娜娜用一根棍子轻轻地敲了敲某块石头,然后排成一圈圈的蘑菇就冒了出来。在蘑菇的中间就是垫脚石。踩着那些石头就可以毫发无损地进入通往百灵塔的秘道。

柯娜娜是个小孤儿,刚出生就被扔在草堆里。大魔法师柯凌出外工作的时候遇见她,把她抱了回来,养育至今,今年刚好四十,成年,但是尚未成家。

事实上,魔法师之家的人都是孤儿、流浪儿,就连柯凌本人也曾经是个孤儿。传说他来自一个真正的魔法家族,祖上都是赫赫有名的大魔法师。然而,从他记事起,就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了。他的家族在一次魔法战争之后消失了。他在菠萝王国里流浪,靠好心人收留他。只是他生性好动,无法在一处长久生活,只能浪迹天涯。有些时候他也会遇上坏人,但是大部分人对他还是很好的。因此他也就长成了一个善良、热心的人。

童年对柯凌来说,苦乐参半。不过后来他还是找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成为魔法师,并且照顾身世跟他一样的孤儿们。柯凌成年之后,利用他平生所学,治病救人,养家糊口,并且如己所愿,创办了魔法师之家,并且收养各处的流浪儿、弃儿,成为他的学徒。他向国家申请了一块地,专门研究各种新物种。他的学徒们有些在成年后有些成了园艺师,有些成了魔法师,有些成了治疗师,有些做了其他行业。总之都成了对国家有益的人。

就连诺菲娅的妈妈也是从魔法师之家出去的,因此,魔法师之家对于诺菲娅来说就像另一个家庭一样温馨。

关于妈妈西诺·M·美梓奈慧,诺菲娅只知道她也是在这里长大的。同时也从柯凌口中得知关于外婆的一些事儿:

在那个魔法混战的年代,年幼的西诺的母亲争强好胜,在与人斗法的时候,不慎误入远古的时空隧道,在这个时空消失了。而外公,也就是西诺的爸爸,为了寻找母亲也消失不见了。临走前把她托付给了柯凌。直到西诺长大,成家立室也再没有见到过父母一面。也就是说,关于自己的家族往事,西诺也是无从得知。

如今,柯凌已经180多岁了。因为善于保养身体,他比常人寿命更长一些。

魔法之家这个学校原本颇有规模,不过由于连年太平,生活富足,流浪儿不多见了。后来他也招收一些幸福家庭里的孩子作为学徒。然而,由于如今魔法原力正在渐趋式微,魔法越来越难以学习,因此被父母送来专门学习魔法的人也愈来愈少啦。现在就只剩下十几个人不到啦。

 

当芋头又蹦跳着回来的时候,那些蘑菇竟然又随着他的触碰而消失了。然后芋头又往后跳往前跳。随着他的蹦跳,蘑菇一灭一闪,一闪一灭。

原来第一次踩踏是明,第二次踩踏是灭。

诺菲娅正在遐想的时候,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阵叫喊声:“这边,这边,兔崽子们躲在那边呢!”

糟糕,那些人竟然追过来了。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呢?我们已经很隐秘了,而且魔法师之家那么大,连柯凌师傅柯娜娜姐姐都还不知道我们来了,他们又是如何这么快速地找到我的?

这个时候她又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图卡也是。两人都饿极了。现在又正好是晚饭时间。

图卡的头枕着她的腿。听到他们俩肚子的叫声,以及远处传来的吵闹声,不由得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了诺菲娅脖子上挂着的那个正在微微发光的水晶石项链。哎呀,这个不就是西西给她戴的定位追踪器嘛?戴着这个东西,无论在哪里,只要魔力水晶开着,而诺菲娅在地面上,就能发现她的所在地。

“你的通讯水晶石!赶紧把它取下来!它暴露了我们的行踪啦!”图卡说。

原来是这个小叛徒!这个通讯水晶石,在王国没沦陷的时候可以保证她的安全,然而,在沦陷之后却首先成了暴露她的最大叛徒。真是令人哭笑不得。然而想深一层也不难理解。有自主意识的那些侍卫们尚且叛变,何况是这个没有自主意识的工具呢?

诺菲娅赶紧摘了下来。但是往哪里扔好呢?扔在附近是万万不可的。情急之下,她想起了那条暴躁藤。这个暴躁藤生命力极强,它在魔法师之家这里到处蔓延,根系发达。

诺菲娅有了主意。

她站起来,走到刚才那棵藤树根部,照例是对着它喃喃细语。图卡扭头看去,只见这个藤伸出柔软的藤条,把那颗水晶石卷起来,往上递,然后另一根藤蔓接过去……就这样,这个暴躁藤兴高采烈地拿着这个水晶石慢腾腾地朝与百灵塔相反的远方传递过去。

就在诺菲娅做完这件事的时候,卜卜和洛洛回来了。它们用一片巨大的榕树叶子包裹着。

洛洛把止血草交给诺菲娅。诺菲娅赞许地接了过来。

卜卜心有余悸地说:“好险 ,我们刚才以为被发现了,都不敢往这边回来。原本他们是冲着你们的方向过来的,但是没多久就听到他们转向了。于是我和洛洛两个偷偷地用树叶遮盖着回来了。希望我们能逃脱。回来的路上,我听到有些植物在说那边是危险植物区。嘿嘿,这下他们有得受了。”

果然,没多久,就听到那边传来惨叫声。卜卜所说的危险植物区,正是柯凌大师培养的战斗系魔法植物。诺菲娅甚至开始替他们担忧了。要知道好些人在前不久还是她的护卫呢!也不知道护卫长黄大伟哥哥如今怎么样了?按说他是头儿……诺菲娅感到又喜又忧。喜的是,没看见黄大伟露面,说明他并未叛变,也就不会出卖她;忧的是就算未叛变,也已经被制服了,也许正在遭受磨难呢!

但是现在没心情担忧那么多事情了。眼下首要任务是找到柯凌大师或者柯娜娜姐姐,所要魔芋宫的补给,顺便给自己也补充一下能量。

诺菲娅赶紧把止血草让图卡嚼烂了吞下去。一吞下去,图卡的那些细小的伤口开始慢慢复原,不多久就感到疼痛减轻了。他能够站了起来啦。

诺菲娅让芋头重新把蘑菇点亮,然后让图卡跟着,自己在最后倒退着走路。起先图卡觉得自己是个男孩子,要保护诺菲娅,但是诺菲娅认为图卡伤口刚愈合,不适宜动作过大,而且她会紧跟其后。争论到最后,他们各自妥协,图卡拉着诺菲娅的手。

这一招不错,果然那些蘑菇灯逐个逐个熄灭了,沉了下去,把问路石也隐藏了起来。这里植物也算是比较凶悍的,一般的野兽也不敢出没。只是有很多蚊子一直在嗡嗡作响,试图找个地方好好地吸一吸血。哎,没错,就算是菠萝星球也有蚊子。只要有温暖血液的存在,就会有蚊子这种吸血鬼的存在。

这里的蚊子可真大,像台小型战斗机一样,轰轰轰地飞着,十分凶猛。鲜脆多汁的卜卜也是蚊子们的最爱,不过由于它发着红光,蚊子们都不敢靠近它。洛洛因为皮肤韧性大,而且没有充足的水分,蚊子对它不闻不问。芋头因为全身毛茸茸,而且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魔芋味道,蚊子难以进攻而且不喜欢。就剩下都有着温暖香甜血液的诺菲娅和图卡了。尤其是诺菲娅。相对于全身也覆盖着细密绒毛的图卡,蚊子们重点攻击诺菲娅这个大血袋。

卜卜和洛洛不得不在图卡和诺菲娅之间来回穿梭,驱赶蚊子。图卡也朝那些巨型蚊子不断地挥舞着他的拳头。然而,诺菲娅还是不幸中招了。拳头大的蚊子巨大而尖锐的针嘴一插入诺菲娅那娇嫩的皮肤,马上那血就喷涌而出。诺菲娅身体开始肿胀起来,而且开始出现幻觉了。

这种蚊子在吸血的同时会释放出一种迷幻药,使人昏昏欲睡或者做着美梦,毫无反抗之力。

图卡顾不上伤口未愈,发疯了似地在地上乱抓,沙子、石头、蘑菇,随便什么东西,抓到就往蚊子群里砸去。蚊子们飞得快,闪得也快,然而数量太多,图卡的手法和运气不算差,好些还真被他砸死了。石头、沙子、蘑菇什么的,砸在那些蚊子身上,击中之后发出一种沉闷的声音。运气好的,还能一石几蚊。不过更多时候这只能使那些嗜血的蚊子暂时离开一阵子而已。

看着来势越来越凶猛的蚊子,图卡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起已经开始有点晕沉的诺菲娅,催促芋头赶紧跑。

然而蚊子飞得也很快,眼见就要追上了!

不过,老天有眼,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种黑色的鸟儿样的生物。它们一口一个把蚊子给吃了。蚊子们都有一种奋不顾身的激情,丝毫不因为有了威胁而退缩,反而愈加狂妄。幸好,就在蚊子集结最多的时候,他们到了路的尽头。

这是一片开阔的地方。彩月亮已经升起来了,今天的彩月亮是淡绿色的月牙。当彩月亮变成橙色满月的时候,就到菠萝蜜果盛宴啦。

月下长着一种洁白的细花儿,幽幽泛着光,并且发出阵阵清香,使人闻了感觉神清气爽。这种气味却是蚊子们所惧怕的,因为这种香气就是它们的毒气。

“是艾莉香!”诺菲娅闻到这种味道后马上清醒了很多,“我们到了吗?”

“不知道,我只看到一片花海。”图卡张目四顾地说。

“向花海的中间走去。那里有个小圣坛。”诺菲娅说。

于是图卡扶着她继续往前。说来奇怪,原来密密麻麻的花海,一看到他们靠近,马上自动分开了一条路。那些被称作艾莉香的花朵儿齐刷刷地对着他们的方向开放,于是香气更浓。诺菲娅每呼吸一口气,就觉得清醒多一点。

他们安静地穿过这片月下的花海。而芋头早已经一蹦三跳带领着卜卜、洛洛,到了小圣坛等着他们了。

果然是个小圣坛,看起来就是一张30cm×30cm的小石头桌子。上面什么都没有。

图卡觉得很失望。然而诺菲娅径直走了过去,双手按在圣坛边上的其中两个角,并且是以他们每个人都学她的样子,把手放在圣坛上。图卡和她一样,把手放在另外两只角上。诺菲娅让他们一起仰头望着星空。

而后,诺菲娅念道:“我,诺菲娅、图卡、洛洛、卜卜、芋头,是你们是真诚的朋友,请开门吧,百灵塔!”

诺菲娅话音刚落,他们就感觉到桌子上仿佛燃起了一堆火,很热。他们低下头,发现桌子正中央原来刻着一些几何图案。图案的最外围是一个圆圈,而后是一个艾莉香的花环,接着又是一个小点的圆圈,而后是一个五角星,五角星上又叠着一个等边三角形,等边三角形中央是一个小圆圈,圆圈中间是一只百灵鸟。

这些图案好像是一个被烧红的烙铁。然而那只百灵鸟开始唱歌了。越唱越响,他们也感到温度越来越高,小石桌仿佛要被烧熔了。由于手没有感觉到热,而眼睛却觉得光线越来越强,大家不由得都闭上了眼睛。

当他们感觉到高温不再的时候,百灵鸟的声音也停了下来。他们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十分宽敞华丽的米色大厅里。准确来说,这是一个塔的内部。

图卡四处张望,发现这个塔大约有九层高,每层都有好些个房间,每个房间的们都是米白色的,门框则是金黄色的,十分和谐秀丽。每个房间的门上都有只百灵鸟,但是神态、动作各异。门与门之间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摆放着的是一些有关于魔法的书籍。栏杆是白玉般的,光洁华丽,一环接一环,延伸到塔顶,把整个塔衬托得更加美丽圣洁。

小石桌已经不见了,他们脚下踩着的正是小石桌上的那个图案。底层没有房间,却摆设着各色各样动植物的标本、雕塑,还有各种小小的生态箱,里面养着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其中有四个巨大的生态箱,正是他们在巨人之锤看到的“地球的四季“的正式版。不过这几个生态箱仍旧在建设当中。

正当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奇景的时候,一条草绿色的大蜥蜴飞了下来。

这就是柯娜娜的小飞龙。只见这条小飞龙极尽花枝招展,头戴着一个华丽的幻彩冠子,深绿色的眼睛周围有着天蓝色的“眼影”,有着蝙蝠般的翼手,它的身体上覆盖着绿色的闪亮的鳞片以及红色鳞片组成的花纹,尾巴又细又长,从头冠到尾巴,顺着脊骨的地方有突出的三角形的尖刺。最末端张开后像孔雀鱼的尾巴。

小飞龙款款地飞下来,发出一种沉闷但听起来欢快的叫声。它向诺菲娅飞过来,停在她的肩膀上,用它那美丽的头蹭着诺菲娅的脸。

诺菲娅高兴地说:“龙龙,好高兴又见到你了。”

小飞龙绕着她嗅来嗅去,最后嗅到了图卡身上,从图卡口袋里叼出一条高能棒,吧嗒一声吃掉了。图卡原来吓得动也不敢动,见到小飞龙只是找吃的,如今哈哈大笑起来。

看见小飞龙吃得那么欢,诺菲娅才发现自己也饿得慌了。她连忙也找图卡要吃的。这个时候小飞龙已经吃够了,正在跟卜卜、芋头以及洛洛三个一起玩耍。

这时候,从三楼的一个房间里出来一个可爱的大女孩子,她趴在栏杆上,大喊:“菲菲,你来啦!”然后飞奔下来。

两个女孩子见面就互相拥抱。塔内其他相识但不太熟的人听到动静也纷纷过来跟诺菲娅一行人打招呼。然而这其中却没看见柯凌。

“柯凌大师今天一早接到白鹭捎来的信息,出去办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嫩回来呢!他叫我们别等他回来睡觉。但是要关好塔门,守好魔术师之家,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你们来的时候,我们正打算关塔门来着。出外采蜜的蜜蜂带回来一个吓人的消息,魔术师之家被人入侵了。我们都好害怕呢。原来是你们。这下我可放心了。”柯娜娜说。

诺菲娅听完便把外面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柯娜娜。听罢柯娜娜刚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图卡和诺菲娅把来意说明,柯娜娜把他们带到了魔芋研究室。在那里,她给了一袋专为移动的魔芋宫研发的养料种子,袋子外面写着“超级鸡蛋花”的字样。吩咐他们把这个种子撒在魔芋宫内部靠着墙壁的地上。并且至少每隔一天给魔芋宫晒晒古旦的光芒。保养得好的话,这袋原始种子可以用一年。

这养料种子产出的果实叫魔法鸡蛋果,这就是专为魔芋宫提供的新一代超级能量果。一般情况下一天一个即可。它不仅提供能量,而且还可以在有需要的时候隐身或者模拟环境进行变色。柯娜娜介绍说,这个鸡蛋果的研发可是受到了龙龙的启发呢。当然,人类也可以食用,只是人类食用就只有果腹功能而没有变身之效。

如果超级鸡蛋果收成好,或者消耗不多的情况下,可以留一部分出来做下一年的种子。否则……呃,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种子了,不如可以给你们多一些。柯娜娜如此说。

末了,柯娜娜指着卜卜说:“这个小胡萝卜来得正好。这个超级鸡蛋花的保存,以及魔法鸡蛋果的收割,最好都要由卜卜来进行。一方面它拥有了人性,第二方面,它是魔法草本植物,能够有效避免花籽的氧化以及鸡蛋果的损耗。”

卜卜听到自己竟然能够在魔芋宫里获得一份重要的工作,兴奋得跳了起来。

而后,柯娜娜又指着芋头说:“这个鸡蛋果可千万别让芋头吃。它吃了之后会发胖得厉害。它只能从魔芋宫里汲取营养。不能直接食用鸡蛋果。但是要注意,鸡蛋果对它们的诱惑力十分强大的,一定要使它远离鸡蛋果。”

“那外星人能吃吗?”诺菲娅问,指指图卡和洛洛。

柯娜娜瞧了瞧他们,说:“外星人没有试验过。不过如果外星人吃的东西跟我们的一样,估计问题也不大。可以尝试一下。只是千万记得不能给芋头直接吃,这会胖坏它的。”

芋头听了觉得垂头丧气的。诺菲娅连忙安慰它说:“芋头,你要是变成了一个大胖芋头,就没办法跳舞啦。你是咱们魔芋宫的心脏呢,可是一定要保持活力哦。我们都指望你呢。”

芋头听见自己原来如此重要,又高兴了起来。

当柯娜娜交代完毕的时候,突然听见许多蜜蜂盈盈嗡嗡地响了起来。

柯娜娜凝神细听,说了声:“不好,我们被发现了。来者不善。”

“怎么回事?”诺菲娅和图卡一头雾水。

卜卜主动翻译:“豹族的人来啦!他们发现了入口,正要闯进来呢。柯娜娜姐姐要负责把百灵塔保护起来。”

“那我们赶紧走,免得拖累了百灵塔。”诺菲娅说。

图卡却说:“可如果我们原路回去,岂不是被他们逮个正着?”

柯娜娜说:“你们不是有魔芋宫嘛?芋头,赶紧把你妈妈召唤过来。我去把地下通道打开。”说完,她便要与诺菲娅一行人告别。

“但是,娜娜姐,这样很危险,万一被他们跟着过来怎么办?”诺菲娅担心。

“放心,魔芋宫有那么多,他们认不出哪一个。而且魔芋宫现在已经恢复更新完毕,行动能力更强了。倒是时机要把握好。”说完这个,柯娜娜真的带着小飞龙走了。

芋头则闭上眼睛,使劲地跳着一个奇怪的舞蹈,随着它这个奇怪的舞蹈的,还有一种特别低频的超声波,只有洛洛能听见。

诺菲娅和图卡一行人待在原地,只听见塔内有一种奇怪的声响。不久,魔芋宫从地底下钻了出来。

与此同时,百灵塔也正在消失。他们赶紧进了魔芋宫,输入下一个目的地,便开溜了。

通过潜望镜,他们看见一个豹族的人鬼鬼祟祟地从地道了钻了出来。而另一边,刚才他们进来是站着的地方,出现了一半的豹族人,可惜他们晚了一步。柯娜娜已经把通口关闭了。他们的魔法只生效了一半,于是便卡住了。估计是必死无疑了。但如果被他们成功进入,穷凶极恶的他们将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试着想象也令人感到害怕。

“好险!”诺菲娅和图卡都倒吸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