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之中,西西想起了什么,但是一时之间无从出口。于是她习惯性地从包里摸出了恒星日记本。每当她感觉思维受阻的时候,她就求助于这个恒星日记本。这一打开不要紧,她果然马上就找到了问题的方向。

不过她先向希望守君表示感谢而后发问:“希望守君,我们此行目的是想知道菠萝星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个国家忘记了它的国王和王后?”

鲁修斯对这个问题明显感到惊讶。毕竟他还是被蒙在鼓里的,他对于国王与王后的印象与菠萝树上的居民们一样,认为他们出外星球去考察了。他张开嘴巴,正想说些什么,却见希望守君拿起那条小龙,对着鲁修斯的方向顺着小龙金色的角吹了一口气。小龙眯着眼睛,闭着嘴,鼻孔却喷出一些柠檬色的气体,与此同时,它身上的一些细鳞片纷纷散落,看起来像是闪烁着的金色粉尘。不过待小龙的气喷完,在呼气的时候,它那刚散落的鳞片马上又长全了。那些散落的金色细鳞片乘着柠檬色的雾气朝鲁修斯飘过来,使他沐浴在一阵金雨之中。须臾,鲁修斯的表情明朗了,仿佛是在这场金鳞雨之中明白了西西的问题,明确了他们的目的。

“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一直在等着呢。”希望守君满意地说,她的手里依旧把玩着那条乖乖的小龙:“菠萝星球自诞生以来,一向和平宁静。它本来是一颗普通的星球,在阿诗华莅临之后才拥有了魔法。这个魔法不生不灭,在阿诗华死后进入菠萝树,因此这棵树能够长得这么大,成为人们的庇护所。这股魔法在菠萝神树体内循环,自我修炼,逐渐成菠萝树神,菠萝珠就是菠萝树神的魔法结晶。但是自从人类发现了菠萝珠,并且懂得太空漫游之后,菠萝树的能量就在不断地流失。所以,菠萝树神采取了补救的措施。”

看到鲁修斯和西西都在凝神细听,希望守君继续说:“这个补救的措施其实是迫不得已才采取的。因为菠萝树的魔法能量在最近几百年一直在遭到破坏、流失。它必须得回收一些才能达到平衡。”

西西点点头。但是鲁修斯不明就里。西西提示说:“能量守恒定律。”

鲁修斯恍然大悟:“哦!菠萝树的魔法能量也遵循这个?”

希望守君微微笑着说:“没错。因为每个星球的物质是有限的,为了不浪费资源,星球内的物质都可以进行能量的转换以达到自我循环,生生息息。菠萝星球的魔法能量也遵循能量守恒定律。那些吃了菠萝珠的人,虽然得到了菠萝树的魔法能量,但是这种魔法能量只是他们借来的。因此,必须以某种方式去偿还。”

“那些因为吃了菠萝珠而消失的人都是去偿还魔法能量了?”虽然已经了解,但鲁修斯依旧忍不住再问。

希望守君点点头。

西西已经明白了大半,遂说:“他们都在菠萝树的体内吗?”

希望守君再点点头。

“还活着?”鲁修斯终于也明白了。

希望守君含笑而不语,脸上的表情让人难以捉摸,却又摄于她的威严而不敢多问。

“那为什么要使我们都忘记这件事?有借有还,这不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吗?如果我们知道菠萝珠的能量只是借来的,并且必须以这种方式偿还,终生不得见家人的话,我估计没有几个人愿意再要菠萝珠。我们会把找到的菠萝珠原封不动地还给菠萝树。”鲁修斯申明他作为一个人对于菠萝珠的态度,不贪不恋。

希望守君依旧含笑不语。但是她的纤纤玉手对着小龙的头轻轻一拍,一颗光华璀璨的小小宝珠从龙的嘴巴里吐出来,在她的手掌上熠熠生辉。

西西和鲁修斯看着这颗宝珠,内心突然升腾起一股十分强烈的欲望——希望能够得到它。仿佛得到这宝珠是此生最幸福的事情。

鲁修斯定定地看着宝珠,眼睛都直了,失魂落魄的。

西西却对这种攉取的欲望感到十分不自在。

她一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缺,更不会去羡慕任何别人拥有的东西。物质于她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她可以在任何条件下生存。而为了融入当地的风土人情,她才要求自己去获得与之相应的物资,使自己活得像当地人。如果实在需要某种东西,她会努力去争取,而不是毫无代价地获取。而现在她心中有种奇怪的声音,催促她马上取得那件宝物。这种感觉令她觉得太不自在了,于是她努力别过头去,但是心却控制不住想要回望。

当鲁修斯要往前跨出一步的时候,希望守君却令小龙吞回了宝珠。

随着宝珠的消失,那种缠绕在西西心头的贪婪感觉也慢慢地消失了。她很高兴自己控制住了自己的想法。

但鲁修斯却似乎感到一种巨大的失落感,他的表情变得了无生气。与此同时,他竟然一脚踏空,整个人往下坠去了!

西西只感到牵着鲁修斯的那只手一沉,紧接着一滑,就眼睁睁地看着鲁修斯脱离她的手而去。

失望使君不失时机地哈哈大笑着飞出来,从底下截获了鲁修斯,带着他东摇西荡地飘,就像醉酒一样,又像是在空中舞蹈。并且他们以更快速度往下坠去!

西西只来得及看到鲁修斯那绝望的眼睛。西西看到他张大了嘴巴,却没有听见任何喊声。

“鲁修斯!”她趴在看不见障碍的空中朝着鲁修斯上呼喊。

她与鲁修斯之间仿佛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无论哪个方向,她都没办法往下跳。但是她可以去往任何方向。这个感觉就像是脚底下长了地平面,空气就是去往任何方向的阶梯。

但是既然她无法往下掉,为什么鲁修斯就掉下去了?她用夹着疑惑、询问的眼神看向希望守君。

希望守君没有理会她的疑惑,也没有出手相助。不过她马上召来了时空摆渡者。

那些五颜六色的机会骄子与危机万象欢呼着冲向正在下坠的鲁修斯,好像欢庆终于有个机会可以外出游玩了一般。这些小家伙看似无忧无虑,实际上他们左右着某一个人的命运呢。

这些五颜六色的时空摆渡者,这些名字叫做机会骄子或者危机万象的会飞的小球儿,有可能是落难者的救命稻草,它们能把人从绝望的深渊拉出来。也可能是青云直上者的铁秤砣,谁抓住了它们就会像溺水的人被绑上了铁秤砣一样,生生把人往下拽,无论你是在云端还是在水底,它们有办法把你拉得比原来更低。它们亦正亦邪,关键是要学会辨识它们、并且在它们经过身边的那一霎那间抓住。有时候危机万象会伪装成机会骄子,而有时候机会骄子也会伪装成危机万象。遇上时空摆渡者的人们,除了依靠运气,还要用上他们的智慧。

“不用紧张,这只是他的心魔。只要他意识到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摒弃失望、焦躁的感觉,抓住机会骄子,就能回来。旁人无能为力。”看见着急的西西,希望守君不紧不慢地说。

“为什么要给我们看那颗珠?!”西西问,颇有点愤怒,有有点无奈,不过她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只以平和的语气询问。

“这就是菠萝珠。你们迟早都会再次见到的。如今这是一个历练。恭喜你,宇宙的守护者,你过关了。阿诗华的子民还需要继续努力。”希望守君一如既地微笑着说。

“如果他没有回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西西关切地问。

“这要看我那亲爱的妹妹的心情了。一般来说,地狱边缘是她的乐园。”希望守君说着,没心没肺的似的。让人愤怒,却无从表达。

鲁修斯的踪影已经不见了,刚才希望使君出现的时候使环境失色的幻觉已经渐渐疏散。

西西的愤怒已经出离在眼睛了,但她依旧克制着,没有歇斯底里。她知道,任何时候,无论发生多大的事情,生气、发怒都于事无补,而只会扰乱对方的心神,给待解决的问题设置障碍。于是,她深呼吸一口气,那么深,以致那条小龙竟然睁开了眼睛,炯炯有神地瞧着她。好像她把属于它的空气都吸光了一样。

西西沉着气说:“希望守君,请问我要怎么做才能把他给救回来?”

西西本来想直接质问,同时带着强烈的要求。但是转念一想,这个要求依旧太过分。于是她转为谦卑的语气,同时表明自己愿意以任何代价把鲁修斯救回来。

“如果你要找到我的妹妹,只有一种办法,你是知道的。但是能否找到你的同伴,那就要看机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造化,为什么不等等看呢?给他时间,同时相信他。”希望守君安抚着小龙,轻轻摸着它的眼睛,它又闭上眼睛休息去了。

西西没有任何办法可想。现在她的头脑一片空白。她只想着找出事实的真相,并不曾想着让鲁修斯遇上危险。她甚至开始自责,懊恼了。明明自己可以完成的事情,为什么非得拉上鲁修斯不可呢?万一他出了什么事,怎么向他的父母亲交代呢?想到父母亲,西西的心中又是一痛。

仿佛觉察到了她的心情,希望守君警告她:“当心,小姑娘,心神不宁会扰乱我的小龙睡眠的哦。”与此同时,西西看到希望守君开始变得透明,仿佛正在慢慢消失一样。而她背上的小龙们则开始躁动不安。

惊醒之下,她连忙收拾心情,专心怀抱着再次见到鲁修斯的希望,并且强制压抑懊恼自责的情绪,使自己变得乐观起来。

希望守君的形体又慢慢地恢复正常,小龙们又渐渐地安静下来。好像刚才的情绪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们来到这里已经很久了,想不想知道现在外面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呢?”希望守君一边瞧着自己的正在恢复的形体,一边说。但是她的形体却与刚才有所不同。具体如何不同,一时之间西西也无法指出来。

西西此刻无计可施,除了在心里默默地给鲁修斯信念之外。与其胡思乱想,不如尝试一下任何办法。于是,她点点头。

希望守君示意西西向她靠近。西西踌躇着。对于这个空间的运作规律她还是有点糊涂,生怕一个念头不对就一脚踏空。

希望守君笑着说:“放心,只要看着我,从心里相信我,就不会掉下去。”

于是西西一心一意地看着她,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果然,她感觉身体轻盈,脚底踏实。

等到了近前,希望守君把那条小龙的头递到她的面前,示意她把手按到上面去,并且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