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菲娅和图卡带着毛毛狗、跳舞的芋头在魔芋宫里一路颠簸。魔芋宫的根须和尖锐的花在卖力地钻着地,快速地穿行。如果此时有人在外面,就会看到那巨花变成了细钻头,凿开沉积了上千万年的尘土。那些根须则闪闪发光,发出象牙般的色彩,十分柔韧、尖锐,像一根根充满力量的铁鞭子。前边花钻头钻开泥土,挖开隧道,后边象牙鞭子轻轻舒展,掩埋走过的痕迹。掩埋得那么仔细,以致不细看还瞧不出土地有被动过的痕迹。

魔芋宫在运作的时候,里面的人可难受受极了。虽然魔芋宫的内部与外壳是分开的,可以尽量保持水平,不至于一刻不停地跟着翻滚如筒子里的豆子。但是他们必须忍受一刻不停的颤动,轰隆的声音以及遇到坚硬的石头所发出的尖锐刺耳的声音,还有充满魔芋味的空气!由于没办法换空气,他们只能呼吸魔芋宫里墙壁上吸附着的制氧细胞所释放出来的氧气。这些氧气带着制氧细胞以及魔芋本身的味道,实在闻起来不是很愉快。

不过幸好就算再辛苦,他们还是到了图卡家的后花园——秘密花园。

图卡家在梭罗星城的南边的一个树丫上,靠海面城。他们的家屋前屋后都有花园。前花园种着各色的鲜花,后花园则种着胡萝卜、蔬菜等实用但不美观的植物。而后花园被称为菜园。这个菜园又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公开的,人们可以参观他们的农作物;而另一部分则是隐秘的,图卡称它为秘密花园。菜园与秘密花园被一座高大的假山分开了。假山周围种满了开着灿烂小花的各种荆棘,让人不敢上前。而要进入秘密花园,只有一条道,那就是通过壁橱下面的通道。

兔族总会设几个暗室,以作藏身之用。

图卡一家刚来菠萝星球不久,但是因为朱丽·华沙的勤劳,菜园子里倒是生机盎然,一片葱绿,随时都可以采摘菜叶子来吃了。但是他们的秘密花园刚刚竣工不久,刚洒下的萝卜种子还没冒出芽儿呢!

此刻图卡他们从秘密花园里钻了出来。钻出地面的时候,图卡隐约感觉到什么东西碰到了魔芋宫的顶部。好像它顶着什么东西一样。不过图卡没有作过多理会。为了安全起见,他让魔芋宫隐形起来。但这也就意味着不能外出。否则魔芋宫就马上现形。

原来,为了谨慎起见,图卡要先观望再行动。

这时,他听见一个声音大嚷:“带走,带走。大王有令,所有兔人都要带回去审问。”

声音是从菜园那边传来的。

“嗯嗯!洛洛!”洛洛焦急的声音响起来。声音透出一种难受劲儿,好像被人绑住了。

“洛~”诺菲娅刚想张开嘴巴喊,就被捂住了。图卡示意她保持安静。

“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事?”是朱丽·华沙的声音。

“你的儿子图卡跟通缉犯诺菲娅公主在一块。我们怀疑你们窝藏罪犯。”一个粗壮的声音说。

透过高高升起越过假山顶的潜望镜,图卡发现带头的是一个豹族的人,而其他的都是原本的宫廷护卫队成员!这些人一丝不苟地执行着命令,丝毫不因为换了主子而感到不妥。就好像他们只是一具具躯壳,脑袋是什么样的无所谓,只要有指令,就工作。

他们在屋子里翻箱倒柜地寻找着什么。屋里被弄得乱七八糟的。沙发、床底等等都被翻了个遍。还用刺刀去挑枕头和被子。

洛洛那难受又焦急的声音又发了出来。好像在喊:“放开我,放开我!”不过在那群人面前,听起来就像一个哑巴的哼哼声。

诺菲娅心疼得不得了,几次三番想冲出去。但是图卡把她紧紧抱住了。

“这真是无法无天了!救命啊!你绑着这个小不点干什么?它又犯了什么事?”朱丽·华沙喊完救命,又义愤填膺地为洛洛喊冤。

啪!那个豹人一巴掌甩过去,朱丽·华沙那雪白茸毛的脸瞬时间就多了几道血路,血吧嗒叭嗒地渗出来。

“吵死了!赶紧把你儿子交出来!还有,你丈夫死去哪了?”

朱丽·华沙闭了嘴。她的眼镜都被打歪了。不过她的愤怒都凝聚在眼睛里,仿佛随时都可以变成高温的强光把他们一个个烧焦一样。只可惜这都是图卡的幻想。

图卡也差点就要高声喊出来,不过他自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然而,他们却听到另一个声音在喊:“夫人!”那一帮人齐齐把头转了过来!

是哔哔·阿瓦达的声音,原来他就在魔芋宫的顶部。刚才图卡感觉到有东西在魔芋宫的顶部,竟然就是他呢!他穿着工作服,看样子他原本是在这里边修葺着这个秘密花园。而刚才朱丽·华沙大声喊救命,就是为了通风报信,让哔哔·阿瓦达好藏起来。

这本来就是图卡家的约定的暗号呢。他的爸爸妈妈告诉他,听到救命声要赶紧躲起来。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可是,听到妈妈喊救命,图卡的想法和父亲一样:焦急万分。恨不得马上冲过去代替妈妈受苦。

不过,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褐色的影子带着哔哔·阿瓦达高高地弹了起来,降落到了他们面前!

是跳舞的芋头!一落地,放下哔哔·阿瓦达,它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洛洛松了绑。仿佛是心灵相通,洛洛什么话也没说,就带着它飞上了高空中,并且在那些守卫还没来得反应之前就到了魔芋宫顶上。

假山大约只有四五米高。此时,魔芋由于辛苦运作了一会,发热膨胀得更高了,从花朵尖下来的高度约有5米。而且在芋头跳出去的那一刻,魔芋宫的隐形粉就失效,现形了。因此人们马上看到了,并且高声呼喊:“那里有人!”“在那呢!”

那个豹人不假思索地喊:“抓住它!”同时挥挥手,示意那些护卫冲过去。那些护卫也真是没脑子,同样不假思索地执行了任务。却没走多少步就被荆棘刺痛了,满地打滚。

“真是没脑子的蠢货!烧!”一声令下,马上有人跌跌撞撞地去拿火把。

趁着这个混乱的时机,哔哔·阿瓦达拖着朱丽·华沙就朝屋内跑去。

“哈哈哈,瓮中之鳖,能跑哪去呀?!你的整个屋子都被我包围住了,我就不信你能钻地飞天给我跑了!”那个豹人得意地说。

那些走狗们拿来废纸、衣服、燃烧水等东西,一把火,眼看就要把这些荆棘给烧起来了。

诺菲娅看到了,急得叫苦连天。他们目前是安全的,逃跑也不成问题。问题是万一烧伤了菠萝神树可不得了。她从小就被教诲,树上绝对严禁烟火。没有足够的措施,不能够生火,尤其是明火。她正在考虑要不要自动投降呢。这时传来了一个声音:

“停手!不要烧啊!”这个时候,是庄思文的声音。原来他也追了过来,“这里是树上,不比树下,你烧了这里万一控制不好火量,把树烧伤了可不得了!”

这一着可是无意中救了正要舍生取义的诺菲娅。

“老子爱烧就烧,你少管闲事!我这不是要抓住那帮小兔崽子嘛!放火!”那豹人要一意孤行。

“你烧伤了神树,对你也没好处。你们辛辛苦苦想要上树来为的是什么?难道不是要把这里当作你们的新家吗?你们要毁了它,把它变得跟你们树下的窝一样脏乱差吗?!”这个时候庄思文竟然头脑清晰了。

“怒蛛,听他的,不许烧!我还没开始享受这里的生活,你可不许给我毁了。我可不喜欢住在废墟里。”这个时候另外一个豹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正是那个“不客气先生”的声音。

“是。豹头大人。可我们要抓住那个······”他扬手一指,却发现被指的地方空空如也。

原来就在他们分神的时候,图卡和诺菲娅带着洛洛和芋头溜之大吉了。图卡一看爸爸带着妈妈成功地跑进了他们的卧室就知道他们安全了。于是赶紧整顿队伍重新出发。

待到这帮豹子人后来气急败坏地发现了壁橱中的秘道,哼哧哼哧地挤过来(秘道是根据图卡的爸爸的身材打造的,他们一家三口都可以通过。而这些豹人可比他们大多了)的时候,他们已经人去地空。看起来就像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

而另一边,豹子们以为把屋子严实地包围,连蚊子都飞不出去了,却怎么也找不到兔子夫妇。就算他们气急败坏地把整座屋子都捣毁了,也不见他们的一根毛发。他们竟然能够凭空消失?

豹头甚至以为那个叫怒蛛的豹人撒谎,害得他们丢了兔人又浪费了时间,啪啪啪地甩了他几巴掌,勒令他尽快找出犯人来。

而等到豹头带着庄思文招摇过市地往梭罗星宫走去的时候,怒蛛则啪啪啪地把那几巴掌甩到他身边的护卫长身上。那个护卫长马上又啪啪啪地甩了他手下的一个人。就这样,他们每个人都挨了巴掌。最后那个人没得甩,就拔起一根还没长好的萝卜甩了几巴掌。

岂知,这个萝卜竟然是个魔法萝卜,它在还没长大成熟(对于它们来说成熟就是死亡)之前是个“有血有肉”的小生灵。眼见自己无端受了几巴掌,马上勃然大怒起来。

原来,因为初来乍到,朱丽·华沙觉得这个星球上的魔法特别好用,就试着用来种植胡萝卜。这样等到那些胡萝卜成熟之后,他们会自动自觉把自己拔出地面来,爬到框里去。能节省好多时间呢。但这个魔法的副作用是会把种植者的个性传染到胡萝卜身上去。朱丽·华沙是一个刚烈正直,有义气的女子,敢爱敢恨,绝对不是一个受气包。

当时这根胡萝卜正在呼呼大睡,没曾想就这样被人生生从温暖的土里拔出来,啪啪啪几巴掌,打在身上屁股上。生疼生疼的。可委屈了。这根胡萝卜一时之间心头火起,一声呼喊,菜园里的大小红萝卜们纷纷从地里蹦出来,对这一群入侵者来一场暗无天日的生死混战……

最后,萝卜们橫尸遍野。而那些豹人和守卫们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由于个头大,跟小不点的萝卜们打根本打不中,一不小心就打到了旁边的同伴身上。于是他们同伴之间又开始互掐,直到个个都鼻青脸肿为止。

只有一根小小的萝卜,只有小拇指那么大,见识不妙,赶紧逃跑。它抛掉了绿色的长头发,努力往地下钻。由于个子小身子轻,不知不觉就钻到了魔芋宫经过的路,并且很快就追上了他们。

刚才那一幕就是这根小萝卜告诉图卡和诺菲娅的。

这个小胡萝卜,后来被图卡取名为卜卜。由于无家可归了,卜卜后来就跟着他们一起“流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