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修斯与西西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悬空的地方,视野十分开阔,心旷神怡。他们的脚底下光秃秃的,看不见任何有形物体在支撑着,几千尺之下是葱郁的大地和蔚蓝的海洋。往下望有种眩晕感。虽然脚下踏实,如履平地,仍旧难免脚心出汗。凌空而立的感觉原来如此。

他们俩虽然不恐高,但是第一次在看不见任何依靠的高空之上,顿时脸色煞白,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

“欢迎光临天机之境,阿诗华的子民,以及来自哈曼尼达星球的宇宙守护者!”一个优美的女中音响起。

鲁修斯和西西面面相觑,脸上均有惊讶和疑惑的表情。他们各自左右转头,发现身边没有别的人。

鲁修斯是讶然于西西竟然被称为宇宙守护者。他从来没见过宇宙守护者。他以为宇宙守护者一定很巨大,长相奇特,没想到却是眼前这个跟他长得差不多的女孩。当然,他承认这个女孩子年纪比他小,个子却比他高,生活经历也比他丰富的事实。

西西的惊讶与鲁修斯差不多。一直以来,她只知道自己有肆意穿行于宇宙的能力,却并不知道自己是宇宙守护者。年纪小小的她尚未弄清楚宇宙是如何运行的,自然不知道有宇宙守护者这个职业。而且她离开家乡的时候年纪尚幼,不谙世事。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穿行于宇宙的各个角落。自己的身世与未来的命运对于她来说都是一个谜。

然而,如今有个神秘的人(或者神?)告诉她,自己是一个宇宙守护者,这真叫她难以相信。更别提该如何去做一个宇宙守护者了。

但这个惊讶表情刚闪过,还没来得及口头表达各自的疑惑,他们就听到那个声音继续道:“天机本不可泄漏,但是我相信你们来到这里除了缘分还有你们的努力。因为你们已经成功经过了两个考验。我是希望守君——天机之境的守护者,衷心欢迎你们来到天机之境。”

他们正在左右转头想寻找声音的来源的时候,只见一条条金黄色的触须从他们头顶不远处蔓延了下来。这些触须看起来像是色彩鲜艳的珊瑚触角,还覆盖着细细的透明鳞片,在光线照射之下反射出耀眼的五彩光芒。随后一个身穿一袭米色鱼尾裙子的年轻女子站在他们面前。这个女子容貌出众,只是可能装饰品有点多了。

对服饰总是很留意的西西注意到这个裙子缀满了珍珠,裙摆与袖子均以长流苏为装饰。式样简单,设计独特,体现出穿者高雅美丽的气质。

这个女子看起来像空气一样轻盈,在虚无之中如履平地,360度随处旋转,来去自如。她竟然不受重力的影响!

除了背部伸出来的无数金色触角(原来这个并不是装饰品,而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她的身体看起来跟一个正常的人类无异。只是这个人对他们来说有点高,目测在1.68米左右。只见她的五官轮廓精美,皮肤白皙,身材丰满,黄金比例,凹凸有致。她的头发是长及脚趾的瀑布样的黑色直发。每一根都充满了健康的活力。如果能够近距离观察,会发现她的每一根头发都能折射出绚丽的色彩。

西西禁不住心内暗暗赞叹:

这是一具百分百健康美丽的躯体,疾病和痛苦抓不住她那光滑无比的皮肤。

这是一个鬼斧神工的天然有机艺术品,有着令人眩晕的醉心之美,使人百看不厌,值得找借口毫无顾忌地沉溺于欣赏之中而,丝毫不会觉得时间被浪费掉了。

总而言之,无论是谁,见了她都不能不为之赞叹。

她的美极具吸引力,让人挪不开眼睛。而且这种美十分圣洁,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仰之情,折服在这种摄人心魂的美丽之下。

然而,看着美丽绝伦的希望守君出现,鲁修斯和西西丝毫没有感觉到轻松。反而更紧张了。他们依旧紧紧地握住彼此的手,各自手心渗出来的汗珠都融合在一起,差点就要汇流成溪了。

他们知道,如果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天机之境,那么希望总是与失望在一起的。就像危机与机会并存。此刻出现美丽绝伦的希望守君,和蔼可亲,但是另一个又是什么样子,他们会有什么样的际遇呢?又或者,她是不是一个两面人?一言不合翻脸相向呢?

希望是是行动的指南针,但是往往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而且如果只有盲目的或者毫无把握的希望,却没有良好的计划与实践,以及抓住一闪而过的机会,剩下的就只有失望以及失望的深渊。

而失望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万劫不复之地。有些人失望之后会东山再起,但有些人却因此一蹶不振,自暴自弃。当然,失望在所难免,只是看受伤害的程度有多深了。在失望之中也会有机会。不过无论什么情况下,就算你抓住了机会,你也永远也不知道这个希望会将你引领到何方。

果然,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刺耳的尖笑声飘过来,然后一个全身灰白色的,但是模样与希望守君极度相似的女子不知从哪个方向飘了出来。

她用令人战栗的声音说:“可不能忘了介绍我啊,姐姐。我也是天机之境的守护者之一呢!你每次都故意忽略我,我可是会生气的哦。哈喽哈哈,小屁孩们,我是希望守君的双胞胎妹妹,失望使君。我与姐姐是形影不离的好姐妹呢。”

这个失望使君本来应该也十分美丽,但是看起来却邪气十足。只消看她一眼就觉得灰心丧气。

当她出现的时候,西西与鲁修斯都觉得四周黯然失色,天空中仿佛飘着一种令人伤心的透明虫子,像雪一样纷纷落下,直往人心里钻,使人寒颤阵阵。更恐怖的是,他们竟然感觉脚底仿佛被抽空了,正在直线下跌中!

当然,这只是一种错觉。

幸好,这只是一种错觉。

失望使君的穿着打扮与希望守君完全不同。前者邋遢随意,后者雍容高雅。她那原本精致的脸上用黑炭涂着奇怪的图案,像一种图腾,而且眼睛和嘴唇也用黑炭涂抹。全身裸露的皮肤都像涂了石膏一样惨白惨白的。她背后也有各种触须,却不是金色珊瑚样的,而是一条条的黑色的小蛇,在丝丝地吐着信子!

西西不由得赞叹,同样的轮廓,仅仅只因为气质与打扮不同就使得美丽变了质,显出阴森可怖的一面了。她们正如白天与黑夜,一个光芒四射一个阴暗吓人。

在她们之间,还有各色各样的带着翅膀、长着箭形尾巴的球状生物体以她们为中心飞来绕去。它们大小从一只拳头到一只篮球不等,翅膀与体型相称,而尾巴却有长有短。其中有一些色彩鲜艳,精力充沛。有一些黯淡无光,飞行得缓慢无力。当然还有一些看起来极其危险,但却很有冲劲。

第一种大部分集中在希望守君的身边。它们叫嚷着:“还有我们,机会骄子!”后面这两种大部分聚集在失望使君身边。它们也大声地喊:“别忘了我们,危机乱象。”

各自自我介绍之后,机会骄子与危机乱象们在空中交织飞舞,舞出一个个美丽绝伦的图案,十分摄人心魂。它们就像蜜蜂一样,嗡嗡嗡地飞着,舞着。

西西与鲁修斯正投入地欣赏它们的空中之舞:它们正汇聚一块,混搭出一个令人眩晕的圆环,这个圆环层层叠叠,环环相扣,望不到头,居中有一股吸引人的漩涡,似乎是一个可以穿越的时空隧道……又只听得它们齐声大喊:“我们是时空摆渡者,我们都有各自的目的地。抓住我们的尾巴吧,让我们带你看尽世间风景!快来抓着我们的尾巴吧!”接着它们分散开来,乱成一团,好像五彩的颜料打翻在空中,然而它们却朝着西西与鲁修斯直冲过来。有一些还特地飞到他们的近前,在他们脸上、身上拍打着翅膀甩着尾巴。有一些尾巴很柔软,像鸟儿的绚丽尾毛。有一些则十分硬,扎人,真的像箭。

正当鲁修斯打算伸手抓住一只脆绿色的时空摆渡者的时候,它却突然消失了。

瞬间天地又清净了起来。原来是希望守君在驱赶它们。只见她皱着眉头威严地说,“妹妹,赶紧走开,带走你那些小喽罗,别吓到了我们的客人。他们主要是来看我的。时空摆渡者,请你们也暂时退下。”

失望使君一听,愤懑地叫嚷:“凭啥,我跟你长得一样!我也有会客的权利!”

而时空摆渡者们则只是噢哦噢哦地叫喊着,一个个飞走,或者像水泡一样凭空消失了。

希望守君对她置之不理。只是动手对她作驱逐状。失望使君纵然不高兴,也只得灰溜溜地走了。而她本来就是灰黑色的。

真是度身量做的形容词呢。西西心里想。

带着万千思绪,又观看了这么一场小闹剧,西西一时竟忘记了来这里的前因后果,此刻心中只萦绕着一个新疑问。

“你好,希望守君,很高兴能见到你。”没想到,鲁修斯与她异口同声。两人对望一眼。鲁修斯说完就闭上了嘴巴。很明显西西有发问的欲望,看到鲁修斯停下,她马上把问题抛出去: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称我为宇宙的守护者?”问完,不知怎地,她的感觉到有一种紧张的电流通过全身。鲁修斯也感觉到了她的压力。此时他也因为紧张而稍稍有点喘粗气。

希望守君微笑着,对她点点头,然后再对鲁修斯点点头。她眼睛里弥漫的笑意暂时很好地缓解了西西和鲁修斯的紧张。

“放轻松,你们目前表现很好。在这里,很安全。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我是来帮助你们的。不过你们要以正确的方式来提出要求。那就是对于不抱希望的问题不要提。”

接着她看着西西的眼睛说:“哈曼尼达星球的人生来就是要维护宇宙的。他们当中有些人长大后会成为建设者,有些会成为守护者。当然,也可能会有破坏者。而你的气质与性格还有你的出身决定了你会是一个守护者无疑。”

听她说完,虽然还是有很多疑惑,但是西西决定暂时不理,反正有关于自己的事情终究会知道。

她关心的是希望守君话语中透露的新信息,于是不假思索地顺着这条信息往下摸:“尊敬的希望守君,你可是认识我的父母?能不能告诉我如何才能找到他们?可我不想当什么守护者,我只想找到我的父亲母亲。”

西西的心中充满了快乐的期望,简直以为自己要梦想成真了。她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然而,她的小担忧是对的。

希望守君听了这句话后收敛了笑意,严肃地说:“亲爱的女孩子,我只负责将当下与未来对接,而且我只能告诉你有关于你的未来。”

顿了一顿,仿佛是让西西消化一下她的信息,接着她又说:

“再说未来不是完全可控的,瞬息万变各种因素使得未来有千万种可能性,所以我不会把我推测的某一种结果告诉你。你的父母这一刻在那里,但是下一刻可以是任何一个地方。我不可能明确告诉你。就算我告诉了你,估计你会因此真正结果不符而产生失望。”

西西的确感到了一丝丝失望。

这时,希望守君又说了:“留心!只要有一丁点的失望情绪,我的妹妹都能嗅出来的哦。她是个麻烦制造者。我可不希望我尊贵的客人有任何麻烦。”

随着她那收敛的笑意,西西与鲁修斯都顿时感到有股凉意包围过来。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感到天地黯淡了下来,好像一大片乌云笼罩了过来。

一个灰色苍白的影子张牙舞爪地从他们的左手边闪出来,冲向西西,仿佛要拽走她。伴随着那个灰色影子的,是一个尖锐的笑声。没错,失望使君又来了。她高声呼喊:“哈喽哈哈,我就知道我也会有客人的!来吧,亲爱的女孩子!来吧,让我们到绝望深渊里跳舞吧!”时空摆渡者们在她身边飞速旋转,像小卫星一样。

原来失望使君是受失望的情绪牵引而已来。

“赶紧闭上你的眼!你看着她,她就会过来找你!如果被失望使君抓住,逃脱的机会只有抓住时空摆渡者。但是还得在电光火石之间分辨以及抓住机会之子才能成功逃离。”希望守君告诫她。

西西吓得赶紧闭上眼睛,努力摇摇头,企图甩掉那一丝丝的失望情绪。

鲁修斯紧紧地拉住西西的手,试图与失望守君抗衡。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只见希望守君淡定一笑,从容地舒展开背后的金色触角,那些金色触角于是由憨态可掬的珊瑚变成了威武的金色小龙,那些小龙们各施奇技,轻而易举地就把那个灰色的影子以及溜出来的时空摆渡者赶走了。

而后她继续说:“没错,这个先机之境由我和我的妹妹失望使君共同把守。她从小就是个调皮捣蛋鬼,以破坏为乐,因此她总是想抓住一切机会破坏我的事情。”

在她说话的时候,她背部的那些小龙又慢慢地收敛,恢复成憨厚可爱的珊瑚。她一边说,一边把玩着一条尚未恢复隐者状态的小龙。那条金色的小龙撒娇地把头往她手里蹭着,像一只小猫咪一样。只是它不发出喵呜喵呜的撒娇声。

鲁修斯可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西西看着这条威严的小龙竟然想起了猫咪。

“你们可要知道,我是个有完美主义情结的人,我见不得伤心落泪。所以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你们既然能够来到我面前,我有责任指引你们熟悉我的规则。为了免得你们胡乱发问招来我那爱惹麻烦的妹妹,我建议你们务必细心斟酌你们的问题,准确发问,以便我能够帮助到你们。”

说罢她又展开了温暖而甜蜜的笑脸,那条小龙竟然也朝着他们张开满口獠牙的嘴巴,仿佛也是在笑着一样。

虽然明知无害,依旧感觉怪吓人的。

至此,西西与鲁修斯明白到不可以随便问问题,否则就会踩到“地雷”。他们不能抱着太强烈的情绪,尤其是失望之情。否则就会引来麻烦。

于是他们都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