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菲娅从梦中惊叫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个人待在一个十分奇怪的地方。顶头的天空是血红色的,地面是一种奇怪的白色粘土,还渗出白色透明的黏液。空气也带着一种奇怪的味道。说不上难闻,但也说不上好闻,好像……好像……是魔芋的味道!她惊恐得几乎不能呼吸。

但是这里十分大,看起来不像是魔芋的块茎啊!倒像一个小房子。一个用魔芋做的小房子。

难道这里就是魔芋宫?魔芋宫竟然这么大吗?

天啊!我是怎么进来的?

诺菲娅有点抓狂。

洛洛呢?图卡呢?芋头呢?毛毛狗呢?救命呀!救命呀!

正当焦虑与不安呼之欲出的时候,顶头的天空裂开了,跳舞的芋头进来了,接着是毛毛狗。

诺菲娅还在期待着,但是那个血色的天空关闭了。

当她正感觉到绝望的时候,她听到图卡喊了声:“诺菲娅,我在这!”

啊,再也没什么比得上见到熟悉的朋友更美好的事情了。但是图卡见了她第一件事是把手放在嘴唇上,神色凝重。

一种深深的危机感笼罩着诺菲娅,她下意识地保持安静。

忍住了声音,却忍不住泪水。看见图卡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图卡向她走过来,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安抚着她。跳舞的芋头静静地待在他们身边。

它汗流浃背,看样子是刚跳了一场舞。毛毛狗也在它身边乖巧地趴着。它播放出隐隐约约能听到的音乐为跳舞的芋头助眠。未及五秒,芋头已经呼呼大睡了。

与此同时,他们感觉到一阵震动。魔芋宫移动了起来!

诺菲娅吓得脸都白了。

图卡拉着她的手,轻声告诉她不必害怕。

当他们适应了这种颠簸之后,图卡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

在她入睡没多久的时候,梭罗星城遭遇了一场浩劫。豹族带领军队入侵了。虽然梭罗星城有皇家护卫队,但是豹族是蓄谋已久的,而且杀了个措手不及。基本上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梭罗星宫。

他们占领梭罗星宫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宫里重要的人囚禁起来。诺菲娅自是首要的通缉犯了。西西也在名单之内。此外他们还把菩提爷爷、苏斐阿姨、水露滴、梅释迦等人都关起来了。但是,庄思文却没有被关起来。他带着豹族找到巨人之锤……

幸好巨人之锤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本来就设计得像一座城堡。因此给他们赢得时间策划逃跑。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洛洛在他们睡觉的时候就在这个城堡里各处飞行游荡,不知不觉就到了钟塔上面。它在钟塔上面瞧见了这个城市里正在发生的浩劫。并且眼看着一伙陌生的人朝巨人之锤跑来……它大感不妙,马上就飞了下来,打算告诉诺菲娅和图卡。但是它被吓得跌跌撞撞的,飞下来的时候差点撞上竹蜻蜓。为了躲避竹蜻蜓,它自己撞到了书架上,把自己磕了好一个包。吵醒了图卡。

原来,图卡睡觉总是十分警惕,轻微的响声都能够引起他的注意。尤其如今是在陌生的地方睡觉,他睡得比平常更浅。

跟洛洛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也已经渐渐地了解了洛洛那简单的词汇所表达的意思。他马上了解了目前的情况。当务之急就告诉洛洛,让它去找他的爸妈。

图卡认为,目前梭罗星宫肯定是最危险的地方,而西西和鲁修斯不知所踪。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平民百姓的家。他得想办法告诉父母,自己的情况,而后再让他们想办法救他们。

此时此刻,敌军已经兵临门口了。

洛洛还想着带诺菲娅一起走。但是图卡告诉它,如今光天白日之下,带着诺菲娅一起反而更容易成为目标。它不信,非要带走诺菲娅不可。最后,图卡让它先去察看一下周围的环境,再来决定。

它同意了。哪知道,它刚一露脸,就有一支冷箭飞了过来,把它的皮都擦掉了一块。接着万箭齐发,要不是它个子小而且能够灵活躲过,早就已经成了万箭穿心的刺猬了。

要想回来是不可能的了。

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洛洛,快离开这里躲起来。我会保护好诺菲娅的,我发誓!”图卡冲它叫嚷。

洛洛深深地瞧了他们一眼,就飞走了。图卡听到有一部分人朝它追过去了,暗自庆幸自己作了正确的抉择。只是祈祷它能够成功摆脱那些追兵,找到他的父母。

此时此刻的诺菲娅正在梦魇,沉睡不醒。

“他们就在这里面!”图卡听到庄思文的声音。

“你最好祈祷你说的是真话!”一个粗犷的声音,让人觉得说话者膀大腰圆。

“我敢保证是真的。他们今天早晨亲口跟我讲的。”庄思文信誓旦旦。

图卡走到工作台上,透过桌子上的潜望镜来视察外部情况。

只见一群陌生凶恶的人聚集在门口,大约有二三十个,每个都彪悍无比。为首的那一个人,块头更大,是庄思文的两倍高,三倍大,肌肉发达,长相最为凶狠。看一眼就能把人吓倒。他们统统光着上身,下身重点位置围着一片星星状的树叶。不过这明显是多此一举。因为他们浑身细密的短毛,皮毛上布满了黄褐色的斑点。他们的皮毛都很光滑,肌肉发达,看起来营养十分充足。

他们最令人感到害怕的是那张凸眼獠牙的脸,以及他们的手——或者说爪子,上面指甲锋利,不幸碰到了,皮破血流是免不了的。

图卡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正是这个星球上最为臭名昭著的豹族:嗜血,凶残,毫无同情心,没有信仰,自私自利。

他们跟地球上的豹子长得太像了,不同的是他们可以直立行走。

第一次见到豹族的活体,图卡很庆幸自己不用站在他们面前。

据说他们什么都吃,是一群真正的野蛮人。

“这不公平啊,他们自带武器。”图卡愤愤地想。

“而且块头还那么大。怎么打都打不过。”图卡看看自己的小拳头,祈祷自己永远不要有跟他们面对面交锋的机会。

“庄思文怎么会跟他们混在一起?难道他是个大叛徒?”

图卡还没来得及想这些,就听到那个为首那个豹子人开腔了:“诺菲娅公主,我们已经占领了这个国家,控制了梭罗星城,你赶紧出来投降吧!乖乖地投降并告诉人们,并且向全世界公布我们是这个国家的新领袖。我们还可以放你一马,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啦。”

不过此时诺菲娅公主还在睡觉呢,就算他要客气,她也无法表示感谢。

顿了顿,没有得到预期的反应。那个粗壮凶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图卡先生,我们知道你与诺菲娅在一起。这个国家的事情与你无关,请你不要插手,交出诺菲娅公主,我们会好好打赏你。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啦。”

图卡只当没听到,继续沉默,冥想脱身之计。

“事不过三,你们的那位会飞的好朋友,我们迟早会抓到它。如果你们好好合作,乖乖出来投降,我们还会留它一条性命。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啦!”

由于他说了三次不客气,图卡就暂时把他起名为不客气先生。

眼见又没有动静,不客气先生就真的不客气了。啪啪啪,他先把庄思文扇了几个耳光,骂骂咧咧之声之后,他下令砸门砸窗砸墙壁。

豹族的人仗着力气大,以为是小事一桩,以为用他们的大脚板就可以把们撞开,却被门的反弹力撞得生疼。还有不自量力的傻瓜,撞到满是锋利贝壳的墙,被刮得皮开肉裂,发出痛苦的呻吟。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地方是这个星球上最聪明的人的巢,在军事防守上自然有其独到的一面。所以他们的蛮力没办法把这个门打开。而且这个屋子里面放着的是主人毕生研究的心血,除非亲自授权,否则外人是无法进入的。如果要强行进入,在他们进入的那一瞬间,屋内的东西都会被自动销毁掉或者隐藏起来。

庄思文,这个向来反感鲁修斯的人自然也不会知道。庄思文为什么反感鲁修斯?这一点图卡猜不透。他认为鲁修斯应该得到所有人的尊重,因为他那么聪明,发明了那么多改善生活的小玩意儿。

不过当时图卡也不了解巨人之锤的设计与功能。砰砰砰的砸门砸窗声敲在他的心上,他有一种深深的焦虑感,他意识到得赶紧想办法脱身才行。而且还得带着诺菲娅。得好好地保护诺菲娅。他告诉自己。

虽然只认识了几天,但是这几天是他有生以来最快乐的几天了。而且他们已经是“患难之交”了,在他心目中诺菲娅已经归类为最好的朋友。在第一次跟诺菲娅接触的时候,他就由衷地喜欢上了这个天真可爱的小伙伴。再者,得知诺菲娅也把自己视为好友,如今朋友有难,岂能袖手旁观呢?虽然个人生存应该摆在第一位,可这是最好的朋友呢!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辞。这是爸爸给他讲侠义故事里经常能听到的词句。

他急得在屋内来来去去地运动起来,时而跑步时而倒立。每当他思维受阻,他就喜欢走路或者倒立。

但是他没有想到要把诺菲娅摇醒。他认为如果自己能够想出办法最好。而且他也不认为一个沉睡如此的人被生生从梦中拉出来后能够马上接受现实,想出应对的办法。她不歇斯底里,扰乱自己的思维才怪!

他自己有个堂妹就是这样的。他认为女孩子总是娇弱点,起床气也多点。

这时候,整点报时又到了。魔芋张开了它的长臂要把跳舞的芋头递出去。

图卡突然心生一计。他想起早些时候看使用说明的时候,发现的有关于魔芋的改装手稿。大意是鲁修斯要把这个魔芋改装成一个会移动的“城堡”。同时能够自给自足。他已经作了一些基本的工作,比如扩充内部空间,调整其舒适度等等。只是内部的自给自足系统只有一个蓝图,尚未实施行动。

他趁着魔芋张开嘴巴的时候把毛毛狗扔了进去。岂知,未及两秒,毛毛狗就被吐了出来,毫发未损。看来不能强行进入。这个魔芋不随便接收外来物。

他再次仔细研究改装手稿,发现上面写着:

启动“救我”程序步骤:

步一、喂食大量魔法能量饼实验结果(48小时内,以一次给养为准):

1000克/次,效果最好;

2000克/次,过于兴奋,无法工作;

500克/次,能量不足,只长个子不长智慧。

其上还有三种状态的效果图。

步二、浇灌大量的水实验结果(48小时内,以一次给养为准):

一壶/次(5升),水肿,内部充满液体,不好。

半壶/次(2.5升),充满弹性和水分,精神饱满。佳。

旁边也有三种喂水状态的效果图。

步三、喷洒友好魔法粉,每次一小瓶,效果1个钟头。

作用:接纳外来物/人。

启动“逃遁”程序办法:

成功启动“救我”程序之后,在内部投食魔法能量饼并喷洒七彩魔法粉,以便隐形/遁地逃逸。

趁着如雷贯耳的钟声把外面的人吓得呆住,他赶紧行动起来。

他翻箱倒柜地找到尽可能多的魔法能量饼。却发现只有区区500克。大抵是因为鲁修斯带走了其他的,没有来得及存粮。正在一筹莫展之间,他想起了诺菲娅带着的高能棒。他把高能棒拿出来,足足有一千克。他不知道这个高能棒是否能够与魔法能量饼一起用。但是事到如今,只能豁出去啦!

他自己分别尝了两种食粮,发现高能棒更好吃,而且似乎能量更足。他先喂了一点魔法能量饼,接着再喂一点高能棒。结果魔芋拒绝吃魔法能量饼,而是指定要高能棒了。图卡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地喂它,观察着它的状态。当喂了一半的高能棒的时候,图卡认为它已经进入了最佳状态,救人程序能够正常启动了,于是把高能棒收了起来。

接着给它喂水,同样是小心翼翼观察着它的状态,免得多了或者不够。

随着他的喂食,魔芋急剧地膨胀了起来,直到变得差不多跟这个温室一样大了。与此同时,魔芋的块茎处竟然还长出了一扇门、两扇窗。看起来像个小屋子。而且它的根须也跑出来了,米白色的,像章鱼腿,扛着这个魔芋动来动去,只等待下令。

钟声一停,跳舞的芋头回来,他已经准备就绪了。接下来的工作就容易了。图卡把诺菲娅抱到魔芋的触摸范围,让它用那肉色的触臂把她卷起来,带进去。而后是芋头,接着毛毛狗,图卡自己从门口走了进去。

他一进去,关上门,就发现窗口和门都隐匿了起来。只在入口的地方有个工作台,上面有好些指示按钮。就像一台专业的机器。在工作台上还有一张崭新的操作指示。他把目的地定位自己的家,而后按下启程按钮。然后,他走向诺菲娅。

魔芋宫刚启动,大门就轰的一声被打开了。

与此同时,小小的城堡内发出了一声巨响,浓烟滚滚而来。他们在浓烟之中消隐无踪,只来得及透过潜望镜看见那些凶神恶煞的人闯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