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咕咚、咕咚……”

西西一边往下沉,一边无力地摆动着四肢。嘴巴不由分说被水灌满了。这个水是清甜的,跟每天早晨喝的一样。

噢,他们是在菠萝树的洞里面!但是意识到这个有什么用呢?

西西继续往下沉,往下沉。

这个湖仿佛很深很深,深不见底。很黑很黑,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却很暖很舒服。西西觉得这种恰到好处的暖和舒服感似曾相识。

湖里的水尝起来很甜很甜,喝进去有一种幸福的感觉。但是西西不大会游泳,以致这个幸福在最初几秒的甜蜜变成了灾难。

这个突发事件让她在落水的前几分钟变得六神无主了。

落水的时候该怎么办?怎么办?

有那么一瞬间,她失去了思考能力。

要是多点锻炼游泳就好了。西西这么想的时候,已经到了底。底部有细细的淤尘。她的“着陆”使得淤尘扬起。

她强迫自己镇定,努力先憋着气。

突然间,远远的,水里有个什么东西游了过来。近了,近了。原来是一群小小的,细长细长的,两头尖尖,发着微弱的银光的小鱼儿们。一条、两条、三条,渐渐地,它们像繁星那样多了起来。好奇地围着西西转来转去。

西西睁大眼睛憋着气瞧着它们。它们之中最大的只有西西的小手指那么大小。眼睛是黑珍珠一样的颜色,虽然小,但是嵌在银色的身体里特别显眼。

它们那么好奇,以致竟然大胆地上前试探。它们用自己的小嘴轻轻地啄着西西的脸和手。有点轻微的刺痛。西西却本能地感到十分害怕,挣扎着想要躲开。

她用手拨开它们,试图往上游,却激起了许多水泡。水泡破裂的时候对那些小鱼儿来说无异于一个个小炸弹。

那群小鱼儿,看到西西“攻击”它们,突然聚集在一块,变成一条凶恶大鱼的形状,向她张开大嘴,想要吞没她。

正在这个紧急关头,鲁修斯游了下来,抓住她的后背,快速地游了上去。

由于鲁修斯的突然出现,吓呆了那群已经聚集成大鱼的银光小鱼儿。 但它们只是楞了几秒,马上又重新整队追了上去。

鲁修斯的水性娴熟,一溜烟就到了水面上。

他先把西西托上去,自己再赶紧爬上岸来。

不知什么原因,这个巨大的银光鱼儿突然四散分裂了,又变成了小小的银针鱼个体。透过它们发出来的光可以看到,它们正在四处追逐着被水泡开了的高能棒的碎末。浓缩的超级高能棒以及鲁修斯的魔法能量饼吸饱了水都极大地膨胀起来,好些都蹦出了包,四处散开。

原来关键时刻是这些美味的饼干救了命。

西西心有余悸地坐在岸边,瞧着它们欢喜地吞食她的干粮。想起包里还有一些,都已经泡了水,干脆全数抛给了它们。于是它们更多的聚集了过来,湖面变得银光闪闪。她还拿出固定在包里的恒星日记本,把这个场面摄影了,存储下来。西西一向喜欢鱼。但她也知道,有些鱼儿可能十分凶猛或者有毒。虽然它们体积很小,但是保持谨慎总是没错的。

鲁修斯在拧着衣服上的水。幸好他们的衣服都是速干类的,即使不用拧,水也很快被体温蒸发掉。

“谢谢你,鲁哥哥。”西西镇定了下来之后,由衷地说。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鲁修斯显得理所当然,“我也欠你的呢,你在落水前把我推开了。现在我们扯平了。”他可不愿意让西西背上包袱。

“你真是好勇敢。如果你再晚一点,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西西会意地一笑,继续调侃着说:“也许不是被鱼吃掉就是被吓死了。对了,你知道这些是什么鱼吗?”

“我也是第一次见。”鲁修斯把拧好的上衣甩甩,马上就干了大半。“不过好像从前听菩提爷爷讲故事的时候有听说过类似的。他说有一种鱼儿,小小的,银色的,名叫银针鱼。这种鱼喜欢寄生在大树或者一些水分充足的超级大型的动物身上。它们一旦寄生成功就会在宿主体内储水筑巢,生儿育女。”

鲁修斯停了一下,把快要甩干的衣服穿上身。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他只能摸索着。西西在他停顿的时候,嗯了一下,表示正在凝神细听。鲁修斯接着说:

“因为它们个子很小,主要都是依靠群体的力量来进行活动。尤其是遇见危险的时候,更是拧成了一条绳子。所以别看它们柔弱,它们的生命力可强了。但是由于大型动物越来越少见,这种小生物也少了。”

“这些小鱼儿就是小小的,细细的,跟银针倒是很像呢!看来它们是银针鱼无疑了?银针鱼寄生的话,那些宿主会得病吗?”西西又问。在她的经历当中,一般寄生的生物都会让宿主得病。

鲁修斯点点头,回应她的疑问,继续解惑:

“那倒不会。银针鱼事实上是一种十分善良、优秀的寄生虫。它们只寄生在健康的宿主体内。菩提爷爷说,这些银针鱼会治病。”

鲁修斯调整了姿势,面对着那些正在水中欢快地追逐着能量棒的岁末的小鱼儿,仔细地观察它们。小小的银鱼儿,像果然像细细的银针一样,在水中交织穿梭,发出来的微弱光芒使这个幽黑的湖显得格外热闹。

他继续说道:“你看,它们靠活水而生,宿主体内的水必须保持新鲜循环对它们才有利。因此,一旦发现宿主体内水循环不足了,它们就会派遣先锋队去,把宿主的某些堵塞的经络打通,让水分得以重新运转起来。这样一来,宿主身体就保持了健康。不过那样一来,那些充当大同经络的银针鱼就会被排挤到生物的体外去。脱离了宿主身体的银针鱼们都没办法活了。”

“那么说来,这些鱼儿是很友善而且有一种勇于自我牺牲的精神的生灵咯?”西西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使得自己更舒服一点。她双手托着腮,对着湖趴着。

“一般情况下如此。但是如果感觉受到了攻击,它们也会毫不留情地铲除敌人。就像刚才你在水底的时候,本来它们只是对你好奇而已。但是你招惹了它们,它们才合体成为大鱼,打算一举歼灭你呢。”

正在他们说话的当时,那些鱼儿吃完了饼干。

接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它们竟然齐刷刷地排成两排,把通往绿色光的地方的路给指示了出来。是一座布满了青苔的桥,而且不是直的,像是好几个之字叠在一块。在黑暗中没有鱼儿们的指示,还真的没办法过去,只能不断地掉水里。

原来这是竟然是一群善解人意的小精灵,它们小小的头齐刷刷地望着西西和鲁修斯,而后,好像谁下令了似的,它们掉过头,看起来像一个个指示符号。

西西和鲁修斯在微弱的光亮中相视一笑。两人都明白鱼儿们受了他们的恩惠,正在努力施报!这真是一群可爱的鱼儿。

“看来这些鱼儿已经进化成了神灵了。就跟我们的神树母亲一样了。”鲁修斯下着结论。

桥很窄,而且两边都是水。为了避免再次掉到水里,鲁修斯自愿走在前面,让西西拉着他的背包。这个桥很硬,还有一些规律地突起的尖状物体,像是一条条巨大的鱼的脊椎骨拼接在一起连成的桥。不过感觉挺结实的。

兜兜转转,一路平安。走了大约10多分钟,他们终于到了那个绿色的光前面。

原来这是一块巨大的绿色水晶。起先看去只有一丁点的光,是因为距离太远了。水晶下面有一个门。

鲁修斯和西西对看一眼,除了紧张还有疑惑。

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希望这条路可以走到底,还是希望正如现在,尽头有扇们,开了就可以走回原来的世界里去。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既然来到这里了,只有把门推开了。

这是一扇拱形的门,在绿色的水晶光环下显出绿色的光环,是浅色的。

走近了看,发现门上有一条条手指般粗壮的管道作为装饰,可以看到水珠儿在那些管道里升腾

。如果他们再走近点,并且此刻有放大镜,就可以看到那些升腾着的水珠儿其实是一架架的直达电梯,里面有一些小小的人在忙碌着。正如他们来的那个世界一样。

但是他们此刻只能看到那些水珠儿夹着一些五颜六色的小点点。看起来像一个个小泡泡。门的顶上刻着一些古怪的符号。鲁修斯和西西都不认得是什么意思。门把手处是两只左右手的形状。

“看起来是要把手按在上面。才能开这个门。”西西说。

“我看也是。我们是两个人,不如一人一边手按在上面,同时进去。”鲁修斯说。

“好。我们最好是要保持行动一致。”西西说,“不过,在进去之前,我希望把这门上的符号记录下来,回去的时候查查是什么意思。”于是西西从包里拿出她的恒星日记本,利用摄像这个基本功能把门上的符号摄影了下来。

除了无法联通这个世界,恒星日记本的基本功能还是可以使用的。这一点也给了西西极大的鼓励与安慰。

日后,他们才知道,他们在这个洞里互相帮助、互相守望的行为使得他们误打误撞,得到了正确的开门方式。否则,迎接他们的可能是另一番情景了。

他们一边手拉着手,面对面,同时腾出另一只手,一起放在门上的手印之上。

那手印刚好适合。当他们的手按在印上的那一刻,这个门变得明亮,透明并且逐渐消失了……亮光让他们几乎睁不开眼。

当亮光消失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奇异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