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与鲁修斯正在艰苦地往上爬。虽然穿着超级装备,两个人优于常人,还是停了十多次才爬了400米的高度。连第一个树疙瘩都没到达。而且越往上爬越艰难。逐渐消耗的体力,塔身偶尔的轻轻颤抖,越来越冷竣的风让他们举步维艰。

看来他们的确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好累!我没想到这么个累法。我从来没在体能上受到这么大的挑战。”西西说。她的脸红得像刚升起的太阳了。她的身体天生极度柔韧坚强,体育全能。只是她一向很低调,从来不在别人面前炫耀。每休息一次,她就吃一点点超级高能棒。她把超级高能棒和鲁修斯的魔法干粮搭配着吃,但是按照里程分配了分量。她可不希望在回途中累得无法走动。

鲁修斯也已经满头大汗了。他的身体协调性在这个星球上也是一流的,而且还经常锻炼,但是他却快把超级高能棒吃光了。再这样下去,估计他自己的干粮都耗完了也到不了顶。

还好,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个被封了起来的树丫,爬上去可以在那里坐着休息一下。

“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第一个驿站了。”鲁修斯看着前面50米处突出来的巨大树丫,鼓励地说。西西仰头看,果然,那个巨大树丫的横截面像一个斜挂着的铜镜子,只见一层厚厚的晶莹的金色的树脂敷在断层处,发出微微的光。树丫的截面与地面平行,是一个天然的露台。

再一鼓作气,忍住不吃能量棒,他们最终到了那个金色的露台上。

两个人都解开背包,瘫坐在那里,脱掉手套和靴子扔在旁边。让手和脚都得到充分的休息。四周很安静,他们听着自己打鼓一样的心跳声,良久未曾开口。

风轻轻地吹着。这个天然的树丫露台直径约10米,椭圆椭圆的。除了尺码,样子跟地球上常见的树没什么区别。不过据西西所知,在远古的地球,也曾经有过类似的巨大的树。

金色的透明树脂下面是保存良好的树轮,看上去好像是昨天才锯掉的一样。

鲁修斯最先恢复过来。他躺着轻轻地翻滚着自己的身体,好似在给自己进行全身心的按摩一样。不一会儿就翻到了中心。

他趴着瞧那树轮。突然间,他仿佛十分稀奇地大叫起来:“西西,过来瞧瞧,这个树轮竟然会转动!”

西西赶紧也翻滚着过去瞧个究竟。

果然,树轮在以中心为轴缓慢地转动,看着看着他们竟然觉得有点眩晕了起来。

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鲁修斯伸手去按了那个中心的点。

这一按不打紧,他们顿时觉得天地真的旋转了起来,树轮往下塌陷,旋起一个漩涡,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掉进去了。

“啊!”西西和鲁修斯同时喊了起来,只来得及伸手握住彼此。

然后他们在漩涡之中迷糊了过去。

西西是听着滴答滴答的声音醒过来的,寂静中的滴答声,特别清晰。

四周很黑暗,西西睁大眼睛好一会儿才渐渐地发现周围事物的轮廓。然后她发现自己仿佛身处一个潮湿阴暗的岩洞,四周有一些泛着微弱黄光的东西,装点着这个仿佛密不透风的小黑洞。温度很适宜,湿度也刚刚好。

她坐了起来,摸着地面。地面暖暖的,软软的。感觉像是太阳光照射下的绿色苔藓。她伸了伸腿,却不小心踢到了鲁修斯。

她的手脚都光着,手套和靴子都不知道哪去了。

“哎哟!”鲁修斯喊叫了起来。他也醒了。好像睡了一个美美的觉一样。他也坐了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鲁修斯问。

“我也想问你这个问题来着。”说着她打算站起来,却摸到了背包、靴子、手套。他们两个的东西都跟着掉下来了。

西西穿上靴子,把手套放进包里,再从包里摸出恒星日记本,想看看位置。却发现恒星日记本只显示空白。

“哎呀,我的日记本在这里用不上。不会是摔坏了吧,这可怎么办?”西西着急地说。

“别怕,有我在。”即使西西长得比他高大,鲁修斯还是不忘秀秀自己的男子气概。事实上他自己也是害怕得很,但他有个习惯,内心有多害怕,表面就装得有多英勇。尤其是在女孩子面前。

他找到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罗盘,却发现罗盘也没办法使用。

“看来只有我们自己找路了。”鲁修斯再次强作镇定地说。再次受挫,他也不免焦虑,但是他的个性是越挫越勇。

西西当然是十分害怕,她平常一个人来来去去惯了。但那都是在恒星日记本的照料之下。如今堪称是保护神的恒星日记本都派不上用场,看来这周围有一股强大而神秘的力量,牢牢地控制了他们。西西只能默默地在心里不断地鼓励自己:我是个大女孩,我能处理好这些事情,不能惊慌,不能被这个黑暗吓倒。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鲁修斯的镇定也给了她鼓励作用。他们俩事实上是互相鼓励着。

他们站了起来,相互搀扶着。黑暗之中,只有彼此的体温能够给他们力量。鲁修斯还拿出了火折子,打算弄点光亮出来。但是他每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火折子只是亮了几秒,马上就无缘无故地熄灭了。与此同时,敏感的西西开始觉得呼吸渐渐困难。

“这里氧气可能不足,不要用火。”西西建议。

“好。”鲁修斯放弃。

不过鲁修斯尝试打火折子的行动也有了一个结果,“点亮”了更多的洞里的光点。仿佛是火折子的光激活了别的光源一样。只见除了黄色的光之外,还有红色、蓝色的、绿色的,分别亮了起来,而且在一闪一闪的。像暗夜里的繁星。后面亮起来的光分别在三个方向,比黄色的光要大要亮,仿佛在招手让他们靠近。

这个地方看起来十分空旷,又仿佛十分窄小。黑暗让他们感觉漫无边际,点缀其间的亮光让他们有种错觉:边际触手可及。

就像一个站在高塔之望星星的人那般——手可摘星辰。偏偏在这个时刻,西西想起了地球上一位伟大诗人李白写的这句诗。李白是她最喜欢的诗人之一。西西想起那首诗,心中不由得一乐,擅自改编了:幽洞深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洞中神。

他们摸黑手拉手往前探着。小心翼翼地高抬腿,轻落下,摸索着,试探着。幸好是一片平地,十分柔软。

这些闪亮的灯光无疑给混沌中的他们指明了方向。

“向绿色的光前进。”西西说。她认为绿色代表希望,希望是必须要有的。

“好。”鲁修斯无异议。有个主意总好过没主意。虽然他认为可能蓝色会好点。不过这个时候谁的主意看起来可能都一样。

如果不一样?如果有危险?那就再说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他们启程了。却没留意脚下已经悄悄变化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湖。或者说,他们走到了湖边,却毫不知觉,他们只顾着看远处的光亮,单单忽略了脚底下的光亮。究竟是真的光源还是反射的光源,他们糊涂了。水还在滴答响,或远或近。前面是一团安抚人心的安静。

岂料,西西一脚踏空,身体失去了平衡。不过,在感觉到“糟糕”的那一瞬间,向来灵敏的她条件反射地把鲁修斯推开,自己却因为再次失去平衡而掉进了混沌未知的黑暗里。

本来,在得知踏空的那一瞬间,身体柔软而且平衡力特强的她如果及时收腿,是可以免于摔倒的。但是由于担心鲁修斯也摔倒,她用力地把他往后推,导致自身的平衡完全失控,才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剧。

不太熟悉水性的西西一挣扎就不由自主地喝了几口水。

在完全被淹没的那一刻,西西的脑海里闪过诺菲娅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