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菲娅带着洛洛以及图卡,拿着鲁修斯的古怪的钥匙兴冲冲地告诉苏斐他们的去向之后,就朝巨人之锤出发了。黄大伟带着两名护卫想要跟着。但是诺菲娅坚持不要。最后以诺菲娅带上通讯小水晶为条件,让她出行。

他们一行三人前脚刚踏出宫门,后脚黄大伟就吩咐各个地方的护卫多加小心,因为公主要出行啦!

要去巨人之锤,得走过硕大的皇宫花园,而后出门穿过一个闹市,绕过阿诗华教堂,兜过星河游乐园,再走上半个钟头就到了。以他们这三个小家伙的步行速度来看,需要走上大约2到2.5小时。如果是坐缆车就可以省上三分之二的时间啦。不过图卡觉得他们应该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大地。何况他们有超级高能棒呢。

预计他们会赶不上回来吃午饭,在他们出发之前,苏斐用荷叶福袋给他们装了一袋子剩下的超级高能棒。

胸前挂着迷你的通讯小水晶,诺菲娅拉着图卡以及洛洛一路奔跑了起来。他们路过了开着奇异花朵,摆着树型雕塑的花园。庄思文正在修剪一棵树,他要把它修剪成一个跳芭蕾舞的小女孩的形状。

“嗨,早上好,菲菲、洛洛、图卡,你们去哪里呀?”庄思文迎着阳光问。

“嗨,思文哥哥,我们去巨人之锤看跳舞的芋头啦!”诺菲娅高兴地回答。洛洛和图卡也同时向庄思文问好。

走过闹市的时候,熟悉诺菲娅的人们都在向她们问好。他们一边跑一边笑着回礼。

走过阿诗华教堂,今天不是周末,信徒们都没有来做礼拜。不过神父司马达克在做卫生打扫工作。司马达克照例给了诺菲娅一行人神的祝福。

“菲菲,我觉得你好幸福。你住在一个超级友好的城市里。每个人都认识你,每个人都是你的朋友。在我来的星球,妈妈不让我单独出门呢。因为坏人太多了。而且出到外面,许多陌生人,分不清谁是坏蛋谁是好人,因为没有人去管那些人的来来去去。”经过了阿诗华教堂,图卡羡慕地说。

“这个也是你的城市啦!以后你也会跟我一样,全城的人都是你的朋友呢。因为这里每来一个人,我们的报社都会发出通告,报纸是每家每户都要订的。看到通告上来了新人,附近的邻居都会为他们筹办欢迎宴会。然后他们要去皇宫拜访,正式地宣告他们定居此地。你喜欢你的欢迎宴会吗?”诺菲娅问。这时候她才想起当初在通天神塔的塔尖上第一次看到他时,那种熟悉感的来源。

“再喜欢没有啦!不过问题就是这里的小孩子都跟我长得不一样,没有一个人像我这么多毛毛,而且还有着一只红一只黑的眼睛,所以他们都没有跟我玩。而且小朋友也不多啦,我周围那个区的小朋友又都要上图书馆去学习,所以我还没交到什么朋友呢。我的家乡红15号星球上的人大部分跟我一样的外形,可是他们的眼睛颜色都是一样的,很少人像我这样混色的眼睛。他们说我身上有恶魔呢,他们都怕我,大部分都不敢跟我交往。我妈妈说只有做坏事的人才是恶魔。我妈妈的好姐妹的女儿粒粒·海达倒是喜欢跟我玩,她不怕我的两色眼睛。不过在我们来菠萝星球之前,他们就搬走了。妈妈说他们去找独角兽啦。”图卡一口气说了好多。如果此时他妈妈在场,一定会感动到流泪呢。图卡一向沉默寡言。作为独生子,他缺少玩伴,自从粒粒·海达走了之后,他更加沉默。

“图卡,我喜欢你的眼睛,我觉得你有一颗世界上最善良最勇敢的心。我十分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好朋友。而且我也希望能够做粒粒·海达的朋友。告诉我她的故事吧!”听到这里,诺菲娅转过头来,诚挚地对他说。

洛洛也飘到他身边,对他说:“嗯嗯,洛洛!”它的表情说明了它友善的意愿。

图卡眼中盈满了泪水,高兴跳了起来,他使劲往前冲,并且大喊:“哟嗬!我又有朋友啦!”

诺菲娅和洛洛也欢笑着跟了上去。图卡给她讲他在老家里做的一些有趣的事情。他们就这样笑着闹着到了巨人之锤的门前。

巨人之锤是一栋由贝壳和石头彻成的屋子。经过建筑师庄春秋的巧手以及鲁修斯的灵活大脑,这些杂乱无章、五颜六色、规格不一的贝壳被他巧妙地摆成各种玄妙的图案。光是看这个屋子外墙的花纹就够人琢磨一天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迷宫,这个贝壳迷宫还会随着光线、温度的变化而变化。在晚上,这些贝壳还会发出蓝莹莹的光。

屋子不是很大,顶多50平米,可供住人的是两层的设计,有点像地球上的风车屋。不过在该挂风车的地方放了一把大锤子。超级大,高高翘起的锤柄顶端竖着一个星形的钟。锤子下面是一个大大的鼓,每到正点时刻,锤子就会动起来,按照一定的韵律敲打那个鼓。咚咚咚,咚咚咚,是六点。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是九点。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是十一点。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这是二十三点。虽然简单,但是听起来有如音乐般悦耳而不是那种时光紧迫的负罪感。这里一天是48小时。

这个钟除了可以告知时间外,还可以指示星座、预测天气。钟面上除了指示针还有无数透明的小水晶石头,这些水晶石头是萤火虫们的家。每天晚上,萤火虫们都会按照头顶当值的星座的形状在钟面上排列出该星座的形状。在钟的下摆有四只不同颜色瓢虫。蓝黄橙红,分别是代表灾害天气的预警信号,蓝色代表一般,黄色代表较重,橙色代表严重,红色出现的时候大家都待家里,不要出门。一般情况下,蓝色瓢虫占据钟摆的时刻居多。

不过此刻诺菲娅三人的目标可不是要琢磨这个迷宫,也不是要来欣赏这个几乎全城可见的钟。他们是要开始看——跳舞的芋头啦。

打开巨人之锤的那一刻,诺菲娅、图卡与洛洛都惊呆了。这个房间里放满了各种各样见所未见的东西。各种材质、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东西琳琅满目。他们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一个稀奇古怪的世界里。机器零件,设计古怪的装饰,一些图腾模样的雕塑,充斥其间。

迎面上来的是一只友好的小狗样的小机器,个头跟几个大月的京哈差不多,身上覆盖着雪白的绒毛,两只眼睛像黑珍珠一样,闪闪发亮的,正在“汪汪汪”地对他们表示欢迎。图卡和诺菲娅都吓了一跳。倒是洛洛对它“一见钟情”,马上就跟它亲热了起来。它对这个毛茸茸的四脚小家伙十分感兴趣。

这个星球上没有小猫小狗。这只散步小狗是鲁修斯根据西西对地球小狗的描述制作的。他很希望能够体会拥有一个忠诚而甜蜜的小伙伴的感觉。他没有兄弟姐妹,父母亲除了工作就是他们自己的娱乐生活。虽说鲁修斯也有自己的工友会,但是他比较喜欢独处。有时候哦偶鲁修斯也喜欢不绝对的独处。这只毛茸茸的小家伙正好是他一个人散步时候的最佳伙伴。

他的灵感往往在于散步的涌现。

诺菲娅和图卡踏了进门,随手关上了门。他们记得鲁修斯的嘱咐。

图卡对屋子的设计比较在意。

他发现屋内空间很宽广,屋顶很高。没有窗台,通风采光靠的是在靠近屋顶的墙上凿了一排长方形的洞。还有屋顶投射下来的光线。室外引入的光线经过反射光的镜面处理之后,显得各处光线都十分充足。

而且有些地方还很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比如一个挂着一副月光之湖图画的角落靠着一张灰白色的沙发床。这里估计是他休息的地方。

靠墙的地方都放着书,那些书在藤样的书架里仿佛是随意地摆放着,一直顶到了通风口。难以想象,一个人竟然拥有这么多书,竟然可以看得了这么多书?

其他杂物,就像这个小宇宙里的领主一样,大摇大摆毫无违和地割据一方,自成老大。它们有些就像艺术品一样,自信地屹立。有些像谦卑的仆人,悄悄地躲在角落里。凌乱是这里的主题曲,乱中有序是这主题曲的灵魂,乱中有美则是这个主题曲的高潮。

这里很安静,但绝对不沉闷。

一只设计精巧的永动竹蜻蜓正在屋里的上空做花式飞行运动。空气被它轻轻搅动,发出细微的声音。

有阳光洒到的位于屋子正中央的圆桌上摆着四只小小的透明密封的圆球,正在缓慢地转动。微型的奇花异草在里面悄悄开放。

生命在寂静中绽放,灵气在平静中流淌。岁月静好。

这是鲁修斯根据西西讲的故事制作的“地球的四季”系列装饰品。诺菲娅也知道那些关于地球上四季更迭的故事,如今却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不由得仔细观看了起来。

球一:凤凰引领着百鸟在天上翱翔,大地复苏,草长花开。这是春之歌。

球二:海豚在海面上翻滚跳跃,追逐着浪花。这是夏之舞。

球三:金黄的银杏,血红的枫叶,还有无边落木萧萧下,长江之水滚滚流之象。这是秋之望。

球四:白蒙蒙冷冰冰的冰雪城堡,浑身洁白的雪精灵在其中跳舞。这是冬之灵。

每一个圆球的基座都是以相应颜色的粘土烧铸而成,其上有与球内景色呼应的图案和花纹。

这圆球里的东西都是菠萝星球上不曾有的景象。没想到鲁修斯仅仅是听了故事之后就能凭想象够做了出来。西西后来鉴定过:虽然说不上是高度还原,但是起码八九不离十了。诺菲娅自认以自己那少得可怜的见识是没办法想像更不可能制造出来了。

当然,圆球里的花草是魔法师们的作品。

正当诺菲娅整个人被这几个漂亮得像梦一样的小东西迷住的时候,图卡与她背对背,在专心研究那些看起来十分粗糙的机械原型。

“原来我妈妈买的伊布机器人竟然是鲁哥哥做的!”图卡突然出声赞叹道。把诺菲娅拉回了现实之中。她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长相敦厚的人形小机器人,用的是旧铁皮、旧木板、旧布条设计的。这个叫伊布的机器人肚子可以洗衣服,洗完之后它会把自己的身体分成两半,把衣服夹在中间,使之进如干燥、熨烫、折叠的程序。一件衣服从清洗到完成只需要五分钟,一气呵成。缺点是一次只能洗一件衣服。但是有那么高效率的机器人,你只是洗个澡的时间就可以把脏衣服整理好重新穿上,对于那些只有少量衣服的人来说确实是个福音。

“卤蛋哥哥是我们的小发明家呢。他可会做机械了。他发明了好多好多能够便利生活的东西。这个伊布机器人还是个小衣箱,它的肚子可以放大件的衣服,手和脚可以放内衣裤或者袜子毛巾之类的小东西。我也有一个伊布。每次出远门我都要带着它。不过我的伊布身高跟我差不多。平常我把我的旧衣服给它穿,就像我的妹妹一样。”诺菲娅十分得意地炫耀着自己的家当。

“啊,我也好想要一个伊布。可我们全家才一个伊布。”图卡说。

“全家人用一个伊布,那还不把它累坏?而且也不符合卫生哦。”诺菲娅年纪轻轻,倒是很注重卫生情况。这是从她妈妈身上习得的脾性。不过她却忘记了考虑图卡的感受。

“不怕,卖伊布给我们的阿姨说只要青杨树汁兑的水清洗伊布的内部就行了。”图卡虽然是男生,对于一些细节倒也是很在意。虽然诺菲娅的话不是很中听,但也在情理之内,所以他努力表现得落落大方。

正在他们背对背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话,几乎忘记了此行目标的时候,他们中间的空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小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