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三个星期就到菠萝蜜果盛宴了,空气中飘荡着越来越浓郁甜蜜的香气。

又是一个平静而美好的清晨,西西从美梦中醒来,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随着《星辰之梦》的音乐响起,听着巨人之锤的钟声响过九下,想象着人们吃罢早饭,正回到各自的工作单位,开始一天的工作,西西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首在地球上读过的诗:

万瓦宵光曙,重檐夕雾收。玉花停夜烛,金壶送晓筹。

日晖青琐殿,霞生结绮楼。重门应启路,通籍引王侯。

这是地球上中国唐代诗人虞世南的一首《凌晨早朝》。西西在公元二千年左右在地球呆过一段时间,跟随地球上的“妈妈”学习过这一首诗。这个星球的文明让西西沉醉,绚丽的古文明更是让西西觉得生命十分可爱。

“西西姐姐,西西姐姐!快起来啦!”正在独自沉醉间,门外响起了诺菲娅的声音。

现在已经日出三竿了。昨天西西忙着查资料、写日记至半夜,连海豚时钟都觉得困倦,今天也很晚才响铃。幸而诺菲娅也没有像往常那样一大早就来拉她起床陪她玩。

自从通天神塔事件之后,诺菲娅和西西的生活都有了轻微的变化。

首先就是为了防止诺菲娅再做飞行的梦想,苏斐阿姨把洛洛带到另外一个房间,也就是说他们得分开来睡啦。起先洛洛和诺菲娅都不同意 ,向西西求助,但是西西说,洛洛也是一个人,不是宠物,不能再陪着诺菲娅一起睡啦。而且诺菲娅也长大了,得自己睡了。 万般不情愿之下,洛洛和诺菲娅才同意分开来睡。不过这两个小伙伴不到最后一刻是不愿意分开上床的。苏斐每天都劳心劳力地监督着他们各自上床,吩咐好守卫严密护卫了才去睡觉。

再有就是英雄图卡得到免费居住皇宫一个星期的奖励。事实上就算没有这个奖励,诺菲娅也会邀请他来做客。

最高兴的人当然是苏斐了,整整一个星期,每天变着法子给他们做各种糕点。如香蕉海盗船、魔法黑森林蛋糕、仙女百花糕、紫玉水晶糕、炸弹萝卜糕等等,许多西西都来不及取名字。过去的一个星期,每天苏斐都会来找西西要制作糕点的灵感和办法——因为西西到过一个宇宙中最会吃的星球——地球来着嘛。而图卡、洛洛和诺菲娅则尽情地享受着这些可爱又好吃的糕点,吃饱喝足就各处去玩耍。在玩的方面,诺菲娅是个非常好的向导。

西西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还没来得及回答,诺菲娅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西西姐姐,赶紧起来,卤蛋哥哥来啦!”

西西这才想起,原来今天约了鲁修斯呢。

啊哟,差点忘记了。

连日来,西西都在查找有关通天神塔的资料,但是除了已知的,她并没有查到更多。另外,对于诺菲娅之前想起了她的父母亲,后来却又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颇让人费解。西西决定找出这个原因。

这个谜团像被笼罩在一片雾里一样。

西西提出要进入通天神塔,但是菩提爷爷说通天神塔的钥匙只有国王才知道。而且通天神塔是禁止进入的,为了大家的安全。所以最好就别去啦。

可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诺菲娅说在塔顶的时候明明看到、听到里面有东西。

没有国王的允许,我们不能擅自进去啦。黄大伟也这样劝导西西。

偷偷找最好的锁匠再努力了一次,还是没办法。

西西应了一声,一个鲤鱼打挺起来穿衣服。今天她穿了一套孔雀竹芋休闲装。这套衣服用的是孔雀竹芋的叶子做的,轻薄贴身,专为攀登运动设计。还有一顶软帽,把头发固定。鞋子和手套用的是常春藤,也就是爬山虎的吸盘制作的。西西把攀登用的鞋子和手套装进与衣服同一色系的挎包里,然后穿上她的绿宝甲便走了出去。

鲁修斯已经在等待着了。他也是一身攀岩运动装。但是他的是万年青叶纹的式样,而且染成了黑色。他带着一个鼓鼓的咖啡色麻布袋。诺菲娅、洛洛以及图卡也在。鲁修斯正在教他们玩一个能飞起来而且闪闪发光的小东西。这估计是鲁修斯的新作。

“走,我带了干粮。”鲁修斯看见她就说,并且拍拍胀鼓鼓的袋子。

“去哪里?我也要去。”诺菲娅撒娇地说。

“菲菲,我们是去锻炼身体。你乖乖在家陪图卡玩。”西西说。

可是图卡明显也是一脸的“我也要去”的表情。

更不用提洛洛了。这个好奇的小家伙,看见有外出的机会总是不会放过的。

鲁修斯见状微微一笑,拿出一把式样古怪的钥匙来,说:“我最近在研究一个叫做跳舞的芋头的机器,用的是魔法师的魔芋种子。现在那个魔芋正在成长初期。如果你们今天能够帮我照顾它,就最感激不尽的啦!而且我的小魔芋是在巨人之锤底下的那间屋子里哦。”

诺菲娅一听,马上高兴得跳了起来,而且完全忘记了要跟着去玩的念头。她最喜欢的就是跳舞了。

图卡也表示很感兴趣。要知道,巨人之锤可不是随便都能进去的呢。

洛洛的兴趣方向自然跟着诺菲娅改变了。

他们兴高采烈地拿着钥匙走了。约定晚餐的时候再见。

西西对鲁修斯赞许地一笑。

忽然间一股香气飘了过来。只见水露滴端了两杯温水,一些花境甜梦蜜糖酥以及一个装满食物的嫩绿色的干荷叶制作的元宝形状袋子过来。水露滴看着鲁修斯,眼睛闪闪亮,脸儿微微红,但是她十分腼腆,只是瞧了他一眼就别开了脸。

“谢谢你,露滴。请你告诉苏斐,不用准备我的午餐和下午茶了。不过晚餐我回来吃,鲁修斯先生将是我们的客人。”西西告诉她,一边接过一杯水一饮而尽,而后抓起饼干放进嘴里,接着把那包食物袋子拿进包里。看样子两人份的食物是足够的。

鲁修斯说自己刚喝过水,不用了。不过他拿过饼干品尝了起来。

“嗯,这个花境甜梦蜜糖酥真是超赞超经典,永远吃不腻!非常感谢你为我带来这样的美味,美丽的水露滴小姐。”鲁修斯吃完砸砸嘴巴,夸张地对她行了个客谢礼——双手两边伸展,左腿往后,右腿屈膝,然后右手放在心上,虔诚地低头致谢。

水露滴笑得脸更红了。赶紧回礼,然后收拾杯子转身就走。在走廊的尽头,庄思文迎面走过来,揶揄她说:“唷,今天泡了桃花澡吗?脸红得那么厉害!小心花粉过敏!”

鲁修斯和西西来到宫殿外的偏僻处,就拿出他的工具,竟然是一辆折叠得超小的自行车。

“这事既然是保密的,我们也就不能用公共缆车了。所以我把这个自行车带了出来。虽然没有缆车快,不过昨天我去魔法师之家那里买了一些蒲公英,可以让这个车子隐形并加速。”鲁修斯说。

“真是做得太周到了!我完全没想到!你的心思真缜密!”西西称赞。

得到西西的称赞,鲁修斯喜上眉梢。

“那么,现在我们去哪里呢?”鲁修斯问。

“通天神塔。”西西说。

“好!”刚听到目的地的时候,鲁修斯挑了挑眉毛,但是马上表示赞同,“要是知道去通天神塔,我就带多点能量饼了。那个地方没有攀过,但是我估计得耗费许多能量。”

鲁修斯一边说一边把蒲公英拿出来,朝通天神塔的位置吹了口气,蒲公英就向着那个方向飘。蒲公英飘过的地方有一些泡泡在阳光下闪耀,通过泡泡中央可以看到一条闪烁不定的路,仿佛是云朵铺的路一样。

“别担心,我特地让苏斐做了一些超级高能棒,没有任何魔法物质添加,纯天然而且食材新鲜,真正好吃而且快速补充体能。”西西像卖广告一样,得意地“推销”自己新研制的食物。

鲁修斯的能量饼是用含的魔法种子加上鸡蛋牛奶面粉等调制而成的,虽然也是快速补充体能,但是在大量运动之后仍会感觉些许疲惫而且,吃得多容易发胖。就像预支了体能一样。非得通过休息而不是吃食来恢复。

而西西的超级高能棒采用荷花粉、松花粉、桃花粉、玫瑰花粉、茶花粉以及生命力超强的天然植物种子例如:莲子、核桃、花生、芡实等,再加上菠萝蜜果干、紫羽龙蛋、可可粉、牛油果、菠萝树汁的蒸馏物等制作而成,芳香馥郁,口感细滑,只需要小小一块,吃了之后能生津止渴提神消疲。

“你又研制了新饼干啊?待会一定要好好尝尝。”

鲁修斯赶紧踩自行车,西西赶紧也坐到后排的车鞍上。这是双人自行车。他们一起奋力踩了起来。原本是上坡路,但是因为有了魔法蒲公英的帮忙,这路仿佛变得平坦了起来。骑起来毫不费力。

西西在后座上,感觉像在云彩上一样轻盈。耳边吹过来清风,眼睛掠过的是温暖绚丽的色彩,好像自己变成了蒲公英一般,正在以蒲公英的视觉看这个世界。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庞大,温暖,闪闪发光。她还发现自己的鼻子变得灵敏起来,对于水、土、阳光以及清新的空气的感受变得特别清晰突出。她甚至还听到了一些轻盈娇嫩的笑声,那是其他蒲公英姐妹们的欢笑声,他们正在讨论着将要降落的地点:一个说要到最高的塔尖上;另一个说那个地方鸟不拉屎,还是别去啦;第三个说要去海边;第四个说海边可能会很渴很孤单呢……它们絮絮叨叨地说,丝毫没有感觉到队伍中混进了两个异族。

“如果你是蒲公英,你想去哪里安家?”西西问。

“嗯,这真难选择呢,世界上那么多好玩的地方可以去,而一旦选择了就不能挪窝了。如此一来,我会有选择障碍症的。谢天谢地我不是蒲公英。不过我很感谢这些蒲公英们的帮忙。”鲁修斯说。

这个魔法蒲公英还有一个功能,障眼法。当他们跟着蒲公英骑车的时候,外人看到的他们就是两朵蒲公英而已。

通天神塔的南边有守卫,但是北边因为靠着悬崖,所以没人把守。没多久,他们到了通天神塔的北面。到了通天神塔底下,他们就得现形了。魔法蒲公英只能在旅途中起作用。目的地一到魔法就消失了。

这里的风凉飕飕的,视野却十分开阔。向下望,透过一个闪着阴暗光芒的丛林以及嶙峋怪石之后就是一片墨绿色的海洋,以及翻滚着的白色海浪。这是一处峭壁,十分凶险,摔下去是必死无疑。看着就让人心生胆怯。远处的宝石沙滩闪耀着五彩的光芒,却又令人神往。不过要到达宝石沙滩 ,得穿过火荆棘丛林。这些荆棘碰到人体之后,伤口会像被火灼烧一样疼痛。如果不赶紧治疗将会一名呜呼。想想也是让人却步。不过当然也是有人拼着命去的。

此刻,他们的脚下是坚硬如磐石的裸露着的菠萝树皮。这株生长了无数个世纪的树,老掉的表层树皮早已经风化成沙石,但是贴着它那沟壑纵横的,被岁月雕刻了银色的各种图案的表皮,能感受到她的生命力依旧在汨汨流淌,让人无比安心。

西西在准备换鞋子,戴手套。鲁修斯布置好基地,做好隐形措施之后,也准备换上了攀登用的鞋子和手套。他的手套和鞋子看起来十分奇特,是肉色透明的胶状物。

西西好奇地问:“鲁哥哥,你的手套和鞋子看起来很古怪,是什么做的?”

“这个呀,就是超级粘粘胶,是粘粘树的汁液,也就是粘粘树胶。要取得这种树胶可不容易呢。它们长在最阴暗潮湿的树洞里面,取汁的时候不能让这些汁液见光,不然就会分解,失去它的天然性质。所以必须得有特别的道具才能成功取出来,并且马上制作成品。可珍贵啦!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搞到的。我才用过一次,很好用呢!看到没,我还添加了千条韧韧花的花蕊,这样一来除了增加使用寿命之外还提高吸附能力,可以让我快速地攀爬。”鲁修斯一边得意地介绍自己的道具,一边展示给西西看。

韧韧花金黄色的花蕊整齐有序地排列着,看上去像一条色彩鲜艳的毛毛虫,很漂亮。

西西不由得哇了出声,她感觉自己的道具太逊啦。

“你的装备看起来很耐用很实用呢。看看我的成不成?”西西说着把自己的手套和鞋子展示给他看。

鲁修斯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它的柔韧性、吸附性后给了中肯的评价:“这个做工算是顶级的啦。我敢保证是运动设备专业户阿不凡的作品。你看你的这个吸盘的材料,得是在最佳时间采集的豹纹爬山虎的吸盘才行。老一点、嫩一点的都不成。啧啧,这个也不错。”鲁修斯一副专业的赞许表情。

西西眉心一舒,开心地说:“对呀,这是我特地拜托阿不凡赶制的。这套衣服也是让卓玛丽华姐姐设计的款式,阿不凡亲自选材制作的。不过我觉得你的装备比我的更先进了。我很高兴,原本我还想着我自己一个人上去,你在底下给我照应就好啦。”

“少废话,我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上去。你告诉我要去攀岩的时候,我就想着是不是要来攀这个塔。因为你最近一直在查有关这个高塔的资料。”鲁修斯离她远点,一边开始穿鞋子,一边说。

西西早已经把鞋子换好,也从鲁修斯的袋子里拿了绳子、超粘挂钩等东西带在身上。接着她说: “好啦,我们先补充点能量,然后再开始吧!

说着她拿出那个干荷叶元宝袋子,拿出两挑金黄色的棒子,看样子是十分结实。鲁修斯连忙接过来。吃总是他的第二件人生大事,任何时候都耽误不得。

他充满虔诚地把这个金色的小棒子的一头放进嘴里,咬下一块,品尝着。除了感觉有淡雅的香气之外,入口的食物酥滑无比,滋味无穷。感觉像是舌头上的交响乐。只觉小小一块含在嘴里,原本因剧烈运动后口干舌燥的口腔里唾沫汹涌前来,那些刚才还在闹罢工的唾沫星子此刻像小小搬运工一样,积极地往食道、肠胃里运输着这个神奇的能量。

第一口吃完,只觉得浑身通透清爽,精神气在体内欢快地奔腾。就像刚吃饱的小马驹一样,亟待在草原上奔腾。

吃第二口,他觉得自己壮得像一头牛。

第三口,他全身每个毛孔都存贮着力气,感觉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会成功。就一根高能棒已经让他觉得满足了。

西西只吃了两口,剩下的一点又放了回去。接着她拿了一半超级高能棒放到鲁修斯的食物袋里。

鲁修斯自然也跟她分享自己的食物。虽然想到味道可能不如自己的超级高能棒好,但是她也十分礼貌而且充满感激地接受了。

在这个国家里,赠送食物是十分友好而高尚的行为。

他们吃完就做了一些准备运动,伸腿晃胳膊,扭扭腰,弹弹腿。热身完毕,鲁修斯一马当先上去了。西西说自己个儿大,要先上。鲁修斯说他是男生,有力气,而且足够灵巧,不由分说地领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