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哥哥的出租屋的柔软的沙发上醒来,外面天气晴朗,有阳光轻轻的洒进来。邻居陌生的声音充斥在空气中。人不孤独。但是百无聊赖。哥哥上班,嫂子睡觉,妹妹也在我旁边轻轻地睡着。

心里有个声音说:“我想回去。”

我没有带着自己的书。从前一直都有习惯出门的时候带一本书。哪怕是不看,有着本书便是安慰。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一次我居然没带。我为什么没带呢?我怎么可以不带呢?  

  我清醒起来,听着那些人类活动发出来的声响,有种很想回去的感觉,回到自己的窝窝里,闻着自己被窝的汗臭味也是幸福的事情。     

  我终于深切发现,原来活着最大的敌人不是贫穷,悲伤,也不是饥饿,而是无聊。

我也终于发现,一个人不是在自己的窝里的话,最容易无聊。

我还终于发现,一个人无聊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可以救得了你。

罗素是对的,人类生来就跟无聊在做斗争。驱赶无聊是这个世界运转的原动力。一个人的成就越大,只能证明他驱赶无聊的技巧越高。

想家也是因为无聊。在外面没有新鲜事物吸引你的时候,便会想起故居故人故友。人总是活在过去,瞻望未来。或者一直活在过去,活在记忆筑起的梦想小屋里。不喜欢改变的人,就属于活在过去的一族。追求新鲜的人,在透支未来。

无所事事并不是一种幸福,而是一种灾难。 有人说可以修身养性。而修身养性并不属于无所事事,乃是一种极其高级的修为。 冥想着的人并不是无所事事,他们在放纵自己的思想运着呢! 

哥哥的电脑显示器是杂牌的,老是动不动就不清晰起来,得靠人去拍一拍,捏一捏才能清楚地显示画面和字体。但是即便是在它“正常”工作的情况下,这显示器还是有点发黑的。但是哥哥却怎么也不想拿去换或者维修。嫂子说:“他说什么都不去,我说我要拿过去他也不肯。”当我正在为无聊而困扰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一点:这个显示器并不是一般的显示器。它是有毛病的,有毛病意味着它跟生命体一样,是有脾气的。它脾气好的时候就清晰显示,脾气坏的时候就模模糊糊。这也不失为一个可爱的显示器。

我居然都喜欢上了他的显示器了。为着它的个性和脾气。

看了一个上午的卡通,越发无聊起来。平常在办公室里只有两个钟头可以看电影,那两个小时总觉得是冰激凌顶上的小樱桃。而如今有一大堆樱桃了,我却没了食欲。无聊也就是这一大堆的“樱桃”。

孔子是对的“过犹不及”,要“适可而止”。

我很高兴,我终于管制住了无聊这头野马。我想我以后能管制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