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的天空正美。她站在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桥上目送太阳远去。

他终于吧嗒吧嗒的跑过来了,汗还停留在额头上,气未喘匀。

她轻轻地转身,走到他面前,精致的米色长裙在飘扬,风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她笑得凄然而决绝。她盯着他的眼睛,深深地看到他心底去。

他还没喘过气来,心里咯噔了一下。 那个眼神,那个微笑……..

“保重!”我的爱,曾经和永远的爱!  她心底默念。

而后,她飞快地溜上停在不远处的宝马,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这是他的第一千零一次迟到了吧?

在倒后镜看到他在追,她的眼中淌下了泪, 霎时间天地模糊了起来。将音乐调到最大声,任凭自己的心在音符的海洋中随波逐流。她没有哭,只是流泪而已。但是心撕裂像飘零的树叶,片片落下。

手机的屏幕亮起,一朵轻盈的荷花在闪动。 她瞄了一眼, 任凭它一遍又一遍地明灭。 她习惯把手机调到静音。 此刻的来电丝毫没有影响到她悲伤的心情。 一次次的明灭,突然让她有了一种复仇的快感。

不能接电话, 不能接电话, 不能接电话………..

不能再姑息他, 不能再原谅他, 不能再委曲求全,今天来个了结吧!

车在安稳地奔驰着, 思潮如海啸般翻滚着。

他刚从医院中出来,刚完成了一个大手术,虽然是为了初恋情人而做的手术。半年前, 初恋情人染上了一种奇怪的病, 他为了找出这个病症日以继夜地工作着,最近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而今天是他们的相识纪念日,而且是她的生日,他们说好要准时吃饭的。

他告诉她手术开始和结束的时间。 她笑着说可以宽限他半个钟头和旧情人叙旧。

可是他已经迟到了两个钟头了!

他的第一千零一次迟到! 她是个非常守时的人。 对他, 她已经是极大的让步了。  

他郁闷地一遍又一遍地拨打她的手机,他只想告诉她, 手术本来很成功,但是后来病人出现了并发症,初恋情人还是趋势了。对于死亡, 他不陌生,但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第一次爱的人就那么香销玉陨,他的心莫以名状地感到痛楚。 

而他和她也有半年没有见过面了。 小荷…….他心里默念着这亲爱的名字,盯着手机屏幕,泪眼婆娑,茫茫然地往前走。 

他不能想象没有她的日子,再没有她的问候吗?再没权利听她撒娇的声音了吗?再没有资格去照顾她, 逼她好好对自己了吗?

车子早已不见踪影。 这车是他们共同买的。但是他知道,她也有能力去买。他只是想让她时时记得自己。 

打了一千多次了吧?气还没消吗?从前他迟到,她都会发疯地跑,直到精疲力尽。

发个信息吧? 他低头输入:“亲爱的…….

也不知道身处何方,他只管低头往前走。

一辆车从拐弯处飞奔出来,砰! 把他结结实实地撞了个正着! 他飞起3米高,弹到20米开外的地方去!

一切都归于空白了。

她的泪渐渐地干了,汹涌的思绪总算慢慢平息了下来。手机不再有动静了。记录上显示1001个未接来电。 1001朵清丽的荷花。 他特地把属于他的来电显示弄成荷花。 他说希望每天都能在她心中为她开一朵荷花…..

她突然笑了起来。

伸手拿起电话拨通他的号码。 

不详的嘟嘟声响起。 

几次三番之后,终于有人接了,却是个陌生的年轻女子的声音:“喂,你好, 请问你是他的谁?”

她绝望地狠狠地把手机往窗外抛去,再也禁不住崩溃了,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起来! “枫, 为什么, 为什么啊!!!……她狠狠狠狠地哭着,仿佛肝肠寸断。

她忘了, 车正在飞速行驶。一辆疾速而来的救护车被她失控的车撞了个正着!!!

于是一切终于了结了……….

华灯初上,深蓝色的天幕底下人群骚动着,仿佛上帝在悄悄地注视着人类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