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九零年代的一天,阳光好灿烂,我和妹妹、表妹三个人一起去池塘里捉了好多好多鱼虾蟹。

我们这个村子叫海洋底,地势很低,靠海。不过离真正的海还有一段距离。然而在这也能抓到一些海里才有的生物,例如像外星生物一样的皮皮虾,全副武装的螃蟹,色彩斑斓的小丑鱼等等。

我们捉了好多好多,带回家去慢慢玩。

我家是个小平房,阳台四周有半人高的围栏,下雨的话把四周的下水道堵上就可以存水,使它变成一个小水塘。但只有几厘米高。我决定给我的猎物们做一个新的“小水塘”。为此我特地从邻居家拉了一条水管,把水引过来。

今天天气好晴朗,看样子是不会有雨啦。而我的小宠物们一刻都不能离开水。

妹妹和表妹帮忙,把下水道都堵上。我拿着长长的水管把水引过来。很快,阳台就被浸湿,而且漫过脚面了。这已经足够了,再多就会漫进楼梯了。

不过在一些比较坑洼的地方水较深,几乎能泡到脚踝。这里是自家阳台,铺着水泥地板,按说应该是很平坦的,不过由于是隔壁村的水泥匠的手艺,这个理所当然的结局并没出现。同样的问题当然也发生在楼下起居室里。

包工头是妈妈的朋友的丈夫,我称之为叔叔。妈妈说有好生意当然是要帮衬朋友啦。我也是一样,有什么好处总是想着跟好朋友分享呢。

水畜好了,我把装着水族的小铁桶豪气地扬手打翻,那些本来全身被水包围着的水族们有些就被迫在空气中露出了半个身体,十分着急地蹦跳着。 螃蟹倒是不慌不忙。我赶紧把它们往深水的区域赶过去。可是它们十分不听话,四处乱跑乱撞,有些还跑到了我的小花园里去了。

是的,我在阳台上开辟了一个30平方厘米大小的园地,原先我是要在这里种玫瑰花的。因为安徒生的童话《海的女儿》里的那个小美人鱼就有一个圆形的小花园。自从读了那篇故事之后,我也想要一个小花园,不过由于力气不够,我只做了一个四分之一扇形的小花园。我在花园里种了仙人掌,向日葵,月季花,和一株真正的玫瑰花。我每天用洗米的水来浇它。这株原本是茎插的玫瑰花很快就生根发芽长叶子长花苞,开出美丽的花朵来了。它每次只开一朵花,高贵的朱红色,层层叠叠的花瓣闪着姥姥丝绒睡衣的光泽,简直就是完美的。每个来我家的客人都要参观一下它。它是我的骄傲,我的奇迹,是我在这个乡村生活有史以来见过的最美丽的东西。

如今这些虾蟹竟然要朝我的小花园里去!这是万万不可的事情呢!

我赶紧回头把那些不听话的螃蟹赶回我指定的路线去。

突然,正在我手忙脚乱地忙碌的时候,妹妹和表妹都趴在栏杆上,惊叫了起来。我抬头看去,发现一件很古怪的事情,我的水族们都往我指定的地方爬过去或者游过去了,而且直接穿过原本应该堵上了的下水道,不见了。

我急得不行,喊着表妹和妹妹过来帮忙。

可她们置若罔闻。水族们转眼间就消失干净了。我感到很难过,也感到很蹊跷。于是我跑过去瞧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瞧不要紧,我自己都吓着啦!只见在那个鱼儿消失的下水道下面,原本是个排水沟的,现在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漩涡。就是这个漩涡把我的那些水族们吸引了过去的。我紧紧地扶着栏杆,担心自己掉下去。不过令我安心的是,这个栏杆十分坚固,而我们体重过大,这个漩涡的引力对我们来说微不足道。

我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漩涡。我的虾蟹鱼都在漩涡中慢慢地消失了。不一会儿,漩涡也消失不见了。一切好像没发生过的样子。阳台上的水也流干了。脚又开始热了起来。

我抬头看看天,原本蔚蓝的天空此时变得乌云密布了,有点发黑,但是绝无下雨的意思。根据我十来年的经验,我断定至少一时三刻不会下。因为还没起风,而天气也不至于闷热。只是晴转多云了。我伸手探探风。

此时此刻,妈妈在楼下准备着丰盛的晚餐。今天是周末,妈妈心情很好。因为我们在鱼塘里捞了很多鱼。

我庆幸妈妈没有喊我去帮忙做家务。可能因为舅妈也在,用不着我了。

表妹和妹妹被这个景象吓坏了,她们无法理解眼前的事。而我早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啦。我告诉她们,这就是时空隧道。

为什么会出现时空隧道?因为有人制造了一个裂缝。

为什么呢?因为有人或者有生物想从另外一个空间穿过来,或者穿出去。

那会是谁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小漩涡应该是真正的时空隧道的副产品。

表妹才10岁,她平常只喜欢吃零食,根本不看书。两年前,我像她那么大的时候已经懂了。可是现在我这么详细地解释了,她还是不懂。

而我妹妹却懂了。妹妹真是我的亲妹,虽然只比我小一岁,但是她喜欢模仿我。我看书她也看书,我看电视她也看电视,我玩什么她就跟着玩什么。所以我看过的书她都会拿去看。因此我所懂的她也跟着懂了。

我觉得妹妹是个跟屁虫,可她却说是我模仿她。

表妹不懂没关系,我们很快就又被另一个景象吸引了。同样是一个漩涡。我看到刚才我们那些虾蟹鱼从对面村长家的豪宅的墙上出现了。随之涌现的还有好些污水,不知从哪里吸过来的。然后另外一家人露天的灶台上也涌现了漩涡水,污水把他们刚做好的米饭弄脏了。这漩涡好像正在打洞的地鼠,随处制造着恼人的土堆或者小坑。

我们正在看热闹的时候,突然听到屋后响起了古怪的声音。我们转头看去,发现100米海拔左右的的山坡上发出一阵奇异的光芒。

我赶紧跑下楼去把我的望远镜拿来。这是外公去广州旅游的时候给我带的。

我们阳台离后山山顶并不远,但是要看清楚一些细致的东西,单靠眼力是不幸的。

我拿着望远镜瞧,发现那里停着一辆飞船,从飞船上正走下来许多人,还有一些动物,那些动物看起来跟地球上的无异,但是明显很懂事,跟人相处得很好,仿佛拥有与人类平等的智商。也许甚至比人类更聪明。

果然,我在看着的时候,一只本来是背对着我们的猫头鹰,转过头来直直地看着我。我感到它的灼灼目光,吓得赶紧挪开望远镜。可是已经迟了,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所有人都朝我们的方向走过来了。

我赶紧拉着妹妹和表妹往楼下跑。心里感到惴惴不安:“我是不是招惹了麻烦?”

妈妈已经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小圆桌已经摆满了。舅妈还在灶前烧火,跟妈妈聊天。爸爸在屋外搬柴火,舅舅在边上跟他唠嗑。

妹妹和表妹看见吃的欢呼着坐到桌前去。但她们还不敢动手,虽然馋虫已经在她们肚子里钻来钻去了。

我很担心那一拨人是否会抢我们的佳肴。赶紧喊爸妈舅舅舅妈入座。

妈妈总是最磨蹭的一个。我们都要起筷了,她还没来。这时候,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个很英俊的年轻人,白白净净的,看样子很斯文。他身后跟着那只猫头鹰,还有他的同类。我充满戒备,喊妈妈过来吃饭。我担心他要坐到妈妈的位子上去。

妈妈终于来了。她对着陌生人温和地笑,礼貌地请他吃饭。

她不觉得这个人有问题。

我带着满满的敌意注视着那个人,希望他带着所有那些人离开。妹妹和表妹这两个人到底是小孩子,并不懂得这其中的厉害。她们安心地吃着饭。

然而,他大概理解了我的想法,示意猫头鹰带着那些人离开。他们就退回到阳台上等待着。

只有他一个人了,我感觉到安心多了。也有了心情与他进行问答游戏。他说自己来自于一个叫做地母的星球,离地球有20光年远。地母星球上的人跟地球上的人是同胞,很多年前通过时空隧道进入了那个星球,就在那里生活了下来。那里科技发达,可以直播地球上的所有人的所有事情。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遂问他:“所有事情吗?包括想法吗?”

他笑着说:“对,包括你们的想法,我们都知道。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们,也不会吃你们辛苦做好的食物。”

至此,我大松一口气。要知道,我们一个星期才能吃一次肉啊。而这个鱼肉是我们辛苦劳作大半天的成果。

他们不想吃,我们的狗狗可是馋坏了。妈妈养了一只黄色土狗,我养了一只米色的京哈狗。这两只狗都很馋,尤其是京哈狗,一见我们上桌就冲过来守着。对自己碗里的东西看都不会看一眼。而黄狗却会乖乖地先把自己碗里的吃完,再过来看看我们是否会赏它一点别的什么东西。京哈狗还喜欢吠陌生人,而黄狗只会在家人都不在的情况下狂吠陌生人。但这次京哈狗却没有理会这帮陌生人,当他们透明的,我觉得好奇怪。

妈妈亲切地丢了两条狗各自一块肉。他们都吧嗒吧嗒地吃了。我额外给京哈狗多一块,我总是疼它多一点。它也疼我多一点,只要我在家里,它就只跟着我屁股后转。

除了我,没有人关心这个人所说的话。爸爸妈妈尽主人的责任,诚恳地邀请他来同吃。但是我觉得这得多么怪异,跟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起吃饭。不过他是个很有自知之明,很有礼貌的外星人,他彬彬有礼地拒绝了,继续跟我交谈。

我问他,刚才我们看到的时空漩涡是不是他们制造的。

他承认了,并且表示歉意。

他说他们是一群旅客,在地母星球上玩腻了,想着来地球旅行一遭。于是就来了,没想到给我们造成了这么多的麻烦。

我说你们既然对地球如此了解,为何还这么麻烦亲自来一趟呢?

他说:“尽信书不如无书。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啊。你们在我们面前虽然是很简单,但是毕竟我们没见过实体,不知道真实感觉如何呢!现在见到了,跟我们想象中的大不一样。“

我问:”怎么不一样了?“

他说:”你们都喜欢吃,还奉行食不言寝不语的规则。但是现在看来你们都喜欢一边吃饭一边说话。我能听到你的心声,但是当我面对你跟你说话的时候,你的思想活动却时刻在根据我的反应而改变,这真是太有趣了。以前在地母星球的时候,虽然能理解你们的想法(你们的心理活动都在脸上表现出来了),看到你们相互之间的互动,却一直不理解有一些反应,以为你们都是遵循一定的路线。就像恒星的转动一样具有规律性。现在看来你们也会根据环境作出相应反应,实在太有趣了。“

我的脸一红。他也看到了,并且微微一笑。

我觉得他不会介意我的任何想法,于是更加放心了。正当我一边要问他要在这里待多久,准备去哪玩,一边想要夹一块炸得金黄色的鱼肉的时候,桌子突然整个地不见了!

我们都呆住了。

原来桌子底下出现了一个漩涡,把桌子吸了进去!

我们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呼,相继地被吸进去了!京哈狗和黄狗都发现了异样,它们跳开了去,但是看到我们都被卷了进去,它们也就毫不犹豫地跳了进来。

最后,我看到那个笑得很温和的陌生人依旧一脸善意的微笑…….

这个漩涡像一股极速的风,然而我们却像被裹了一层透明的安全薄膜一样,什么都听不见,只能看见彼此惊讶得不得了的脸。爸妈和舅妈都吓得脸发白了。而妹妹和表妹则一脸期待,她们仿佛对此已经有了准备。我则十分忐忑。

我不明白的是,这个漩涡怎么能把我们人类卷进去呢?谁制造了那么大的时空裂缝?

那我们要去哪里呢?直觉告诉我,我们可能穿越太空,去往另一个星球了。

这是第一次,我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和期待。我不禁想起我的其他亲人,小伙伴,还有亲爱的外公外婆,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他们呢?还有,去到另一个地方,我还能去捉鱼吗?

停下!停下!随着我们在漩涡里不断地下坠,我心里大喊了起来。

我突然睁开了眼睛……

刚下过暴雨的天空十分安静清凉,大家都在安静地睡觉,此刻只是凌晨四点五十五分而已。幸好,现在不是九零年代,而我也只是好好地躺在床上。我村里的鱼塘只产淡水鱼,我家的平顶楼也早就加盖装修得美美的了……

我安心地喝口水,看天色未亮,再睡去。

我们还在下坠。我不是喊停了吗?

好吧,停吧!我居然听到一个声音,就是那个英俊的陌生男子的声音。

然后我们真的停了下来。

幸好我们一家人整整齐齐的,连京哈狗和大黄狗都还在。饭桌也好端端地放在我们面前,好像从来没动过一样,只是饭菜都凉了。

只是周围的环境让我们觉得很奇怪。

我们的屋子不见了。我们不在自己的村里。我们那个叫海洋底的村子,虽然不产海洋生物,但是有着十分葱郁的树木花草,我在阳台上还种着这个星球上最美丽的一株真正的玫瑰花。

不,这里不是我们熟悉的地方。这是一个贫瘠的土地,天空是泥灰色的。土地很黑,但是没有任何作物,而且污水横流。空气中有一股刺鼻的味道。

这是哪里?我们面面相觑。对于吃是再也没有胃口了。

然而爸妈还有舅妈舅舅好像没有任何不适,他们继续拿起碗筷准备吃。并且劝我们也多吃点。

“吃饱是最重要的。“妈妈说。

“是呀,不能浪费粮食。要知道,我们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每天只有一根番薯吃。有时候连一根番薯都没有。“舅舅附和着。

妹妹和表妹都听话地拿起碗筷来吃。

我说:”这饭菜都凉了!我们热一下吧!“

爸妈说:”上哪热去?趁这饭菜还没坏,赶紧吃饱了这一顿先。“

我依旧不动,只拿眼睛瞄着四周围的景象。

这里很多高楼大厦,但是看样子已经被废弃很久了。周围有一两只脏兮兮的动物,眼睛里闪着智慧的光芒,但是形体却像乞丐一样:羽毛脏兮兮的水鸟,缺了一半翅膀的丹顶鹤,瞎了一只眼睛的大蟒蛇,变成了地中海的猴子,没有鳞片了的穿山甲……还有一些人,跟我们长得一样,只是这些人也是穿着破破烂烂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光泽,他们的目光呆滞,行动迟缓,看见我们在这里吃饭,有一些拄着拐杖拿着一只十分华丽的金属碗过来讨吃的。

我们的两只狗,此时却十分勇猛,他们护在我们面前朝那些靠过来的人猛吠。

我看到远远的一栋早已经失去光彩了的摩天大楼看去,只见上面写着:”地母太空旅游有限公司“。有好些衣着光鲜的人驾驶着空中飞车悄无声息地滑了进去。远处还有一些穿着闪光衣服的人在行色匆匆,仿佛在赶下一场生意会议。

天空中突然飞来了一个飞机模型样的东西,在我们头顶转来转去,似乎在识别或者录入我们的信息。

我听到远处的广播响起:”海洋底村第十一号家庭全体报到,还提前带来了鲜桃根村一家人。地球开拓者竹溪旭先生超进度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任务。现在地球上又多了一个空位,请地母星球洋海区的第十二号家庭进太空舱,作好启程前往地球度假村的准备。请注意,这是一个单程旅行,请把该带走的东西都带走。包括你们的动物伴侣。“

意识到什么情况的时候,我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父母、舅舅舅妈却只是看了看我,继续无言地吃饭。

妹妹和表妹放下筷子,呆呆地看着我,也是想要哭了的样子。

”哭什么哭,我们还没死呢!“妈妈突然严厉了起来,她的声音里夹着烦躁和不解,但是绝对不允许我们发现她的不安的意味。

我用力地擦着眼泪,然而眼泪却不听话地流了下来。

一个熟悉但依旧陌生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你们不是一直想要去外太空看看吗?不是一直想要发达的科技吗?我们把一些适合你们现阶段生存发展的科技留给了你们。当然,也要你们有这个智商才能运用。我们不是旅客,我们只是一群入侵客。我们在地母星球上取得了足够的财富,现在是时候好好地享受生活了。而你们如今缺乏的正是技术。现在我们把我们曾经奋斗过的土地留给你们,你们给我们你们曾经安逸生活过的土家园作为交换。非常感谢你们的合作!你们放心,你们在这个星球上将会占有我们交换的房子。顺便提一下,我的房子可是全智能化的哦!我的机器人留给你们用了,它的名字叫萝卜头。“

听完这段话后,我的耳朵突然嗡了一下,许久许久什么都没听见。

空中一团黑影罩了下来,一辆蝶形的空中滑翔车安静地停在我们身边。一个和善的橙色机器人走了出来。

它的确长得跟一跟胡萝卜很像。

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我明白了一切,我们再也没有机会踩在土地上了。因为我们的房子将是建在高空之中,远离地面。一则是土地污染严重,二则是土地不够用。

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一则是因为我不知道在这个星球上是否还能找到一株完美的玫瑰花,二则是因为我再也不能去捕鱼了。河流里都是黑色的水,什么生物能在其中生长呢?

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然而爸妈和舅妈却高兴得欢呼了起来。

妹妹也很难过,表妹却依旧在贪婪地吃着虽然已经凉了但炸得曾经香脆的鱼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