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今日,刚拿到了锤子手机,但是第一天使用就磕破了一点手机边缘。当时我拿着手机走路,迎面走来两个男生,当时我正扭头跟朋友说话,他也是。结果我们都没注意对方,他碰到了我的手,把我拿着手机晃来晃去的手打落了。手机啪的一声掉到了光滑的花岗岩地板上,后盖摔了出去,崭新的手机边缘像豆腐块一样,破了一块。很明显是塑料。当时很恼火,第一次用这种轻轻摔一摔就破相的手机。遂在博客上写了一篇反应手机使用情况的文章。对于手机的拍照功能是十分满意的,还有使用感觉也相当不错,就是对于机壳的材料提出了质疑。这篇文章一发表,马上有个陌生的读者回复:跪舔文。

原本只是一个小火星,看到这三个字火冒三丈,真想掐住那个回复者,然后暴打之后让他跪舔某只疯狗。

当然这种行为我从来不曾有过,甚至从来未曾想过。但是,互联网激发了我所有的想象力和潜在的暴力行为。 如果3D打印机能把那个人打印出来在我面前,估计我会毫不犹豫拿起狼牙棒把他敲碎。

很多时候看新闻往往会看看评论。仿佛正在跟家人一起看新闻联播一样,必须得瞧瞧别人的看法。结果有些人十分龌龊,开口闭口就是国骂三字经,或者各种自以为是的高bigger的吃人不吐骨的精神侮辱。虽然不是攻击自己,但是如果与主人公有共情,依旧会觉得生气。遂再也不看新闻,免得自伤元气。

在幼儿早教里头,有一种教育方法叫做正面教育。正面教育不是说把过错、黑暗面抹杀掉,而是用另一种方式去描述黑暗,用另一种方法去处理错误。从而让孩子们知道,黑暗并不可怕,犯错也不可耻,不必要内疚或者撒谎。据说这种方法能够教育出积极向上的花朵们。谁知道呢?反正我小时候没享受过正面教育。犯了错或者没犯错,都会被父母骂。父母心情不好精神不好,也会找理由骂上一顿。总而言之,大多数在那个疯狂地“少生快富奔小康”前奏——解决温饱问题的年代成长起来的孩子们,都是野蛮地生长着的。父母野蛮方式的养育,孩子如落地生根般顽强地生长,并且欣欣向荣。

可是,童年所遭受的那些“非人的精神侮辱”时不时在我的脑海里呈现,让我时时有股无名之火。就像潜伏的火山,随时有可能爆发一样。

因此有一段时间,每次看到新闻,对于一些自己感到十分不公的事情,总要加入某个阵营,努力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我的表达虽然愤怒但是依旧文明,然而不甚解气。可我发现有一些人却能骂得淋漓尽致,同观点的话,看了十分解气,不同观点的话,看了想掐架。

后来发现,如此冲浪简直是浪费生命而且自我伤害。

首先,互联网上的那些明显带有某种倾向的新闻就是一种无形的精神迫害,那些新闻或者让你感到愤怒,或者让你感到大快人心。无论如何,都不值得为之动用宝贵的能量 。

其次,带有严重偏见及个人观点的评论更是形成了第二次精神迫害。因为你被迫观战,而且还不由自主地选择了某一方,并且为之辩护。所有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不能见到对方的情况下进行的。无异于一个人在自说自话,自己跟自己掐架。

因此,我觉得现时互联网的新闻看不得,现时的互联网太多垃圾,严重消耗人类的精神元气,是时候对它进行肃清运动啦!

我认为互联网应该像一个干净的高级超市,不得有导购(广告),不得有叫卖(重点标注),商品整整齐齐地列架其上,明码标价。人们进来的时候,可以安静地浏览。例如一个综合购物网,清晰的导航是必须的,而页面必须是清新风格,商品描述不得过于夸大,并且最好有突出其个性烘托其品质的相应的高雅设计。可以有小提示,但不准用过于强烈的色彩或者激烈的语言,以免造成消费者精神疲惫。

在一个清净而且信息量丰富的互联网里,浏览者才可以静心地享受冲浪的感觉,并且不会被虚假夸大的广告效应蒙蔽的心灵,导致作出错误的选择,从而助长了一些不够良好的企业。

是的,每个企业都必须很有诚意地奉献出自己的产品才能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对于精神产品尤其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