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庄园  三月二十六日

   这房子仿佛是欢乐之居, 每个人的脸上都盈满了笑容,笑声代替了问候语成了见面礼。看着这一切混乱真有趣,人们正在把向着花园的一间房子作为玛文船长的书房。霍华德女士一刻也坐不住,玛文小姐在做帽子, 每个人都很忙!每个人都像小鸟一样从一间房子飞到另一间房子!命令被下达了又被撤回,然后又被下达!这里的一切都匆忙而混乱。

哦,不过我的亲爱的先生,我有件事想请求于你。 我希望你不会认为我是个贪心的人, 霍华德女士坚持要我写这封信!不过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 一个请求暗示着一个需要,你有让我觉得短缺什么吗?哦,没有呢。

我是怀着有点羞愧的心情来写这封信的。这些亲爱的女士太热情了,我无法拒绝她们所给我提供的快乐,倘若你也赞同的话。

她们不会在城里停留很久。 船长在一两天内就会到达那里。玛文夫人和她甜蜜的女儿都要去, 那会是多么快乐的队伍啊!如果你希望我应该感到满足,我就不会“特别”的想陪她们去,至少我在这里也将感到很满足。

我亲爱的先生,在你对我的善意、慷慨和溺爱之下,我会有被拒绝的请求吗? 为我决定吧,不必考虑我是否会因此不安和不满。我现在依然是悬而未决,也许我该抱有“希望”,不过我可以百分百肯定只要是你做的决定我都不会抱怨什么。

她们告诉我伦敦现在是最繁华的时候。 新开张了两家戏院,一家歌剧院,雷内拉夫,和伟人祠。你看,我都记住了它们的名字了。不过不要以为我也指望去,虽然我可能再也碰不到这么美好的一个机会了,但是我可能只能看着她们的背影叹气。啊,还有,她们的家庭快乐如美汤溢满了钵盘,谁都想走近去分得一杯羹。

我想我肯定是被迷惑了!在开始落笔的时候我便做了个决定,我不会催促你,不过我的笔或者说我的思绪可是不允许我撒谎,我必得承认,我迫不及待的想得到你的许可。

坦白了之后我几乎就开始后悔了。 如果你觉得我不该进行这趟旅行请你忘记你刚所读过的。我不能再写了,因为我越写就越想去。

再会,我最敬爱最崇敬最深爱的爸爸!我还能称呼你为什么呢?我没有感到快乐也没有感到悲伤,没有感到希望也没有感到恐惧,有的只是你的善意赐予的,或者你的不愉快所引起的情绪。我确信如果你拒绝,你是不会没有写明原因的,因此我会乐意接受。可是,我希望——我希望你会准许我去!

   深爱你的,心怀感激的,身负责任的伊芙琳娜

我既不能向你署名安薇儿,还能有别的名字可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