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庄园   三月二十六日

我的朋友,我这么快又来打扰你了,请不要感到惊慌。我一般不会等回信或者有规律的去写信。现在我有要紧要事相告,请你耐心的看这封信。

玛文夫人刚刚收到一封来自与她分别多年的丈夫的信,信中说到他下个礼拜初就会到达伦敦,这多么令人高兴啊!我的女儿和船长先生分别了差不多7年了,而今他出乎意料的回来了,因此就不用说这封信带来了多大的欢乐、惊奇和因此而来的混乱了。毫无疑问,玛文夫人会马上到城里去与他相会,她的女儿当然也是无法推脱的得去,我很遗憾她的母亲不能去。

我的好先生,我现在都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不过我还是想知道,如果我请求,你会不会答应—–让你的孩子陪同她们?请不要觉得我们蛮不讲理。你想想,有快乐的旅伴,加上这个季节是伦敦的旅游旺季,对她来讲那里会是一个最有吸引力的地方了。再想想看,她跟她们去了的话会享有快乐的旅程、欢乐的派对;而如果留在这里,跟一个老太婆为伴的,生活会是多么的沉闷;这两重生活的对比她是可想而知的。我希望你考虑一下这些情况。玛文夫人让我告诉你,只要一个星期就够了。因为她知道船长讨厌伦敦,在那里是呆不久的,肯定很快就又回到霍华德庄园来;而玛丽亚非常希望她的朋友跟她一道去,如果你不通情理的话,那就等于剥夺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半快乐了。

还有,我的好先生,我可绝不隐瞒你什么,她们去伦敦可不是去当隐士的,这样不公平也不合情理。不过你不用担心她们会遇见杜威尔夫人,因为她在伦敦没有熟人,除了日常的新闻报道,她不会获知任何私人消息。她的名字对你的孩子来说肯定也是很陌生的;退一步说,就算她知道她们的这次远徒旅行,但她们是在特殊情况下去的,而且只停留一个星期,就算万一她们碰面了,也不能说是对她的不敬。

玛文夫人请求我替她向你保证,只要你答应她,她会好好的照顾她的两个孩子,不会偏袒任何一个,用同样多的时间和爱来呵护她们。此时她已经托城里的朋友帮忙找房子了,正在等待着有关消息。我则代表她们向你提出请求。不过你的孩子也在等待着你的答复,我想她的请求应该更有力吧。

如果你能答应我们,我的女儿会全心全意的赞美你。

再会,我亲爱的先生,我们都希望能听到好消息。

M.霍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