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山庄,7月14日

我甜蜜的玛丽亚肯定感到很奇怪,为何收到这么一封来信。要是我能,我愿意代替我亲爱的朋友,接收这封冷冰冰的,没有什么可爱信息的信。

上周五我写信给你的时候,正在等待着克林顿夫人来接我会霍华德庄园。 克林顿夫人是来了,可是她给我带来了一封最亲爱的来信,因此我不得不改变我的计划了。 是的,那封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信,是来自被福佑着的孤儿的最慈爱的朋友的信,信中请求我马上回到贝利山庄去。

我听从了安排, 请原谅我,我承认我是毫不犹豫的听从这安排的。 离开了贝利山庄那么久,我怎么可以如此不知感恩呢? 啊,是的,哦, 玛丽亚!虽然我一直盼望着离开伦敦,现在终于可以离开了,但是我并没有感到十分的快乐。虽然我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期盼着回到这里,可是谁也不知道我会怀着怎样一颗沉重的心。我想你不会了解我,事实上我自己也不了解我自己。也许要是我先见到你的话,我会不顾一切的对你倾诉我心中所有的秘密的烦恼,然后。。。。可是还是让我按既定计划行事吧。

克林顿夫人给杜威尔夫人带来一封来自维拉斯先生的信,请求让我离开伦敦,当然得到了马上的同意。可是当她发现杜波伊斯先生对我欣然离去不再关注的时候, 又对我有点温柔了起来。然后她发表声明说,要不是为了惩罚那个傻冒的他居然把心思放在我的身上,她绝不舍得让我在这国家里埋没了。

布兰登一家人来给我送行,可是我一个字都不愿意提到他们。事实上正是他们的卤莽自私造成了我此刻所承受的痛苦!

一路上我都精神不振,很难让克林顿夫人相信我一点事都没。哎,我现在这病恹恹的神态大概会真的使我的身体抱恙起来,可是相对之下,我还宁愿生病呢!

而最终我们到达了贝利山庄,当马车停在那地方的时候,我的心是怎样地搏动着欢乐啊! 然后,望出车窗,我看到那些最亲爱的,最可敬的人们高举着双手欢迎我的回来,感谢我的回来,我的心在赞叹——老天啊! 我快乐的心都要跳出胸膛了! 我自己打开车门,飞下来——我感觉双脚并没有着地, 我飞奔着跑进会客室, 他已经站起来迎接我,可是我一出现他就坐了下去, 深深地叹了口气,但他的脸却闪耀着光芒:“我的上帝,真感谢你!”

我往前跳去,开心近乎于痛苦,当他抬头感谢上天的时候,我抱着他的膝盖,吻着他的手,在其上哭泣,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现在他俯下了尊贵的头,把我抱入他的怀中,嘴里迷糊不清地呢喃着从极端慈爱的心底发出的感谢祝福的话语。

噢, 玛文小姐,被世界上最好的人如此深爱着, 我不是应该感到幸福吗? 我有哪一个愿望配得上他对我的爱?——不要认为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我知道的,虽然此刻心中的忧伤不应表露出来,因为我应该尽情享受上苍的眷顾。

哎,理不清,理还乱!

环境跟幸福真的不甚相关啊!我原以为一旦回到了贝利山庄我就可以回复平静了, 可是现在我却发现平静的心却仿佛再也不愿意眷顾伊芙琳娜了。

我为我所写的信件感到脸红, 玛丽亚,你能原谅我的沉重吗? 在维拉斯先生面前我掩饰的好辛苦,现在我才知道对你倾诉是多么的幸福。

再会,我亲爱的玛文小姐。

还有一件事我得补充:请不要因为你的朋友有着一颗太易感伤的心,因而被这封信的严肃所哄骗,因而错误地产生与我所坦言的忧伤。不要,真的不要!请相信我,从来没有那样的事情发生,而且也不会发生,我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确信过自己的感觉。请看所有事实的真相吧,

你的挚友

伊芙琳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