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4日

我亲爱的先生,请尽快地把克林顿夫人派来接伊芙琳娜吧,因为她已经被允许离开这个城了。能等到这一刻真是开心,仿佛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城市一般愉快。

今天早上杜威尔夫人要我去雪山那里邀请布兰登一家和史密斯先生今晚陪她玩, 因为杜波伊斯先生跟我们一起吃早餐,所以他也理所当然的陪我去了。 我一点都不喜欢听她指派,也不想跟杜波伊斯先生一起走路,更不想见到小布兰登先生。 而且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让我十分不情愿走:也许我离开了奥威尔阁下刚好送信过来,或者过来拜访我呢? 可是我又不敢违抗她的命令。

可怜的杜波伊斯先生一路上都没有跟我说话,我们俩都感到很尴尬。布兰登一家都在店里。 史密斯先生一见到我就马上跟布兰登小姐说话,布兰登小姐马上热烈地反应起来。我很高兴我在汉姆斯特舞会上的行为收到了如此的效果。可是小布兰登先生就麻烦了,他当着我的面不断的大笑,看起来一点礼貌都没有,我不得不假装跟杜波伊斯先生说话,以避开他那些冒失的谈话。

“小姐,”布兰登先生说,“我很抱歉听到我儿子说你不喜欢我们对奥威尔阁下的所作所为, 不过我很高兴的是,只有你一个人认为我们做错了,我们自己都做到了最好。”

“老天!”他儿子喊道,“哎呀,要是你当时看到小姐,那才吓一跳呢——她生气地冲出房间去,像——”

“现在讨论这个也没用了,”我说,“不过我在此声明,以后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不能乱用我的名字。我能否告诉杜威尔夫人,你们接受她的邀请吗?”

“至于我呢,小姐,”史密斯先生说,“我跟感谢那老女人,可是我决定再也不受她的骗了。请你原谅我,夫人。”

其余的人都说会过来,然后我就走了,可是我前脚刚迈出小店,就听到布兰登先生说:“勇敢点,汤姆,她只是害羞罢了。”然后,我还没走出十码远, 小布兰登就跟过来了。

我对此感到很生气,不愿意看他,马上就跟杜波伊斯先生讲起话来了。 杜波伊斯先生现在活跃了一点,可是很不幸的是,他误解了我跟他说话的动机。

我一回到家就知道有两位先生拜访了我,并且留下了卡片。 我马上要来卡片,一看,原来是奥威尔阁下和克莱门特 威洛比先生。 对于后者,我一点都不懊悔没有见到他,可是对于前者,我却是几乎痛心疾首:他可能已经出城了,可能我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的天,”小布兰登先生粗鲁地喊道,一边看着我,“想想那阁下就这么过来了!我想他肯定是有生意让我老爸做,所以就过来问问你是否我说的一切属实。”

“贝蒂,请问他走了多久?”我喊道。

“没两分钟,夫人。”

“哎呀,那我敢打赌,”小兰登先生说,“他准是看到我和你从雪山那边走过来。”

“但愿不是这样!”我很生气地喊道,很恼怒再听到他的声音,于是马上跑了上楼去。 不过我听到他对杜波伊斯先生说:“小姐今天情绪不好,我想我最好不要跟她说话了。”

我希望杜波伊斯先生也下同样的决心,可是他却跟我上楼,去饭厅那里,刚好没人。 “小姐,你不喜欢这男孩吗?”他喊道。(用法语)

“我?”我喊道,“我讨厌他。”我感到心里不舒服。

“啊,请赐予我生命吧!” 他喊道,一边跪在我面前,一边抓住我的手,此时杜威尔夫人刚好打开门。

他马上满怀愧疚地站了起来,可是杜威尔夫人的愤怒才让人开心呢!她马上迎着杜波伊斯先生走过去,盛怒之下用法语骂他,十分流利但是言语不清,不过我还是听到了许多,她对他的责骂让我至少了解到他曾经也向她求过爱,而且她答应了。

他无力地为自己辩解,一边步步退却。 但她反而还把矛头对准我,更加愤怒地骂我引诱他,骂我不孝的充满心计的女孩,扬言决不带我到巴黎去,而且也不再理我的事情,除非我马上答应嫁给小布兰登先生。

本来她的愤怒是把我吓倒了,但是这个条件让我重新恢复了勇气。于是我坦白告诉她, 在这一点上我是永远都不会听从她的。她听了当然更生气了,命令我马上出去。

目前的状况就是这样。 我下午可以不用见到小布兰登了。 事实上我可是希望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他。很抱歉的是我无意中伤害了杜威尔夫人。但是我很乐意离开这个城市, 因为我知道我再也不用见到不喜欢的人了。要是我能再见上奥威尔阁下一面我就一点遗憾都没了:我可以跟他详细解释那封匆忙的信中的内容。不过想起他来看过我,我都觉得很开心,因为我觉得他肯定是喜欢我的信才过来看我的。

再会,我亲爱的先生。 我衷心期盼的那一刻终于要来了,我所有的幸福,快乐都源自你的慈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