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三日

哦,先生,为了短短一个上午的快乐,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

昨天,布兰登一家提议去肯星顿花园那里玩玩, 然后,像往常那样,杜威尔夫人一定要我陪她去。

我们乘出租马车到皮可迪利街去,然后走路穿过海德花园,要是跟另外一群人去的话就会是个愉快的旅途。 我喜欢肯星顿花园,我觉得它比沃克斯豪尔更好玩。

小布兰登真是讨厌,他一定要陪着我走, 而且几乎在强迫着我跟他说话。幸好我早有准备,对他表现冷淡,免得他提出杜威尔夫人曾对我提起的那个话题。有一次,我碰巧比别人走前了几码路,他就乘机说:“小姐,我想,姑妈已经告诉了你吧——你知道吗?——她没有吗,小姐?”可是我转过头去,没有搭理他。 史密斯先生和布朗先生都不在这里, 可怜的杜波伊斯先生发现我有意避开他,显得有点忧伤,让我觉得他很可怜。

当我们在花园中漫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奥威尔阁下陪着一群女士也在散步!我马上后退,躲到布兰登小姐后面,直到我们走过他。因为我很害怕再次被他见到我跟这一群让我脸红的人在一起。

成功地避开了他让我感到由衷高兴,一场骤雨把我们都赶出了花园。我们一路跑到一间小小的绿色商店那里避雨。在这里避雨的人还有两个仆人。他们穿的制服我好像见过,然后我往窗外看去,发现外面一辆马车旁边也有个穿着一模一样制服的仆人,而那辆马车正是奥威尔阁下的!

由于害怕被发现,我在布兰登小姐耳边低声地说不要叫我的名字。 要是我多思考一秒钟的话,我就会想起他们之中没有人会叫我的名字,仅会称呼我“表妹”或者“小姐”,可是我的一时欠缺考虑的冲动使我永远嵌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这个请求马上引起了她极大的好奇。 她很八卦很没礼貌地询问我,使得我不得不告知她个中原因,因此她便知道我认识奥威尔阁下。 而这种关系是世间上最不幸的关系。因为她非要我告诉她我和他的第一次会面情景。 然后,喊来她妹妹,告诉她:“上帝啊,波利, 小姐跟一位阁下跳过舞!”

“哦,”波利喊道,“我可万万没想到这种可能!请问小姐,他有跟你说过话吗?”

这个问题还没回答,她们便又七嘴八舌的提了许多别的问题,她们俩那认真的劲儿很快就吸引了杜威尔夫人和其余的人的注意。 于是她们俩马上又飞快地把从我这里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老天!那么,”小布兰登说,“要是我是小姐的话,看我敢不敢使用他的车去城里。”

“哎呀,”当老爸的说,“有意思,认识那阁下的话,可以省下好多车费呢。”

“老天,小姐,”波利喊道,“我希望你会,因为我真的很想坐坐有小皇冠的马车。”

杜威尔夫人说,“我答应你,我很高兴你想到这一点,因为我觉得没有反对的理由,这么着, 我们让马车夫来吧。”

“绝对不行!”我喊道,非常的惊慌,“这是万万不能的呀。”

“有什么不可以的?”布兰登先生说,“请问,要是你不得点好处的话,那认识一位阁下有什么用呢?”

“我的朋友,孩子,”杜威尔夫人说,“你真是个小孩子,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先生,(对着其中一个仆人喊)请你叫那马车夫把车驶过来,我有话对他说。”

那男人盯着她看,没有动。“夫人,求求你,求求你,”我说,“布兰登先生,求求你,忘掉这个计划吧,我跟那阁下不熟, 我们不能这样子为所欲为。”

“什么都不要说,”杜威尔夫人说,“因为我要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所以要是你不去叫那马车夫的话,先生,我跟你说我自己去叫他。”

这仆人非常没有礼貌地大笑一声,转过身去不理她。 杜威尔夫人很恼怒,跑进雨中,招手召唤那马车夫过来, 那马车夫马上就过来了。 看到这里我吃惊得难以形容,马上也跟着跑进雨中,劝她不要这样做,去叫辆出租车就好了。可是她哪里听得进去啊!她跟那个马车夫说想坐这车到城里去,回头她会跟奥威尔阁下解释的。那个男人冷笑了一声,谢过了她,说他自己会跟奥威尔阁下解释的。然后就驾车走开了,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仆人过来告诉他,他的主人往肯星顿宫殿里去了,一两个小时内不会用到这车的。

“哎呀,这么说来,朋友,”布兰登先生说(所有人都跟了过来了),“那顺便送我们到城里去有什么损失吗?”

“再说了,”作儿子的说,“我保证会请你们一壶啤酒。”

听到这,那马车夫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大声笑起来, 另外那些傲慢的仆人也跟着哈哈大笑。 看到他们拒绝我感到很开心,虽然我知道要是万一被奥维尔阁下看到他们居然如此的傲慢肯定都被炒掉了。

“哼,”杜威尔夫人喊道,“要是这个国家的仆人不都是这么傲慢的话我就不姓杜!我打包票,要是我不向你们的主人报告这事的话,我也不姓杜,你们就等着卷包袱走人吧!”

“哎呀,请问,”马车夫有点害怕了,“我们的主人允许你使用他的车了吗?”

“没有的事,”她回答,“我只是确信他是位绅士,会让我们在淋湿透之前坐进车里去。 我保证他会觉得你干得漂亮的,因为这位女士跟他很熟。”

“啊,对的,”波利小姐附和着,“而且她还跟他跳过舞。”

哦,我多悔恨刚才那一念之差啊!仆人们都咬着嘴唇,互相对望着,一脸的狐疑。这一切被我这边的人看到了,马上乘热打铁,声称他们会马上写信给奥威尔阁下,报告他们的恶劣行径。这一招果然见效,他们都被吓住了,然后其中一个仆人马上说去宫殿里问问主人是否同意我们使用马车。

这个提议可真把我吓坏了, 布兰登家人听到这个又畏缩了, 可是杜威尔夫人是不甘罢休的,只要她计划做的事情,就得有始有终。“去吧,” 她喊道,“替这个孩子赞美你们的主人, 告诉他,我们没有马车,我们想用他的马车道荷尔本去。”

“不,不, 不!”我喊道,“不要去,——我一点也不认识他,——我不给他传话,——我没有什么可对他说的!”

那些仆人显得很迷惑,极力地掩饰着偷笑。杜威尔夫人严厉地责骂 我,然后又催促他们去传话。“那么请问,”车夫说,“我们该跟主人说哪位的名字呢?”

“安薇儿,”杜威尔夫人回答,“告诉他安薇儿小姐就是跟他跳过舞的那位小姐想用 车。”

真是难为情死了,可是我的请求除了风没人听得到!于是,那仆人在杜威尔夫人的督促下,也许还一边默念着我的名字,真的往宫殿里去要传达这奇怪的信息了!

他几分钟后回来了,然后非常尊敬地 朝我鞠躬,说:“我的主人赞美你,他的车随时听候安薇儿小姐的差遣。”

他的礼貌更让我对这件事感到难受, 我几乎忍不住要留下眼泪了。杜威尔夫人和布兰登小姐则非常雀跃地跳上了车,期待着我也上去。我宁愿让那些仆人受惩罚也不上去,可是我怎样抗拒都没用。

行车过程中我一个字都没说。但是其余的人则很是兴致勃勃,因此我的沉默微不足道。我们在出租屋门前停了下来,可是我和杜威尔夫人下车后布兰登家人似乎不愿下车,要坐到雪山?那些仆人现在个个都彬彬有礼了,全都没有反对。 我的劝诫是没用的, 因此,我唯有带着一颗沉重的心回到我的房间里去。

我还没有试过像现在如此不安过。 ——最近刚刚还了一个好印象给奥威尔阁下,马上又破坏了!——让他以为我在大吹特吹我和他跳过舞了!——他准会以为我脸皮厚到以为自己跟他很熟了!——我居然如此对待一个对我怀有与众不同的尊敬的人!——真的,先生,我从来没有遇见过如此难堪的折磨人的事情!

如果我所设想的都是真的,那么想想我该怎么办,——我无法描述,我将承受什么样的后果。

今晨,当我一个人坐在餐厅的时候,小布兰登先生来拜访我。 他神情凝重地走进来,并且相当的开心的样子,说:“小姐,奥威尔阁下向你问候。”

“奥威尔阁下!”我重复着,非常的惊讶。

“是的,小姐,是奥威尔阁下。我现在认识他阁下了,就跟你一样。因为他是个贵族,所以他非常的有礼貌,是位好绅士。”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喊道,“告诉我怎么回事!”

“哎呀,你肯定知道的嘛,小姐,我们离开你之后,就遇到了一个小小的事故。 不过我现在都不在乎了,因为我们因祸得福了。我们快到雪山的时候,突然就撞上了一辆手推车,差点就翻车了。不过这还不是最坏的,因为我急于开车门,我以为车要裂开,更倒霉的是我不知道那玻璃摇了上来,所有我就一头撞到那玻璃上去了。 看,小姐,我的前额受伤了。 ”

我想在此时此刻,他受再大一点的伤我都无所谓,可是他继续说着自己的事情,即便我感到很讨厌也不好意思就此打断他。

“老天, 小姐,你不知道我们有多么郁闷,还有那些仆人的表情,你没看到。因为除了玻璃烂了之外,车夫还说马车已经坏了,回不到肯星顿花园了。我们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然而,有个仆人说他们要去报告主人所发生的事情。 我爸爸就很不安了,恐怕那阁下责骂我们,然后对我们的生意造成影响。 于是他说我应该去请求他的原谅, 因为打碎了玻璃。 于是我就问仆人怎么去,他们告诉我是在伯克利广场那边。今早我便去了,然后就发现了他的屋子。 ”

“真的呀!”我喊道,担忧到几乎呼吸不了了。

“是啊,小姐,那屋子可真漂亮。 你见过它吗?”

“没有。”

“没!——啊呀,那么小姐,我对那阁下的了解可比你多了。 你只不过是先认识他的而已了。 于是我就走上前去,可是这个时候我又遇上了一堆麻烦,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跟他说为好。但是,仆人说他正忙着,没空见客,让我留言给他就好了。 那我就空跑一趟了,直到我想起,我应该说是你派我去的。”

“我派你去的!”

“是的,小姐,你知道啦,我不可能白白的跑那么大老远嘛!于是我就告诉看门的,说告诉他的主人,安薇儿小姐派来人有话跟他说。”

“老天!”我说,“你有什么权利这样做?”

“老天,别急嘛,小姐,等下你就跟我一样开心了。 于是那仆人就这么通报了,然后那阁下就说要直接面见我。然后一大群仆人引着我进去,经过许多房间,我的心紧张得猛跳。我想他肯定会得意到不断地说话,让我没有插话的余地;但是他怎么也比不上我得意,因为他的礼数如此周到,把我当一个贵族对待。于是我说我希望他要误解了玻璃事件,因为完全是个意外。 可是他却叫我不必提那件事,因为那不重要。 然后他跟着说希望你安全回到了家中,没有被吓到。 于是我说,那当然了,而且我还说替你来向他履行职责。”

“履行职责!”我大声喊道,“ 谁允许你的?谁帮你想这个主意的?”

“哦,是我自己想这样做的,让他以为我是你派去的。不过应该先告诉你的,那些仆人先前说他正准备出城去,明天傍晚才回来,因为他的妹妹很快要结婚了,他正在忙着筹办婚礼的事宜,因为他那么和蔼可亲,我就顺便跟他拉拉家常了。 于是我就说,阁下,要是你你没有找到指定的银匠的话,我爸爸可以帮你,他就是一个银匠,能为你效劳也是他的荣幸。 那安薇儿小姐,曾经跟你跳过舞的那位,是他的表亲,也是我的表亲,她肯定也是非常乐意为你效劳的,我肯定。”

“你真的要把我弄疯了,”我喊道,从我的座位上跳了起来,“我再也听不下去了,你对我造成了不可挽救的伤害!”然后我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抓狂地咆哮起来, 这下我在奥威尔阁下心中一点好形象都没了。今天早上我还有一线希望,能再见到他,跟他解析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他现在又要出城两天,我还有什么办法呢,我注定这辈子要被他鄙视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刺痛! 我几乎承受不了, 也不好意思再写下去了——我害怕你反对我。 是的,我不应该为此事感到烦恼,可是我又觉得自己在你面前显得言行不一致,让我觉得自己做错了。你能原谅我,我本想先告知玛文小姐这件事吗?而且我甚至想瞒着你?这是昙花一现的思想,但是我宁愿冒着让你不开心的危险,也不想背叛你那善良宽大的心。

我想你现在应该猜到我要做什么了,我在此刻盛怒之下,给奥威尔阁下写了一封匆忙的短信:

“我的阁下,

昨日贸然使用阁下的马车回家,已让我蒙羞汗颜。今日又听闻它受到极大损坏更是震惊,因此我不得不写上几行字, 以澄清我可能受玷污的名声。 昨日请求用车并非出自我意,今日有人冒用我的名讳强求见你我更不知情。

我对被如此利用感到无言的苦闷,然而,对无辜的你制造麻烦更让我不安。 我只请求你相信,此刻这几行字才是真正出自我之手。

阁下,

   我是你最谦卑的仆人。

   伊芙琳娜 安薇儿 “

我请求女仆把这封信送到伯克利广场去。可是我刚送出手,马上又感到后悔了,于是飞奔下楼去想要回来。但是克莱门特先生的呼喊声让我停下了脚步。因为杜威尔夫人说过不要再接见他,于是我只好回到楼上,一直等到他走。到那时候我再去要回信已经晚了,女仆已经送到了看门人的手上。

自看门人走后,我就一直没有安心过,可是他没有给我带来回信,只是说,奥威尔阁下不在家。他是否会晚点给我回信?是否会屈尊来拜访我?是否此事就此不了了之?我不知道,我只是在极度焦虑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