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本  七月一日 凌晨五点

噢,先生,我要写的冒险事情可真多啊!我一整晚都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睡不着,因此现在干脆起床给你写信了。

昨天我们决定晚上去玛丽堡花园过夜。一个著名的外国人M. 托儿 将在那里举行烟火表演。去的人有杜威尔夫人,布兰登一家,杜波伊斯先生,史密斯先生和布朗先生。

我们基本上是第一批进入公园的人。布兰登先生宣布要尽情的玩耍,要使他的钱买到最多的快乐,可是在这种无聊的地方快乐多极有限。

我们一对对的走,彼此之间也分得很开。布朗先生和波利小姐在前头带路, 布兰登小姐和史密斯先生跟着, 后者好像想故意报复我在长屋舞会上的行为,因而故意冷落我,把殷勤全都献给布兰登小姐,而布兰登小姐则非常惬意甚至有点狂喜地享受着;更好笑的是,他们两个各怀鬼胎,频频地回头看我,看我是否觉得有些不对劲。杜威尔夫人跟杜波伊斯先生一起走,布兰登先生一个人走,他的儿子则自动的贴过来我这边,不断地想跟我说话:“嗨,小姐,他们都不理我们了,我们俩也不要理他们了,我们去找点好玩的事情来做。”可是我请求他的原谅,便走到杜威尔夫人的另一边去。

这花园,名副其实,既不华贵也不美丽。我们都走得累死了,很高兴终于可以去管弦乐队那里听音乐。我在那里欣赏到了巴德柠檬先生的小提琴协奏曲,我觉得他是个很优雅的演奏家,富有感情而风格多变。

当公告说烟火晚会就要开始了,我们便匆匆忙忙的走到看烟火的地方去,找个好位子坐着。但是没多久我们就被很多人围住了,其中有些人在前面挡住了我们。于是史密斯先生提议我们女士都找个方便的地方站起来,而他们男士则找了个更好的地方安置下来,并说一旦这表演结束就回到我们这里来。

烟火很美丽。我们一边看烟火,一边可以听一个优美故事:奥菲斯和尤丽黛的爱情故事。但是当讲到奥菲斯回头一望的时候,在那个决定命运的时刻,空中的烟火突然爆出巨大的声响,而且好像火花要落往我们这边,吓得许多女士都四下逃散,唯恐被烟火烧到。

好一会儿我不知道也不考虑一下我该往哪里跑,只是不由自主地跳开了几步去,这时有个陌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把我拉回了现实:“跟我走吧,亲爱的,我会照顾好你的。”

这时我突然惊醒过来,然后十分惊恐地发现,所有的伙伴都不知哪去了,周围全是陌生人! 为了找到她们,我忘记了恐惧,开足马力跑到刚才坐的地方,发现那里已经被别人占据了。

我站在陌生人中间,左看右看都没看到他们。我毫无章法地从这边走到那边去,不知何去何从。我的样子一定很彷徨,因为时不时有一些胆大包天的冷血年轻人来搭讪,说些虚情假意的俏皮话来嘲笑我。

最后,有个年轻官员,很是坚定地向我走来,说:“你真是个漂亮甜美的姑娘,我愿意为你服务。”说着就不由分说的来握我的手。 我吓得尖叫起来,强行地摆脱了他,然后急忙地跑到两位女士面前,喊着:“看在上帝的份上,亲爱的女士们,请给我庇护!”

她们看着我哈哈大笑,不过却很乐意地说:“啊,让她在我们中间走吧。”然后她们一人一边握住了我的手臂。

走着走着,她们慢吞吞地语带讽刺地问“什么东西把我这小女士吓成这样?” 我简单告诉她们我的遭遇,然后恳求他们一直陪着我,直到我找到伙伴们为止。

哦,那个自然。她们说,不过跟她们待在一起,不用去找朋友也可以了。我说,我的朋友们对她们的帮助将非常感激。可是,亲爱的先生,我发现我每说一个字都让她们大笑一番。 她们仿佛并不是真心要帮助我,我可不想再说什么话,没说一个字我就觉得她们实在侮辱我而不是保护我。亲爱的先生,此情此景,你一定觉得我很可怜吧!

要是我不被她们紧紧地缠住的话,我就马上跑开去了,可是现在虽然我知道她们在心底嘲笑我,却无法挣脱她们的铁臂铜钳。 虽然我很后悔来向她们寻求帮助,但是我却不敢贸然逃跑。

她们问了我好多问题,比如说我是谁,打哪里来,做什么的,什么时候来的等等,一边问一边尚且高声呼喊着。我回答得语无伦次,不过,上帝啊,就在我吓呆的情况下,我发现奥威尔阁下正朝我们这边走过来!

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为我刚好这样两个人在一起,让我有点心虚,我怕他怀疑我的为人,所以觉得很是郁闷。

可是,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他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眼睛虽然也无意的扫了过来,但是并没有注意到我。

他一走过去,其中一个让我脸红的女人便问:“你认识那个年轻人吗?”

未及细想她这话所指的含义,我便欣然回答:“不,夫人。”

“哎呀,”她回答,“那你这个乡村姑娘这次可大开眼界了。 ”

这时我才知道误解了她 ,不过很开心不用解释。

几分钟后,我开心地听到布朗先生的声音:“上帝,那不是小姐吗?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谢谢老天爷,”我喊道,马上就跳了上前去,离开她们两个的包围,“谢谢老天爷,我终于找到我的伙伴了。”

可是布朗先生也是一个人的,我毫无意识地就挽住了他一只胳膊。

“老天,小姐,“他喊道,”我们到处找你不着!有些人以为你已经回家了,不过我说我觉得你不像是要偷偷独自回家去的人。“

“哦,这位先生是你的伙伴吗,小姐?”其中一个女人问道。

“是的,夫人,”我回答,“谢谢你们给我的帮助,现在我安全了,就不再敢麻烦你们了。”

我轻轻地道个万福,想走开去,可是不幸的是杜威尔夫人和两位布兰登小姐也过来了。

她们一见我便问长问短, 我简明扼要地回答了她们的问题,说明为什么我要跟这两位女士一起走。因为这两位女士也在场,我不敢太坦白的说我的一些经历,便暗示说迟些时候在详细讲给他们听。

尽管我一再地向她们道了晚安,并且提议我们去找布兰登先生,但是这两位不识时务的女人很好奇的仔细倾听我们的谈话,并不理会我的暗示。当她们两个互相耳语了一番后,毫不顾忌地宣布,她们要跟我们一起的时候,我更加着急了。然后,她们中的一个就非常大胆地来挽我的手,另外一个则去挽布朗先生的手,于是我们便被她们挟持着走了。杜威尔夫人和布兰登小姐们在后面跟着。

我的吃惊无以言表,更别说布朗先生有多么的惊慌了,他连反抗一下都不敢,虽然他跟我一样不安和害怕得微微颤抖起来。 若有可能我会马上把自己的手解放出来,但是她紧紧地钳着我的手,而可怜的布朗先生也是一样的被钳制着,因为我听到他说:“老天,夫人,你不用把人家的手抓得那么紧吧!”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往前艰难地跨了几步后,突然又发现了奥威尔阁下!可是这次他不是安静地走过了。 我不小心对上了他的眼睛,于是我马上低头看地上,可是他走近我,于是我们停了下来。

我只好抬起头,他向我鞠躬。老天,他以什么样的眼神看着我啊!尽管他对我感到非常的惊讶和关心,——是的,先生,他看上去很想询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就这个眼神给了我深深的安慰。

我窘得头脑一片空白,他说什么我根本听不进去,只记得我一言不发地向他行礼。 他停了一会,好像——我认为——好像不愿意就此离开我,然后发现大家都因为他而停了下来,便又鞠了个躬,然后离开了我们。

事实上,我亲爱的先生,我心中有千言万语没有说出来,胸中压抑着各种各样的情感,有羞愧,愤怒等等的,但是我不敢表达出来,这些压得我快要晕倒了。接着我使劲地摆脱了那女人的手,(那个女人便又抓住布朗先生另一只手)便走到杜威尔夫人身边去,恳求她不要让我再离开她。

我猜想奥威尔阁下看到这一个过程了,因为我刚一得自由,他便又跑了过来。亲爱的先生,他回来给我带来的快乐弥补了刚才的郁闷。你不认为,像奥威尔阁下这样一个沉静的、含蓄的人此刻又回来,表示了对我的关怀吗? 我看到他此举动便自我如此解释。

他十分彬彬有礼地向我道歉,然后问及玛文夫人的健康,接着问侯霍华德庄园那里所有人。我刚才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让我心情大好,于是便收拾心情,欣欣然地毫无保留地回答了他所有的问题。可是这个对话没有持续多久,我们很快就被打断了。

布兰登小姐们虽然一眼就看穿了刚才我请求帮助的那两个女人, 但是她们并没有做任何帮助的表示,仅是傻乎乎地在偷笑。至于杜威尔夫人, 她以为这两位女士是体面的女人,真奇怪。事实上,看她那么容易又经常的受骗真是好玩的事情。 是布兰登先生的叫声打断我们的谈话的,他被她们夹在中间,两臂被紧紧地捏得生疼,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嘀咕嘀咕一下,现在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叫了出声:“老天,女士们,你们把我像捏什么一样捏着!哎呀,要是你们继续这样捏这我的胳膊,我可是一步都走不了了。 ”

听到他这么说,那两位女士大笑了起来,而这情景又徒添了布兰登小姐们的乐趣。对于我呢,因为看到奥威尔阁下对此感到愤怒又惊讶,所以我愈加困惑。从那一刻起直到他离开他都没有再跟我说话。

杜威尔夫人现在对她们起疑心了,便提议我们去第一个空着的包厢那里坐下来,订个晚餐,等候布兰登先生来找我们。

波利小姐最先看到一个,于是我们便都转过身朝那边走去。杜威尔夫人马上坐了下来,然后那两位胆大的女士也强迫布朗先生坐在她们中间,也跟着坐了下来。

奥威尔阁下脸色凝重地向我道了晚安,深深的触伤了我的心。我一言不发,但是如果我心连着我的脸的话,一定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我很悲伤。 于是我确信我的悲伤是写在脸上了,因为奥威尔阁下看到我如此,马上又很温柔而高贵地对我说了些话:“请安薇儿小姐允许我问她的地址,好让我在她离城之前向她问候?”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我马上脸红了, 但是我后来的回答又让我懊悔万分,我只是说:“阁下,我住在荷尔本!”

他便鞠躬,然后离开我们了。

看到这副情景,他会怎么想我呢?今晚的一切都是那么奇怪、吓人!要是我还存留着一丝的理智,我就会向他详细解释那一切,但是我没有!

我不想再细说那一晚剩下的时间怎么过了,对于你,我只是写我想到的东西, 而此时我脑海中有的只是关于那晚的不幸。 那两个女人一直在折磨我们,尤其是布朗先生,她们把这当作是难得的娱乐。直到后来我们被布兰登先生发现了, 他一下子就把她们吓跑了。 我们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她们走了之后不久我们也走了,但是在走之前一直在解释着这一晚的事情。

无论怎么看,奥威尔阁下对这件事都不会有什么好评价了。 老天啊,他居然看见我跟那样品格的两位女子在一起!我曾经费煞心机地不要让他看见杜威尔夫人和布兰登小姐们,现在倒好,我的底细的底细都被他看到了!还有荷尔本!那是什么鬼地方!他一直像个王子——噢,先生,我想我不应该再在这里自怨自艾的让你跟着伤心。 也许他会来找我,那时候我就可以抓住机会跟他解释一切了。 可是,我没有告诉他我住哪一栋房子,也许他找不到我呢。我仅说了在荷尔本,而他看见我难受的劲儿也就没有再往下问了。

可是,我一定要抓住机会啊 !

现在,可以为我欣赏奥威尔阁下做出解释了。 克莱门特先生和他看到了我同样的处境,虽然他也可以同样的鄙视我,嘲弄我,让我无地自容,可是他完全没有那样做—–相反,他显得很困惑,非常的惊讶。 他对我的态度并不是傲慢的,而是仁慈的。我不由得认为,他觉得一个曾经处在上流社会里的女孩子突然遭到了重大变故,生活层次变低了,这是值得同情的。可是无论别人遭到了怎样的变故,无论他自己该有多少的怀疑,他都没有改变接人待物的态度,反而是一如既往的彬彬有礼,对我, 无论身边是否有玛文夫人,他都是一样的尊重。

唉,我再说一次,不讨论这个话题了。

每一次受到伤害,每一次被打扰,每当想到你对我永远不变的呵护,我都会受到鼓舞,重新振作起来!哦,先生,我觉得能对你畅所欲言真是开心,连我的文字都变得活泼亲切起来了!

     深爱你的伊芙琳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