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本  六月十三日

昨天布兰登一家子都来吃饭。 我们谈话的内容都是关于前天所发生的事情。 布兰登先生说, 他第一个想法就是马上赶他出去。“免得,”他继续说, “他在屋里自杀给我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可是我又怕他还不了钱。再者,要是他在我屋子里死去,而且还欠着我的债的话,我有权利拿他的遗物。事实上, 我还可以把他送进监狱, 可是那于我有什么好处呢? 那样他就没机会挣钱来还我了。我思量了好一会,终于决定直截了当地去问他。于是我就去了,他答应下个星期给我钱。 不过我告诉他,虽然我不是个苏格兰人,但是我不会太信任他。 于是他就给我一个戒指当抵押,我肯定那个戒指值十个几尼。他说那个戒指对他很重要,万不得已他不会拿来抵押和别的诸如此类的话。 我就收着,等他有钱来赎了再还给他。”

“很有可能呢,爸爸,”小布兰登说,“要是他真的来赎的话。”

“不怎么可能,”他回答,“不过那也没什么两样,因为它将要属于我的了。”

这是什么法则!我几乎在这里待不下去了。

“我决定,”当儿子的说,“找个机会去激怒他,现在我知道他有多穷了, 因为他刚来这里的时候就露出了那个穷酸样。”

“请问怎么回事呢, 孩子?”杜威尔夫人问。

“哎呀, 有一天在饭桌上我不小心说了句,我猜他一生中从来没有吃过那么丰盛的饭菜,他多生气啊!你无法想象他那爆脾气。不过我没理它, 我那时候想,他肯定是想做个绅士,否则他不会那么生气。然而,他也没有马上报复我。”

“哦,”波利小姐说,“他现在完全变了个样子了,他再也不避开我们了,或者藏起来了,或者看上去垂头丧气的样子了。他现在变得非常的文明,又总是待在店里,在楼梯里上上下下的踱步,每个人进来他都瞧瞧。”

“哎呀,那明摆着嘛,”布兰登先生说,“他想再见到小姐。”

“哈哈哈, 老天爷, 我要笑死了,”儿子说, “他不会是爱上了小姐吧!”

“我敢肯定,”布兰登小姐说,“小姐是很受欢迎的。不过,就我说呢,征服那样一个乞丐样的人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这个话题一直说到喝茶的时间, 这时史密斯先生过来了,话题才有所改变。

布兰登小姐希望我称赞他进屋时候那股“潇洒”的神情, 问我他看上去是不是很帅?

“嗨,”他向我们走过来,“你们女士们不应该坐在一起,我一向都习惯于把女士们分开。”

然后他拉着布兰登小姐坐到另一张椅子上去,就在我们中间坐了下来。

“喔, 女士们,我觉得我们的位置安排得非常好。 你们觉得呢?”

“要是我的表妹喜欢,”布兰登小姐说,“我也没啥意见的。”

“噢!”他喊道,“我一向对女士的喜好有研究,——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再说,一般来说女士都喜欢坐在男士身边, 否则你们之间怎么会有话可说呢?”

“说话啊!”年轻的布兰登喊,“哦,你可千万别那么想。 她们总有话说的,我发誓。 你要知道,女人说起话来不知疲倦的。 ”

“拜托, 汤姆,”史密斯先生说,“不要对女士们那么刻薄,一般我在场,我都会站在女士那边。”

不久,布兰登小姐给我弄了块蛋糕。 这位勇士说:“喔,要是我是那位女士,我可绝不接受别的女人给我的食物。”

“为什么呢,先生?”

“因为我害怕自己太漂亮了,被人妒忌下毒。”

“现在是谁对女士刻薄呢?”我说。

“哎呀, 真的,小姐,我的舌头太滑了。 我不是有意那样说的,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

又过了不久, 话题转到公共关系上去, 年轻的布兰登先生问我是否去过汉普斯踏的佐治之家。

“事实上,我听都没听说过那个名字。”

“小姐,你没听过?”他热切地喊,“哦,那你去到那里肯定觉得很好玩。我敢打包票。 找个周日我请你去那里。 现在, 比蒂和波波你们要保证不要告诉小姐有关那里的一切,因为我想要给她一个惊喜。我请客的话,就应该按照我说的方式去做。”

“汉普斯踏的佐治之家!”史密斯鄙夷地重复着,“你们怎么以为这位年轻女士会喜欢去那么低级的地方吗!请问小姐,你有没有去过切尔西的索尔特路先生之家吗?”

“没有,先生。“

“没有!——那么不久以后我一定要请你赏脸让我带你去那里玩。 小姐,我保证那里是有很多上流社会的人的,否则我可绝不向你推荐。“

“请问表妹,”布兰登先生说,“ 你有没有去过Sadler’s Wells剧院?

“没有,先生。“

“啊,那你什么都没看到嘛!”

“请问小姐,” 儿子说,“你喜欢伦敦塔吗?”

“我还没去看过呢,先生。”

“老天!”他喊道,“没见过伦敦塔!——哎呀, 那么说来你也许没有去爬过纪念碑顶了?”

“不,没有呢,我没去过哦。”

“哎呀,那么,你跟没来过伦敦没什么两样吗,什么地方都没去过。”

“请问小姐,”波利说,“你有没有去过保罗教堂转?”

“没有呢,小姐。”

“哦,小姐,”史密斯先生说,“你喜欢沃克斯豪尔 和 玛丽堡吗?”

“我都没去过那些地方,先生。”

“没有——上帝保佑我!——你真的令我惊讶, 沃克斯哈尔可是最好玩的地方! 没什么地方可比得上它了。 哦,小姐,你一定是跟奇怪的人在一起, 居然都没有带你来沃克斯豪尔, 没去到那里就等于没来过伦敦。 我们要试试看能否让你对伦敦改观。”

他们又继续地像考经文那样问了好多别的地名。有些地方我忘记了名字,不过我不断的否定引起他们鄙视和惊奇的神色让我感到非常的好笑。

“嗨,”喝完茶后,史密斯先生说:“这位女士看来是跟一群很奇怪的人在一起,让我们在她面前显示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来。想想我们今晚去哪好!我做事情喜欢心血来潮!嗨,女士们,我们要去哪里?我是个执行命令的步兵——不过女士们必须作出选择, 我从来不做选择题的。”

“噢, 史密斯先生总是那样神采飞扬!”布兰登小姐说。

“哎呀,那当然,小姐,那当然了。感谢上帝, 这精神状态不错—–我对世界还是蛮好奇的,——我没有结婚, ——哈,哈,哈!——请原谅我, 女士们,我忍不住笑了。 ”

没人反对,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他们都一致同意去干草市场的小戏院。 在那里我尽情的享受了小调和零食。

他们都回到这里来吃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