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庄园  五月十八日

哦,亲爱的先生,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热切期待的信终于来了,我的末日已成定局。我的心中此刻有万千思绪无以言表,也无须言表,你一手把我带大的,因此我想你肯定很清楚我此时的感觉。

现在他完全拒绝了承认我,我被永远放逐了, 还能哀求你继续保护我吗?不,不,我不能再伤你的心了,你慷慨的心已经为我承载了太多的痛苦,要是我再请求你,仿佛我在怀疑你。 我现在比以往更倚重你仁慈的保护, 因为现在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我努力地显得没有被这信影响,就像我已经收到了来自你的安慰和劝告。但是有时候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噢,先生,一个父亲写了怎样一封给女儿的信啊!只有听不见自然之声的人才忍受得了这样被抛弃的语言。我不敢向你甚至向自己承认,我有多么希望能跟自己的生父相认。 喔,请允许我问个问题,我希望这个问题不会刺痛你的心:我这个愿望是不是足够让你抛弃我,鄙视我,嘲笑我?

可是在我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忘记了他可能比我更痛苦!唉!这痛苦对他所造成的伤害该如何去修补呢?每当想到此,我的心为他泣血。

我的保护者,我的朋友,我的恩人, 我不敢评论别人对你的看法。仁慈的老天怎么对善良的人如此不公!

我希望能把心思从这件事上转开,但是我做不到。我希望此事就此了结,但是杜威尔夫人不愿意就此罢休。

她看完这封信后非常震怒,声称她不会就此答应此事的,还说后悔听从那些什么都不懂的人的建议,她将要自己来摆平这件事。

我劝说她,说这样做最终只能自取其辱,什么都得不到,可是她不听。 霍华德夫人也暗示说以后她会公开的处理这件事。她作了个很恐怖的计划:要亲自带我去巴黎跟他当面对质!

我不知道怎么去说服她,但是我可是绝对绝对不去做那样的事情。

霍华德女士和玛文夫人两个看了信之后也是一样的震惊,  对我好像比以往更是好了千百倍。而亲爱的玛丽娅,我的知心朋友更是努力地想安慰我,虽然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她对我仍是不懈的关心。

我很高兴克莱门特 威洛比先生在这封信来之前就离开这里了,不然他肯定知道了我的身世的故事。现在我希望那个故事被完全忘却掉。

霍华德女士觉得我不应该不听杜威尔夫人的话,但是她也觉得我跟她去国外做那样的事情也是不恰当的。事实上我宁死也是不跟她去的。可是杜威尔夫人非常的激动,要我马上陪她到城里,以取道巴黎。要不是霍华德夫人摆明了说除非让我回到你身边,否则是不许我走出这屋子的。

她听到这样的反驳非常的生气,加上船长的讥笑和嘲弄对她火上添油,她便断言说要是你下一封来信敢于质疑她监护我的幸福的权威,她就毫不犹豫的跑到贝利山庄去教训你,让你知道她是谁!

我很担心她真的要那样对你,因为她非常的蛮横无礼,我怕她影响了你的心情。

有你这样好的导师,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来表达我对你的感激!

再会,我亲爱的先生!我相信上苍从未让你排斥我,嘲笑我,我现在完完全全是你的女儿

伊芙琳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