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庄园 五月十五日

我想这个不知足的船长不把杜威尔夫人折磨到发烧决不罢休。 不吓她,不挑衅她,他就没快乐。他一肚子坏水,想全部洒在她身上。

昨天早晨她还在床上吃早餐。 可是我们在吃早餐的时候,船长意味深长地看着克莱门特先生,我们便知道他准是觉得她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可以接受新一轮的折磨了。

他表现的那么明显,因此我决定马上去制止他。 一吃完早餐,我就跟着玛文夫人走出会客室, 求她现在就去跟他说关于杜威尔夫人的事情。“我的爱,”她回答,“我已经劝过他了,但是没什么用。他的好朋友克莱门特先生在一边煽风点火。”

“那我去跟克莱门特先生说去。”我说,“我知道我一说他肯定会停止的。”

“我关心的是,亲爱的!”她微笑着说:“有时候请求一个巴不得你去请求他的男人是很危险的喔!”

“那么,亲爱的夫人,你能让我亲自去跟船长说吗?”

“当然愿意,我还要陪你去呢。”

我谢了她,便一起去找他。 他正跟克莱门特先生在花园里散步。 玛文夫人非常亲切地说明了我的来意:“玛文先生,我给你带来了以为小请求者。”

“哦,有什么事情吗?”他喊道。

我很害怕激怒他, 因此当我告诉他,我希望他不要想什么新点子来折磨杜瓦尔夫人的时候有点结巴。

“新点子!”他喊道,“哎呀,难道你以为我们要再用一次那个旧点子啊?不会啦,虽然那个点子很好,只是我想她可能不会上钩了。 ”

“事实上,先生,”我说,“她受了很多的苦, 我希望你能原谅我这么大胆的跟你说,我认为尽我所能去保护她使她不受惊吓是我的责任。”

他的脸色马上阴沉了下来,转过头去想了一会,他说我喜欢怎么做便怎么做,但是我会为多管闲事而后悔的。

我听到这样的回绝很是害怕因此没有想到应答的话来。然后我发现克莱门特先生在热心地支持我,我便走开去,让他们两个讨论。

玛文夫人从来不敢在玛文船长不开心的时候跟他说话,很乐意地跟我一%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