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庄园  五月六日

一切成定局了, 我心惊胆战地参与这件事!霍华德女士已经写信到巴黎去了,信已经递到了城里,放进大使的包裹了, 不用两个星期就能收到回信。噢!先生,在此期间我的等待是多么的坐立不安!这封来信将是我的命运判决书!我感到非常热切,非常焦虑,一刻都平静不下来,也不能思考其他的事情。

我一点都不喜欢现在的情况,这个计划根本就不应该被提出来。 依我看来,这事的结果无论如何都不能令我满意。因为结果我要不是被迫与养育了我多年的恩人父亲分离,就是得接受最终被生父拒绝的痛苦。

这里的人们老在谈论这件事。 玛文船长和杜威尔夫人跟往常一样吵个没完没了。 可是我一心只想着自己的事情,于他们的吵闹半点都不入耳。我的思绪变幻万千。 一会儿,我想象着被温和仁慈的父亲拥抱着,把我从重新载入他久经放逐我的新房里,通过我向母亲的骨灰祈求原谅和平静!另一会儿,我想象到他憎恶地看着我,认为我是一个活着的幽灵,恐惧地叫我走开!唉,我不应该再用这些忧伤的幻象来折磨你, 我应该努力使自己安静下来, 所以我现在写不下去了。

愿上苍保佑你,我亲爱的先生!愿你与天齐寿,祝福你的

心怀感激的 伊芙琳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