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德华园 ,三月八日

亲爱的尊敬的先生,

你上一封信给我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在忍受了那么长久而枯燥的疗养后,你终于恢复了健康,这消息对你和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振奋啊!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天都衷心为你祝愿,希望你早日康复。

如果我再次同时提起霍德华庄园和你的学生,你该不会认为我是投机取巧吧?可是请你记得,你在患病期间说过不愿与你的学生分开,我们只能极不情愿的克制住没有极力邀请她来访,耐心的等待你康复。我的外孙女老早就想着见她儿时的朋友一面了;而我一直想通过请贝尔蒙夫人的女儿来做客的方式来表达我对她的想念和问候,我想这应该也是我缅怀她的最好方式了。因此,由于你已康复的缘故,请允许我开始实行我和玛文夫人早已拟好的计划。

我不希望使你感到惊讶,不过你能离开你的小伙伴两三个月吗? 玛文夫人打算去伦敦过春天,我的外孙女也跟她去,—–这是她第一次去那里。现在,我的朋友,她们十分的希望能有你的恩准,希望你的可爱的受监护人的加入,这样她们的队伍就得以壮大,旅途更增添欢乐。玛文夫人会对她们一视同仁的。请不要觉得这个是天方夜谭, 现在也是时候让她开眼看世界了。当年轻人越是被严厉地约束于外界,他们就越是会利用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把外界想象得跟天堂一样美好因而沉溺其中;不过如果在合适的时候把世界适当地展现于他们面前,他们就能看清世界的真面目,就会看清楚现实是希望与失望并存,痛苦和欢乐同在的一个世界。

你不用担心她会遇见约翰·贝尔蒙先生,因为那个自甘堕落的人现正在海外,今年应该都不会回来。

哦,我的好先生, 你对我们的提议有什么看法呢? 我希望能得到你的许可,不过如果不能,我也不会反对由受人尊敬德高望重的维拉斯先生所做出的任何决定。

你最忠诚的,谦卑的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