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山庄   五月二号

我多么同情理解我至爱的伊芙琳娜此刻的心情啊!这可残酷的计划搅起了多少不安,我根本不会更加没想到要那样做,但是要反对似乎不可能。要是早点按照我自己的意思去做,我就该把你召回,以后也不要分离。但是命运却要跟我们作对。我希望,至少你不要蒙受羞辱, 要是原属你的家庭没有接纳你,没有让你得到应得的地位使你变得更加出类拔萃,那就永远不要再想这件事了, 再次回到我的身边,让我来保护你, 使你安静下来,让我——就像你现在做的那样——永远感到幸福 。

亚瑟 维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