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庄园   四月二十五日

不,亲爱的先生,不会的。 你对我17年来的教育之功并没有磨灭,希望你原谅我这不肖之女——不过以后你不会像那样再为我担惊受怕了。

我也得坦白,我现在所感到的快乐并没有在城里的多。 可是变的是地点,而不是我。 玛文船长和杜威尔夫人把好端端的一个霍华德庄园搞得乌烟瘴气。 这里不再和谐安宁,我们的计划被破坏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被改变了, 我们的舒适不再了。 然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并不能说是伦敦,无论我们去哪里游玩,回来之后的变化是一定的。

我肯定你不会喜欢克莱门特·威洛比先生, 因此你怎样评价他我都不觉得奇怪。可是对于奥威尔阁下所得的嘉许我却有点惊讶。我担心是因为我的懦弱和不足,使得我对他的描绘有点言过其实,因此在你看来他完美无瑕。

在我上一封信到现在,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除了玛文船长和杜威尔夫人之间的口角。 玛文船长想骑马,这样的话我们四位女性就可以用他的马车。我们等了很久杜威尔夫人才姗姗来迟,旁边还跟着杜波伊斯先生。

船长等得不耐烦了,说我们要马上上车走人,不许他们再进屋去。我们便上车了,可还没坐稳, 杜威尔夫人便说:“来吧,杜波伊斯先生,这些女孩能为你留个位子的。孩子们,挤一挤吧。”

玛文夫人看上去很不乐意, 而杜波伊斯先生假装说不好意思,依旧上了车,挨在我和玛文小姐旁边。 可他刚一坐下,一直冷眼看着他们的船长走过来,对他说:“你滚开还是不滚开?”

杜波伊斯先生感到很意外, 便说了很多借口。可是船长既不明白他说啥也不想去听,因此很粗声的说:“法国先生,也许这是你们法国人的时尚,不过入乡要随俗,现在我给你看看我们英国人的礼貌。 ”

于是他便抓住他的手,把他拖出车外来。

杜波伊斯先生马上把手按到剑上,威吓他说要决斗来雪耻。船长则举着他的拐杖,放话过来说谁怕谁呢!玛文夫人非常害怕,马上跳出车去,站在他们中间劝架,让他们回屋去冷静冷静。

“别吵!“他生气地喊,“见鬼, 你以为我打不过一个法国人吗?”

这时候杜威尔夫人向杜波伊斯先生喊道:“先生,不要理那个野兽。” “你帮我问船长,”杜波伊斯也喊道,“他是不是要请求我的宽恕?”

“你要我原谅你吗?”船长说,“我想你最好也是这样做,不过这样的话你就享受不到我们英国人的致敬方式了,对不?”他挑衅地看着他,向他昂首阔步的走过去。

玛文夫人赶快把她丈夫拉回屋里去。

“什么,你这妇人怕什么?你不知道法国人是受不了侮辱的吗?我敢说这法国先生很清楚他现在的处境,对吧,法国佬?”

杜波伊斯先生不懂他说什么,只好回答:“你喜欢吗,先生?”

“别啰嗦,”船长回答,“有什么事情要说的赶快说,不然我们要马上出发了。 ”

“你说什么?我没听懂。”杜波伊斯先生回答,耸着肩,神情沮丧。

玛文夫人向他走去,用法语说船长不是有意要冒犯他的, 希望他不要吵架了,这样只会令两个人更加误解对方,因为两个人语言不通。

这一番话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杜波伊斯先生向每个人,除了船长作了揖, 聪明地走开了。

于是我们希望能有个安静的旅途,可是这狂躁的船长才不会安静下来,他走到杜威尔夫人面前, 笑嘻嘻地说:“噢, 怎么样啊,夫人?你的护花使者不要你了?我还以为你告诉过我你在法国人当中的魅力很大呢!”

“先生,”她回答,“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像你这样举止下流的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更不用说想想了。 ”

“噢,好吧,女人,既然如此,你告诉我,”他喊道,“为什么我还在这里站着,你就随便叫你的人上我的车?又没经过我同意,你当我透明吗?”

“哎呀,那么先生,请你,”她回驳,“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无礼的对待一位绅士,那绅士并没有冒犯谁,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马车里,就算是你的马车,他也不会就吃了它。”

“你以为我的马吃饱了撑着,要拉你那哭哭啼啼的法国人吗?你再说一个字我就不怕告诉你,别杵在我车上,我怕我的马儿累死了。”

“你也太野蛮了!我想它们从来没有拉过像我一半好的人。”

“哎呀,你等着瞧,夫人,你一定要惹我生气的话,我就给点颜色你瞧瞧。你要知道,我能看穿一个人,就像看穿一个磨石一样。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找个自负虚伪的法国小男人做孙女婿来对付我,我告诉你,来一个我解决一个,让你老得走不动路了也没人扶。 ”

“先生,你是一个———我什么都不说,——我声明我没有过那样的念头,我只有杜波伊斯先生一个法国朋友。”

“亲爱的,”玛文夫人说,“再不动身就很晚了。 ”

“喔,喔,”他回答,“那赶紧滚开吧,现在正是时候。 玛玛是个十全十美的好女孩,我可不想她沾染了任何一丁点的法国臭气。”

这么说着他便上马走了。 我感到很遗憾,我们离开伦敦跟来到伦敦的感觉居然是完全相反。

在旅途中,杜威尔女士依然对船长满怀愤恨,因此老是追问玛文夫人所知道的一切船长的丑事,以致玛文夫人不得不求她换个话题。

我们受到了霍华德女士最亲切的迎接,她的热情和好客使得每个人都很开心,除非客人故意找茬。

再会,我最亲爱的先生。虽然我之前一直忘了说,淡请你记得替我问候那些关心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