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贝利山庄,四月二十二日

终于又能给你写信到霍华德庄园了,我多高兴啊!我的伊芙琳娜要是知道我有多担心在花花世界的她,也许会为此伤心呢!我的担心无以言传,而你一决定回来,我马上就得到了解放,感到兴奋了。

克莱门特先生肯定是个城府极深的人。 我对他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的气愤。他对你的热情一点都不显得真诚而且不尊重。他选择对你表白的时机和行为是为了要羞辱你。

我觉得如果你不是那么怕他,自那晚看完歌剧他对你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行为后,他应该以后再也不敢去安皇后街了。 噢,我的孩子,谢天谢地,你当时逃脱了他的纠缠!吃一堑,长一智,我想现在不用我去说,你都知道以后再遇上类似情况该怎么办了。

你跟我说的在伟人祠遇见的那位大胆的贵族,我一点都不把他放在心上。 一个人在公共场合下放肆,以自己的身份地位来粗鲁地对待别人的人,在我的伊芙琳娜的眼中是渺小同蚁蝼的,他走到哪里,哪里就因他而引起反感。

可是克莱门特先生却是个阴暗的人,虽然他没有公开唐突你,但他会在暗地里做坏事。 相对来说他才是危险人物。 令我庆幸的是,你也并没有在心间给他留一席之地。 对他要万分谨慎,才能躲过他设计的陷阱。

奥威尔阁下看起来是所有人当中品行最好的。 他对卑鄙的劳威尔的警告,和担忧你被克莱门特先生拐走,证明了他对你是有感觉的,因此他看到你被克莱门特先生拉走了无法感到安宁。 他马上去通知玛文夫人你的情况,又是一件值得赞赏的事情,看得出来,他是真诚的关心你。现在有些人,表面看起来是谦谦君子,明知道对方一个是个浪荡青年,却还放心让让他拉走一位年轻的少女,觉得如果硬要冒着自己被误解的危险去保卫那少女的安全是不对的,这种行为完全是伪君子的的行为。

你对离开伦敦感到有点难过,那是自然的,在我却觉得非常难受。 我害怕你太沉溺于繁华的生活,忘记了简单与淳朴。我悔不该当初同意你去,可现在一切已难以挽回。

唉,我的孩子,你天真的性情、单纯的性格,与那险象环生的花花世界是格格不入的。也许因为你卑微的出身和境况的缘故,你应该多做尝试。 可是我从来不曾想过让你进入这国家的心脏去生活。我也得老实说,我跟玛文船长在许多方面的看法不同,不过对于城市的看法,对城里人的行为和那些娱乐场所的看法我的跟他的好像是一样的?那里的确是一个充满你讹我诈,虚伪放荡的地方,对此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你能尽快离开那里。

不过你要记住的是,我所说的那些形容词只是针对公共场所和某些放荡的人的,在家庭中,伦敦人和我们乡下人是一样的善良和诚实。

要是你能再次安于平静的生活,我希望能见到我的伊芙琳娜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蔼的邻居,亲密而品行高尚的朋友。 这也是我对你的期许,即便安慰我一下也好,请你告诉我,在伦敦的两周之行并没有抹杀掉我对你的17年教育之功。

亚瑟·维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