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就在我刚写完给你的信,听到楼下有人敲门,敲得很大声,于是我跑下楼梯去看看,猜我见到谁了——奥威尔阁下呢!

大家都还没有下来吃早餐,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他先是向我问好,然后问候玛文母女,语气极是关切,让我有点惊讶。后来他说他刚获知在雷尼拉夫那里发生的事故。他对此表示同情,并非常有礼貌的说后悔当初没有及时获知此事且向我提供帮助。“不过我想,”他补充说道,“克莱门特·威洛比先生是不是有荣幸的向你提供了帮助?”

“阁下,他那时候跟玛文船长在一起呢!”

“我听说他就是在你身边呢!”

我真的希望那个轻浮的人没有告诉奥威尔阁下他给了我帮助!幸好他没有追究下去,转而说“这件事的确非常不幸,不过我希望这事情没有让你后怕,以后都不敢去雷尼拉夫了吧?”

“阁下,我们停留在伦敦的时间不多了。”

“是吗?你这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啊?”

“噢, 是的,阁下,我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已经超过我们的预期了。”

“哦,你那么想念乡下啊?”

“阁下,我们只是来这里见玛文船长的而已啦!”

“那么安薇儿小姐没有想过她的离开会使很人伤心欲绝吗?”

“哦,我的阁下,–我想你该不会那样—”我打住, 因为我的确不知道该往下说些什么好。我想我愚蠢的尴尬引出了下面的事来.他向我靠近, 托起我的手,说,“我真的认为见过 安薇儿小姐的人肯定都不会再忘记她的了。 ”

听到从奥威尔阁下口中说出这样赞美的话来我感到很吃惊,以致我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我觉得自己脸红了,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看着地板好一会。不过我一回过神来,马上就抽回自己的手,告诉他我要看看玛文夫人是否穿戴好了。他没有反对我,于是我便走了。

我在楼梯那里见到他们,于是跟他们一起去吃早餐。

此刻我开始非常后悔,错失了一个大好的机会向他解释在丽多图舞会那里发生的事情。不过事实上,刚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肯定会提一提。因为一想到他会觉得我大胆而鲁莽我就吃不下饭, 让我这样的丑形象留在他心目中我还不如自杀算了。

可是他刚才说出那样的赞美话来不是很奇怪吗?我可没有想到他会那样说话,不过我想每个男人都是勇敢的,无论他们还有什么别的品格。

我们的早餐吃得很愉快,也可以说这是我们来城里的第一顿“饭”了。要不是因为杜威尔夫人,我可是会非常喜欢伦敦的。

奥威尔阁下的谈话很令人愉快。他举止温文尔雅,谈吐不俗,不装腔作势,一下子就赢得了所有人的注意和加入他的谈话当中去,大家都谈得很开心。他也不会因为自己的成就而沾沾自喜,(我看很多男人都是那样的,)他看上去也不是那种很朴实的人,而且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很尊重,很有礼貌,于是他成功地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是不可避免的。他给人感觉一点都不自私。

亲爱的先生,我希望你也能认识他,你肯定也会喜欢上他的。他是我来伦敦后认识的人当中唯一一个给我感觉最好的。有时候我甚至会幻想,当他青春逝去,韶华不再,归隐田园了,他肯定跟我最爱的先生的脾性相像。他目前表现出来的温和,礼貌和涵养仿佛预示了将来的他也是慈祥、高贵和善良的。嗯,我想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了吧。

奥威尔阁下没有停留多久就走了,之后我便极不情愿地等待杜威尔夫人的到来。玛文夫人向船长提议,请她到安皇后街那里吃饭,船长欣然同意了,他正打算问候她的里昂丝绸长裙呢。

她受邀了,我们无时不刻不在等待她的大驾光临。真奇怪,怎么会有女人这么愚蠢,明知道自己会受到愚弄,又没有报复的办法,还要自动的出现在敌人面前。可能是她在这里的熟人太少了,时间又多得无法打发。

这下我欠玛文夫人的可多了,为了我将来的幸福,她葬送了自己此时的快乐。每次她的丈夫和杜威尔夫人吵架都让她感到痛苦和不安,我很清楚她的心情,因此我曾恳求过她不必招待杜威尔夫人, 可是她自己说过只要还在城里,她不会让我单独的和杜威尔夫人相处的。 她对我的好真的是没的说的了,她就仿佛是你的女儿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