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并且以为我的伊芙琳娜会很快回来,至少现在应该离开伦敦了,于是认为要迟点回信,至少是听到她到了霍华德庄园的信息之后才回。可是我刚收到这封信却说杜威尔夫人已经到了英国。

她到那里让我感到悲痛又惊慌。当我读到我的孩子在那样一种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现她的时候,我深感震撼。我很了解她的脾性,而且我也知道这一天终究是会来到的。

这事情说来就来,没有给你一点的思想准备,心爱的女儿,请不要因此而闷闷不乐。要记住,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都会在你身边,帮助你,做你的幸福的指路灯。有我的保护和慈爱,不会再有什么杜威尔夫人来骚扰你的平静。要尊重她,她毕竟是你至亲的人,不过要永远记得,就算你没有完全讨好她也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当然,你越是能在逆境里做好一件事,将来再碰上类似的情况就有经验去应付了。因此,要小心,不要在她面前心不在焉,也不要漠不关心,让她知道你是独立有主见的人,当她确定离开伦敦的日子后,要记住我的嘱咐,不要答应跟她走。我承认我是不愿意你跟她走,可是在你来说这么做也是不恰当的。

听到她说的有关我的意见,我感到遗憾多于对她的有意盲目感到震惊。面对周围的人创造的幸福生活,她都认为是错误的,要受指责的。这样她才会觉得好过点。现在便是最好的证明。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要宽容她,因为这是她性格弱点。

听到你想回贝利山庄,我是多么的高兴啊!你推迟离开伦敦,生活又是那么奢靡,让我很不安。我的意思不是说让你和她们划清界限,那样的话也许玛文夫人会责怪于你,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想你快乐而已。关于这个我就不再说了,我只想告诉你,能知道你安全地回到霍华德庄园我就满足了,我希望你能在那里收到这封信。

我不能说自己有多感谢你,我最亲爱的伊芙琳娜,因为你那么及时的跟我沟通。继续保持,如果没及时收到你的消息,我会是多么的悲伤啊。

你在那里所做的一切对你来说是多么的新鲜呐!——参加私人舞会——看戏——听歌剧——参加正式舞会!啊,我的孩子,不知道你回来这里之后能否习惯得了这些改变?我的心为你沉寂的将来感到颤抖。——愿你一如既往的保持洁白无瑕的灵魂和活泼可爱的天性。

我想我不必说我为你的努力感到多么的欣慰,虽然你在私人舞会上因为经验不足而犯错,但是后来在正式舞会上你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时髦的人。不过让你困惑和承受羞辱都是我的错。

我希望你不会再见到克莱门特·威洛比先生,他大胆的言行真让我感到恶心。 另一方面,我却很欣赏奥维尔阁下的好脾气,你盗用了他的名讳他都没生气,不过我希望你以后可不要再这样做了。

愿上帝保佑你,亲爱的孩子。愿灾祸和罪恶永远都不会把你的欢乐从心里抢走,因这欢乐是从纯洁里产生的,这纯洁又铸造了你本身,且把欢乐带给了周围认识你的人!

亚瑟·维拉斯